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基金会缘何兴盛于美国

高文兴

慈善基金会在美国的兴盛,是其历史、文化、宗教、科技发展及当时国内外社会背景的综合反映。近一个世纪以来,慈善基金会作为美国多元政治中的一元,对美国内政与外交发挥着重要的影响。

美国的慈善基金会数量之多、规模之大、影响之广,是任何其他国家的慈善基金会所不可比拟的。慈善基金会之所以兴盛于美国,有其独特的历史、宗教、文化和社会时代背景,多种因素的交互作用催生了美国的现代慈善基金会。

始于英国的历史渊源

美国是一个由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组成的多民族国家,其源头在欧洲,尤其是源自其母国——英国。美国的慈善思想和设立慈善基金会的规则和相关法律也同样脱胎于以英国为主的欧洲传统。

从欧洲大陆来看,慈善基金会在欧洲有着悠久的历史。1601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颁布了《慈善使用法》(Statute of Charitable Use),确立了政府对慈善基金会的管辖权,给予慈善基金会以优惠的待遇,免除其若干税赋。这一切不仅对当时慈善基金会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而且其影响一直延续至今。到18世纪初,英国出现了拥有资本金超过10万英镑的大型慈善基金会。

自从1620年首批英国清教徒乘坐“五月花”(May Flower)号帆船横渡大西洋抵达美洲大陆后,欧洲人(尤其是英国人)开始源源不断地移民来到这块新大陆。在向北美洲艰苦移民的过程中,移民中的很多人都得到过慈善团体或个人的某种慈善资助。为了新移民能够在新大陆扎根,英国的慈善组织在北美殖民地建立后,仍继续捐助了大量的资金。据资料记载,“有许多慈善基金从英国不断地流入美洲,以供建立图书馆、学校和学院以及对印第安人和黑人传教和进行教育之用。”来自英国的慈善捐助,使移民能够顺利地在美洲安顿下来。这些慈善捐赠对殖民地的宗教与文化的传播和教育的发展都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对于这些新移民来说,他们既深受其母国慈善观念的熏陶,又从其母国的慈善实践中获益,慈善思想成为他们从其母国继承来的重要遗产的一部分,他们也将这种慈善思想付诸实践。正如一位学者所言,“美国的现代基金会是英国慈善基金规则与实践的直接产物。”

 

0409-4

 

美国博学协会被认为是美国现存最古老的学术团体,它始建于1789年,现藏有700万件手稿与科学文化书籍。

早在殖民地时期,北美地区就出现了早期的慈善基金会。在这一时期,最有影响的慈善家是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他于1743年创办了“美洲博学协会”(The American Philosophical Society),这一组织的主要宗旨就是资助各个领域里的学术研究。1964年出版的《基金会名录》认为,“这一协会具有很多基金会的特点,例如:有基本的捐赠金、收入的绝大部分都投入到资助各领域的学术研究之中。”从某种意义来说,“美洲博学协会”是北美新大陆第一个慈善基金会。他们的思想宣传和具体的慈善行为为后来美国现代慈善基金会的创立与发展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传统宗教影响

与历史渊源相辅相成的是美国的宗教。宗教与文化传统是推动美国慈善基金会兴起和繁荣的另一内在因素,宗教与文化从人的心灵深处发挥作用,决定着人们的思想与行为方式。人们之所以愿意将自己的财富捐献出来,宗教和文化所起的作用不容低估。从一定意义上讲,宗教对慈善思想的产生和慈善活动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从基金会的产生过程上来看,慈善基金会直接起源于宗教并随着宗教活动的发展而发展。在西方,最具代表性的宗教就是基督教,基督教会出现后不久就设立了专门用于慈善的基金。教会还开办学校、孤儿院、医院等慈善机构。“在整个中世纪,基金会几乎与运营这些慈善机构的宗教组织是同义词。”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兴起了蓬勃的上门传教运动,这一运动促进了美国的社区文教事业和慈善事业的发展。

今天,宗教组织虽然不再直接参与慈善基金会的管理工作,但它们仍然是美国慈善业稳定发展的重要因素。据统计,美国约有宗教机构35万个,这个数字仅占美国所有非营利机构的20%,但其所获捐款却占全国慈善捐款总额的60%。此外,宗教机构还有一个可利用的重要而巨大的潜在资源,这就是正在不断增加的志愿者及其服务时间。

密不可分的时代背景

美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经济高速发展和当时国内外的形势则是推动慈善基金会兴起的外部因素。

南北战争后,美国的社会、政治、经济等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伴随资本主义经济蓬勃发展而来的是政治腐败,同时美国社会的各种矛盾也空前激化。

随着经济的发展与财富的增加,美国出现了一批巨富。据估计,1880年美国的百万富翁不足100名,而到1916年这一数字已超过4万人,其中一部分人的财产超过1亿美元。经济的繁荣为美国积聚了巨大的财富,造就了亿万富翁的出现。握有巨大财富的富翁们开始考虑如何处置这些财富,这就从经济上为慈善基金会的创立打下了基础。

“镀金时代”的美国不仅经历了经济繁荣,同时还经历了繁荣的另一面──政治腐败。政治腐败首先表现在贫富差距加大所造成的严重社会不公。在美国社会的另一端出现了一个贫民阶层,包括工人、农民、失业人员以及妇女和儿童。根据1890年的一项调查,美国约有10%的家庭全年收入不足200美元,平均只有156美元。当年梁启超看到这种巨大的反差后曾写到:“杜诗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吾于纽约亲见之矣。”

国内外风起云涌的形势使美国统治者及一大批社会精英开始反思。他们希望对这种现行制度进行修补,以达到制约少数垄断寡头的目的,而不是实行革命式的变革。为在现行制度框架下缓解社会矛盾,“进步主义”运动于20世纪初在美国兴起。在这一运动中,影响最大的是由一些新闻记者掀起的“黑幕揭发”(muckraking)潮,他们开始关注和揭露社会的不平等现象及腐败丑闻和黑暗内幕。“黑幕揭发”的批判与政府的改革从上下两个方面给大财团巨头们带来了压力,迫使他们寻找摆脱困境的出路、改变他们的不佳形象。他们开始主动拿出自己的钱财回报社会,为国家排忧解难、拾遗补缺。美国社会中重要的中介力量──现代慈善基金会在这一社会与时代背景下开始兴起,并成为美国一个独特的现象。

慈善基金会在美国的兴盛是其历史、文化、宗教、科技发展及当时国内外社会背景的综合反映。近一个世纪以来,慈善基金会作为美国多元政治中的一元,对美国内政与外交发挥着重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