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知识分子由基督教转入佛门的奇异经历:见证观音菩萨的慈悲

0410-4

年前,我们10多个男女道友远去慈明寺求受菩萨戒,先后经过7天,过着同出家人一样的生活,这是值得我回忆的一页。有一天上午,我们正在寮房休息,和我们同来求戒的余老居士夫妇陪同几天前向我们募款放生的那位贵夫人来我们寮房闲谈。她很健谈,在谈话中说出她信佛的一段奇特因缘,内容有趣而感人,算是由十字路(基督教)走上卍字道路(佛教)的故事。

这位贵夫人是一个富有人家的黄花淑女,又进了耶教创办的大学,接受了新科学训练,也参加过星期日耶教的礼拜。可是她的妈妈却是一位正信的佛教徒,且是佛教界的一位大护法,整天忙于佛教社会慈善事业、跑道场、布施做功德。老太太的这些行为看在这个时髦小姐的眼里当然很是别扭,有时就要对她的母亲不礼貌地说几句讽刺的话,发发小姐脾气。偏偏对方又是她最亲爱的生身母亲,倒也不敢过分放肆。而老太太不管女儿说什么难听的话,她老人家只当耳边风一般,并且老太太有她的哲学,她老人家也有其一套乐观的想法,可以说是一种智见。她想着,一旦将来因缘成熟,相信自己的女儿一定会改变信仰投向佛陀,因为她认定她的女儿也是有佛性的。

与死神搏斗

有一次,她生了一场大病,吓坏了她妈妈,弄得老太太寝食不安,不停地为她祈祷,求佛菩萨慈悲加被,只怕宝贝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

那时她的病不但相当严重,而且简直到了与死神搏斗的光景。她好像已经走进鬼门关,也体会到了一个人将要死的那种挣扎滋味:好似乌龟脱壳一般,身心上感受着无比的痛楚,陷于恐怖颠倒之中。当她快要死的时候,下气接不了上气,她的妈看到这种情形,失魂落魄,心如刀绞。母女情深,老妈妈一心一意想救女儿活命,口里不断念着“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心慌意乱之中拼命地用拇指头硬按住她的人中(嘴上唇)。她痛苦万状,心里很明白,口里却喊叫不出。幸好,她糊里糊地又活转了过来。

患上血癌绝症

这位贵夫人来台后三四年,不幸患了一种严重的恶疾——血癌,医师束手无策。当她被送入荣民总院时,医师诊断后即婉拒其住院的请求。我们知道,医院除非患者无钱或缺少病房,或是缺乏某科系的医师及设备等外,一般是不会拒绝病人的住院要求的。一旦拒绝病患住院诊治,岂不等于宣告其只能等待死亡来临吗?据说患血癌者每日全身都感到痛苦难挨!这是她第二次与死神搏斗,心里无限悲哀,认为这次不易活命了。

信佛得救

人莫不畏死,莫不有求生欲望。能够活下去,是人人所祈求的;不管环境如何恶劣,总是想要活下去。所以,一个人只要有多活一些时候的希望,便不会放弃活下去的机会。盖求生是人们的本能,众生之所以为众生,大概就是如此吧!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她被日益逼近的死神唤醒了沉睡已久的善根。在万般痛苦、无可奈何之下,一天,她忽然间心里生起一个念头,也许是她前生的善根苏醒了,也许是她有了忏悔心,也许是她认为信奉上帝并不能解决她的病痛和死苦,也许是她学佛的因缘成熟,突然就想到昔年她的母亲虔诚信佛、拜佛、念佛的情形,简直像电影般在她眼帘中一幕一幕映现着。于是她自言自语说:我这个绝症,为什么不去求佛菩萨的加被呢?

她也曾听母亲说佛是最慈悲的,能拔苦与乐,只要人们有坚定的信心,自然而然会和佛菩萨的悲愿相应,业障病魔也就自会消除,得大解脱。她想着,与其这样等死,倒不如一心一意来称诵圣号,祈求佛菩萨的垂佑加被,或者可望解除痛苦。于是她决定放下一切,也不管身上的苦楚,日以继夜地虔诚诵念“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一个奇异的梦

有一天晚上,她在朦胧中做了一个稀有的梦,梦见万丈金色的光芒照耀着她,她在光中看见身高数丈、金色身形、威仪相好的观世音菩萨圣像。她很聪明,赶快问讯,趴在地上顶礼。庄严慈祥的菩萨竟摸着她头顶,并且说:“你的病是你多生的业障,由于你信心虔诚,可以解除你的病苦,明天有位乡间郎中会来为你医治。”说罢,一会儿菩萨的金色身相就隐没在光中不见了,那耀目的金光也跟着渐渐消失。她受到菩萨的启示,感激之余马上向着空中虔诚礼拜。待醒来时,方觉原来是个梦境。

不可思议的奇迹

次日,果然有一个乡下老人来到她家,说自己是“郎中”,听说这家里有病人,特来看病的。家人马上把那位乡下人引到病床边,只听他对病人说:“您不舒服吗?我带有草药,给您敷上试试看如何?”“好!好!”她当即频频点头表示感激。那位乡下人掏出草药,敷在她手膀上。奇怪的是,当时她的身体就感到很舒服。那位乡下人敷完了药,也不要药钱就提起药箱笑嘻嘻地走了。说来也怪,从此她的病就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约半年后,她的身体竟渐渐康复了。这好像神话一般,真是不可思议的奇迹。我问贵夫人,病愈后是否曾去医院做过检查?她答:“有,曾特意去荣民医院体检过,结果身体健康情形令人满意,连医生也不理解我的恶症是怎么会好的。”我又说:“那您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完全是您一片虔诚信心,所以感动观世音菩萨慈悲加被。”她很恭敬地合着手掌说:“是的。我有生之年为报答菩萨的恩惠,愿为佛教社会慈善事业奉献我的一切力量。”她说这话,还特意加强语气,并夹带着爽朗的笑声,使我们寮房戒兄们听了,都为之感叹不已。

文章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zY2OTk4OA==&mid=202304968&idx=3&sn=d5dddfb50dc2419313302974c717cba9&scene=1#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