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的安顿

0402-4

护法法师 译

摘自《法句经·心品》

在舍卫城,有一个人,他听了佛陀的佛法,出了家,取名为僧护,不久就证得阿罗汉果。僧护的妹妹生了一个儿子,长大后,到僧护座下出家,取法名为外甥僧护,在他结夏安居于某村落的寺院时,曾受信施者两块布供养,一块是七肘长,一块是八肘长,于是他心中想着:“我要将八肘长的布供养我的师父,七肘长的留着自己用。”

结夏安居圆满后,便离开该寺院,心想:“我要去见师父。”于是沿途托钵,到了师父的住所。僧护尊者不在,他便进入寺院里,帮师父寮房铺好座位,并将师父的洗脚水准备好,然后等师父回来。

不久后,师父回来了,他立刻向前去迎接师父,接过师父手中的钵和僧服,恭敬地说:“师父,请坐。”等师父就座后,便拿来他先前所准备好的水让师父洗脚,并拿扇子为师父搧凉。接着,他将施者所供养的布送到师父面对说:“师父,请接受这块布!”。

师父回答说:“我的僧服已经足够了,这块布,还是你自己留着用吧!”

“师父,当我得到这块布的时候,我就只想到要供养您,请您就收下吧!”

“不,外甥僧护,我的僧服已经足够,还是你自己留着用吧!”

“师父,请不要拒绝,就请您收下吧!”

就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请求,但是师父仍然不接受。这时外甥僧护一边搧着扇子,心里一边想着:“还没出家前,我是他的外甥,出家后,我是他的弟子,但是他仍然不肯接受我的供养,反而要我自己留着用,如此,我成为一个比丘又有什么意思呢?我看我还是还俗好了。”

接着,他便在心中盘算着:“如何维持在家的生活呢?如果将八肘长的布卖了,买只母羊,母羊会很快的生下小羊,如此一再地繁殖,就能生下很多小羊,将小羊卖了就可以赚一笔钱,有了钱之后就可娶老婆,娶了老婆,她将会为我生个儿子,我要以舅舅的名字来为他命名,然后带着儿子和太太驾着牛车去拜访舅舅。在途中,我向我的太太说:‘孩子让我来抱吧!’太太回答说:‘你驾车要专心,怎么还能抱小孩呢?还是我来抱吧!’就在两人把孩子拉来拉去时,一个不小心,让小孩子掉到车下,牛车辗过他的身体,把孩子辗死了。于是我将对她说:‘妳既然不把孩子让我带,又不将她抱紧,就是因为妳,孩子才会失去他的生命!’然后,我将用鞭子鞭打她。”

他一边搧着扇子,一边幻想着,不知不觉地就将手中扇子朝师父的头上打了下去,僧护尊者心中想着:“奇怪!他为什么打我的头呢?”于是他便运用神通力去观察他的念头,外甥僧护心中所想的都一一地被僧护尊者知晓了。僧护尊者便开口说道:“你打不到你的太太,你为什么要打我这个老比丘呢?我坐在这里又没什么过错!”

外甥僧护听了心里一惊,想着:“完了,我刚刚所想的全都被师父知道了,既然这样,我当个比丘又有什么用呢?”他丢下扇子便向外狂奔,许多年轻的比丘随后追着去抓住他,将他带往佛陀的座前。佛陀见到他们即便问道:“比丘们,你们为什么来到这里?又为什么抓一个比丘跟你们来呢?”

“世尊,这个年轻比丘不能安住于僧团的生活而要逃跑,所以我们将他带到你的座前来。”

“真的是这样吗?”

“是的,世尊。”外甥僧护回答。

“为什么你犯下如此重大的过错呢?又为何不能依照我的教法好好训练自己成为众人所熟知的修行者呢?”

“世尊,因为我不能让自己的心念获得安住啊。”

“为什么你的心念无法安住呢?”

于是外甥僧护便将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地告知佛陀:“是这样,我才要逃跑的。”

“哦,比丘,不要担心,心放在遥远的事物上是他攀缘的本能,重要的是你应好好地修持,从贪、嗔、痴中解脱而出。”佛陀接着说了一个偈颂:

远行与独行,无行隐深窟。

谁能调伏心,解脱魔罗缚。

在偈中:

佛陀的这一段教法,让外甥僧护尊者证得初果须陀洹,其它的人也都分别证得不同的果位,这一教法,让许多人深获法益。

文章来源:http://dhamma.sutta.org/books/dhammapada-storie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