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食日志

0403-7

弘一法师

摘自《禅》2014年第3期

【按】1916年,还是杭州师范学院教师李叔同的弘一大师,偶尔在杂志中看到一篇关于断食治病的文章,对此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由于这时候的大师饱受神经衰弱的折磨,于是他在当年农历十一月底,值学校放假之际,来到虎跑寺,借了方丈楼下的一间房子,开始了为期三周的断食。

在这篇珍贵的日志中,大师真实记录了整个断食身心感受的经过。其中,第七、八、九日三天,“耳根灵明,大地间无不是众生嗷嗷不息之声。”或是大师对佛法中某些境界的证悟,也可能因此成为大师断食后毅然决然出家的原因。

丙辰十一月二十九日(民国五年):

断食换心,是一种科学的、也是哲学的试验。(弘一大师告诉闻玉,断食中,不会任何亲友,不拆任何函件,不问任何事务。家中有事,由闻玉答复,处理完毕,待断食期满,告诉他。断食中尽量谢绝一切谈话。整天定课是练字,作印,静坐,三个段落。食量:早餐一碗粥;中餐一碗半饭,一碗菜;晚餐,一碗饭及小菜,这是平日三分之二的食量。晚间,准备笔、墨、纸,明天开始习字。闻玉是一位虔诚的护法。)

丙辰十一月三十日:

清早六时起床,静坐片刻,盥洗。六点半以后,习字一点钟。早餐,粥大半碗。饭后,静坐。九时起,习字一点钟。午餐,饭菜各一碗,十二点后,午眠。下午二时起,静坐。三点钟起,习字。饥肠辘辘。晚餐,饭菜各一碗。饭后,静坐片刻。就寝。

丙辰十二月一日:

六时起身,静坐。习字功课如昨。早餐,粥半碗,较昨日为稀。中餐,饭菜各一碗。午后小眠,习字如昨。傍晚,腹中如火焚。晚餐,饭半碗。逐日减少活动,以静、定、安、虑作生活中心。闻玉示我,雪子有笺。闻玉待我,周切备至,此情永不能忘。

丙辰十二月二日:

清晨,习字,静坐如常。早餐,稀粥半碗。中餐,改吃粥及菜合一碗。傍晚,空腹时,腹中熊熊然。坚定信念,习字、静坐。精神稍感减衰,镜中看人,略见瘦削。晚餐,稀粥半小碗。六时入睡。

丙辰十二月三日:

晨起,精神渐渐轻快。早餐,稀粥半碗。中餐,稀粥一碗,菜少许,晚餐谢绝。但饮虎跑冷泉一杯。(虎跑泉,著名于杭州。)我如一老僧坐禅,闻玉赫然韦陀!精神翕然,腹内干燥减少。静坐。习字如昔。晚六时入睡,无梦。

丙辰十二月四日:

晨起,泉水一大杯,绝稀粥。静坐以待寂灭,习字以观性灵。中餐,稀粥半碗,菜少许。傍晚,泉水一杯。习字,静坐如常。闻玉示我,雪子笺至。“情”可畏也。年前曾与雪子妥商,假期来虎跑断食。晚六时入睡。

丙辰十二月五日:

晨起,饮泉水一杯,清凉可口。习字,静坐。精神稳定,腹中舒泰。中餐,稀粥半小碗,无菜。晚,泉水一杯。六时入眠,安静,无梦,轻快。

丙辰十二月六日:

今天,整日饮甘泉,断绝人间烟火。习字,静坐。思丝,虑缕,脉脉可见。文思渐起,不能自己。晚间日落时入眠。

丙辰十二月七日、丙辰十二月八日、丙辰十二月九日:

静坐,习字,饮甘泉水。无梦,无挂,无虑,心清,意净,体轻。饮食,生理上之习惯而已!静坐时,耳根灵明,大地间无不是众生嗷嗷不息之声。

丙辰十二月十日、丙辰十二月十一日:

精神界一片灵明,思潮澎湃不已。法喜无垠。

丙辰十二月十二日:

作印一方:“不食人间烟火”。空空洞洞,既悲而欣。

丙辰十二月十三日:

依法:中餐恢复稀粥半小碗。静坐,习字如昔。

丙辰十二月十四日:

饮食逐次增进。治印:“一息尚存”。心胃开阔,饭食奇香。

丙辰十二月十五日:

丐尊当不知我来此间实行断食也。一切如旧。中餐用菜。署别名:李婴。老子云:“能婴儿乎?”

丙辰十二月十六日:

中餐改用饭菜。习字,静坐,作室内散步。

丙辰十二月十七日、丙辰十二月十八日:

七天不食人间烟火。精神,笔力,思考奇利。

丙辰十二月十九日:

整理各式书法一百余幅,印数方。回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