被自己的忠诚杀死的狗

0414-2

曾颖

小胖是七婶家的小狗,两年前从一家远房亲戚那里抱回来时,虎头虎脑圆嘟嘟的像一头小熊仔,故而得名小胖。尽管两年来七婶家的伙食非常差,它已基本变成一条素食狗,瘦得只剩一张皮,但大伙依然叫它小胖。主要是因为小胖已接受了这个名字,如果喊它小瘦或柴棒之类,它会茫然的。

小胖虽然瘦点,但体质还很不错,因为身上没有什么负担,它显得特别精神,它很快在七婶家的家禽家畜中建立起统治地位,鸡鸭猪甚至比它大几倍的牛在它面前都服服贴贴的。

和所有人家里的狗一样,小胖对主人的忠诚是绝对没话说的。尽管主人给它的食物不过就是些冷饭冷菜,但小胖绝对是以全身心的投入来报答的。它在做好自己看家护院的本职工作之外,还无师自通地自学了一些马戏团里那些狗明星的动作,什么拱手作揖、后腿走路等,最绝的是,它还有一招“装死”的绝活,只要主人将手中的土豆或别的东西扔给它时,它就会装着被击中,倒在地上,四脚伸直。每当这个时候,七婶那破烂的小院里便会传出七叔和七婶难得的笑声,七叔从田里回来,无论多累,都会和小胖玩玩这个他俩百玩不厌的游戏。

老天爷给七叔开心的时候并不多。去年腊月,七叔被诊断患了肝癌。家里原本不多的积蓄很快用尽,之后,家里的黑白电视机以及牛和鸡鸭也一个个从小院里消失了。

家只剩下空空的四壁的时候,无门可看的小胖也被一条绳子牵着到了集市上。

这是小胖这辈子第一次赶集,集上那么多的车轮和那么多的人腿让它恐惧地夹着尾巴。

在血腥气冲天的狗市上,七婶看着那些狗屠夫用一根铁棒狠狠砸在狗的后脑勺上,一声闷响,狗应声倒下,很快一把剔骨尖刀轻盈地剥掉它的皮,将热气腾腾的狗肉袒露出来。

七婶站了半天,决定离开。她拉着被吓得只剩下半条命的小胖又在集市上逛。她很想找一个买狗看门的主顾,但买狗的人们不是嫌狗太瘦就是怕养不熟。他们出的价低得让七婶想哭。

转了半天,七婶最终还是来到狗市上,她之所以下定决心,是因为通过半天的转悠,她发现像小胖这样的土狗除了狗屠夫之外,基本没有人愿意买了。除此之外,她还想:卖完小胖之后,家里就只剩下自己身体里那一腔血可以卖了。大家总是要牺牲点什么的呀。

狗贩子以50元买下了小胖,这已是小胖今天的最高身价了。七婶拿了钱,逃也式地跑了。她跑出人群逃出集市把集市声远远地甩在身后。但她身边始终响着铁棍砸在狗头上沉闷的响声和小胖绝望的哀号。

这时,狗屠夫骑着一辆摩托追上来将她拦住,嘴里骂骂咧咧地说:“想不到你家的狗还会装死,老子杀了半辈子的狗,居然阴沟里翻了船!”

原来七婶离开时,小胖在铁棍砸向它的时候装死,竟咬伤狗屠夫跑了出来。狗屠夫于是追了出来要七婶还钱。

七婶说:“狗交到你手上,让它跑了,怎么怪得我,你要讲道理嘛。”

狗屠夫脸上的横肉直抖,一拍腰上的刀说:“老子不管啥道理,我只知道给了钱一定要拿到狗。喏,你看,那狗还在前面山坡上,你得给我唤回来,要不退钱!”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七婶看见不远的山坡上,小胖正怯怯地看着她,脖子上的毛被血凝成一缕一缕的。

七婶这辈子也难以忘记小胖那刻的眼神,像一个被母亲出卖了的小孩那样,眼里充满了绝望。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它了!

七婶唤:“……小胖……”

小胖竖起耳朵,警觉地听。

七婶又唤:“小……胖……”

小胖很矛盾很犹豫。

七婶再唤:“小……胖……”

像在巨大磁场中的铁屑一样,小胖身不由己地移动脚步。在它头脑中也许闪过的是七婶将钱退给狗贩子,随后他们一道回到那个贫穷但还算安全的家。

但这一切并没有发生,在小胖摇着尾巴,扑向七婶的时候,狗屠夫亮出了雪亮的刀子……

整个情景,就像多年前一部日本电影演的那样:一个私生子哭着扑向自己的母亲时,迎接他的是一把锋利的刀子。

小胖用生命换来的50元钱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半月后,七叔死了,小院只留下孤独的七婶和她无尽的回忆。

文章来源:http://blog.163.com/sczy51221@126/blog/static/1308662642007016459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