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富足

0409-2

作者:鲍尔吉·原野

摘自《时代青年》

贫穷离幸福很远,财富离幸福仍然很远。臻此,前者需要机遇及韧力,借之外境者多;后者则需要仰仗心灵的纯净和情操的淳厚,靠内力实现,没有其他道路。

赚钱以及把钱花出去所获得的,有时只是一种方便,而非幸福。

譬如买车与备手机,好处是代步与吸纳传播资讯,把一个人很快地从甲地运到乙地及至庚地辛地,还能及时和很多人谈话并听取他们的意见。简言之,可以多办事,但不一定和幸福有关。

有人不想多办事,也不想到哪里去以及跟别人谈话。因为这样会妨碍他们宁静的生活,如庄子与梭罗。汽车手机对他们属于累赘,不如书与琴棋有用。就是羊毫在手糖块在手乃至小人书在手也比方向盘在手更愉快,包括安全。因为前者乃享受,后者是劳役或伪享受,与幸福无关。

人有时不知自己到底要什么。

如果把一个人的消费愿望摊开,广告导引占三成,名牌之类;模仿他人占三成,譬如对中产阶级生活方式自觉不自觉地模仿;还有三成是实践童年以及青少年时期未遂之愿,在此,潜意识发生作用;人本能的满足只占一成,饮食男女而已。于是,日日杯觥并不幸福。因为广告导引与追随潮流所满足的只是转瞬即逝的虚荣心。证明他已经成了某种人,譬如富人。证明完了也就完了,无他。而满足童年的愿望属于今天多吃几个包子填充去年某日的饥饿,满足的只是一种幻象。而本能的满足,只需一箪食、一瓢饮,一位贤惠的女人和一张竹榻。

但人们不甘心于简朴,虽然简朴离真理近而离虚荣远。人用力证明自己是重要的,于是以十分的努力去满足一分的愿望,然而这与幸福无关。

如果有钱并有闲,想从食色层面提升并扩展自己的幸福,需要文化的介入。明仁天皇迷恋海洋微生物,丘吉尔迷恋油画,爱因斯坦迷恋小提琴。是大幸福,也是文化上的幸福。他们也是有钱的人,倘无文化,也只能蹈人口腹餍厌之途,否则怎么办?

一些有钱人易烦恼,因为他们的消费与性格有关,与文化无关;与面子有关,愉快无关;与时尚有关,与需要无关。

有时,人只为温饱而工作,却没办法去为幸福而谋划。谋划的结果大多是财富或满足,离幸福仍然很远。

因为幸福太简单,简单到我们承担不了。

说实话,在静夜暗室,谁知道茅台醇厚何在?宋版书雅洁何在?更别说深窥“扬子江心水,蒙山顶上茶”这种精微的妙谛,包括体味不出某伟人说过的“长沙城隍庙的臭豆腐就是好吃”这样本真的滋味。没时间、没心情,也没鉴赏力。当今缺少像王世襄、金受申、老舍一班集雅玩、游戏与享受于一身的生活大师。他们才是生活的主人。

为什么穷人离幸福很近?

如同朴素离美很近,穷人的愿望低而单纯。人在风雪路上疾走,倘通暖屋烤火,是一种幸福。把汗湿的鞋垫伸出来,手脚并感炉火的甜美,与封侯何异?这时,倘有一杯热茶与点心、已让人喜出望外。这样的例子太多,如避雨之乐,推重载之车上坡幸无顶风之乐,在街头捡一张旧报纸读到精妙故事之乐,在快餐店吃饭忽闻老板宣布啤酒免费之乐,走夜路无狼尾随之乐。穷人太容易快乐了,因为愿望低,“望外”之喜于是多多。有钱人所以享受不到这些货真价实的幸福,是因为此类幸福需要风雪,推车、捡报纸以及走夜路这些条件。

贫穷离幸福很远,财富离幸福仍然很远。臻此,前者需要机遇及韧力,借之外境者多;后者则需要仰仗心灵的纯净和情操的淳厚,靠内力实现,没有其他道路。

文章来源:http://www.longquanzs.org/xxyx/5465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