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查理周刊》事件谈到佛教对外教的态度

侯松蔚

        0402-3

悼念者在《查理周刊》附近的街道上为恐袭案受害者献花点烛      (图:海外网ww.haiwainet.cn)

最近,《查理周刊》因为发表讽刺伊斯兰教的漫画,而引致教徒对其总部发动恐怖袭击,造成12死11伤的惨剧。事后,既有人怪罪《查理周刊》侮辱别人的信仰,也有人谴责伊斯兰教徒诉诸暴力。

 

因材施教 对机说法

从佛教的观点看来,毁谤任何宗教都是不对的。虽然佛教也相信自己的教义最为究竟,但并不因此贬低其他宗教,也不会主动批评外教的不足。因为佛法强调随顺众生不同根器,而给予不同层次的教法;若千篇一律地给予自认最高上的法门,与之不相应的众生便无法获益。

佛陀对于发心解救众生者,传授大乘法;对于只求一己解脱者,传授小乘法;对于暂时未能希求解脱者,先传授人天乘法,教导他们止恶行善,保障生于人道或天道。只要是正当的宗教,无不与人天乘法的旨趣相合,佛教并无反对的理由。一般来说,有信仰总比没信仰好。即使众生今世未有因缘学佛,只要做个好人、广种善因,将来仍有机会值遇佛法。

 

佛陀尊重外教

《中阿含经·大品优婆离经》记载,优婆离改宗佛教,对佛陀说不会再让其原先信奉的宗教导师去他的家,佛陀却叫优婆离应继续尊敬和供养他们。这令优婆离对佛陀倍加敬仰,因为佛陀不会说只许供养他而不可供养别人,也没说供养他可得大福而供养别人没有福。

在诸部《阿含经》及律典中,佛陀多次赞叹外教修行者的功德,甚至容许在家弟子与异教徒通婚。因此,作为佛教徒,万勿肆意攻击其他宗教,贡高我慢,以为自己在“破邪显正”、“弘法卫道”,而应欣赏外教的优点,尊重包容。异教徒不等于敌人,彼此可以正常交往。

 

智者可习外典

佛陀曾说:“比丘或智者,当善观我语,如炼截磨金,信受非唯敬。”不主张弟子盲目信从他,而鼓励人们分析、验证其教言,确定没错才相信。由这精神引申,也不反对弟子研究外教。一方面,与外教比较之下,行者将对佛教的特点有更深体会;另一方面,古印度盛行宗教间的辩论,故弘法者也须要对别的宗教有认识。

《十诵律》云:“佛言从今听为破外道故,诵读外道书。”《毘奈耶杂事》曰:“佛言不应愚痴少慧、不分明者令学外书,自知明慧、多闻强识、能摧外道者,方可学习……当作三时,每于两时读佛经,一时习外典……于日初分及以中后,可读佛经;待至晚时,应披外典。”

圣严法师《正信的佛教》解释道:“佛教的信仰是合乎理性的,凡是信仰佛教并且已对佛法有了相当程度的认识之后,纵然要他改信其他的宗教,也是办不到的……又因佛教不是独断信仰的宗教,所以不否定异教的应有价值……一个正信的佛教徒,应当也是一个佛法的传布者,对于弘扬佛法的技术来说,为了使得异教徒们改信佛教,或者为了摄化那些正在徘徊于佛教及异教信仰之间的人们来归依佛教,对于宗教比较学的知识,乃是非常重要的……当然,对于一个初信佛教的人来说,研究异教的义理是没有必要的,所以佛教主张学佛有余,可以用三分之一的时间去看外书,否则,自顾不暇,那有闲工夫去研读异教的书籍呢?”

 

求同也要存异

佛教鼓励尊重外教、互相学习,但只限于共通的断恶为善、修心修德之类,并不代表自宗可与他宗完全混同。

例如许多宗教都信奉造物主,但神明创造世界及生物的理念,与佛教说万物皆缘生缘灭的缘起论互相冲突。若承认造物主,佛法希求的空性证悟和解脱涅盘便不可能,因为“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中论》);若相信鬼神掌控人类,即否定自作自受的因果,行善或修持便毫无意义。何况,有神论者向往生天,佛教却认为天界只是六道轮回之一,仍然有着痛苦烦恼;天人福报享尽,将会继续流转生死。所以,真正的修行人并不贪恋生天,而希望解脱轮回。

又如佛教密乘有气脉的修持,坊间很多人将之与道教的气功或内丹混为一谈。其实,密乘修气脉的目标并非长生不老,而是因为吾人身心假合尚存之时,心识依附气运作,气则沿着脉运行,故通过净化气脉达致减少烦恼的效果。其发心、方法、果证,与气功完全不同。

因此,坊间把佛教与道教、儒教,甚至基督教、回教合并在一起信仰,在佛法角度看是不可行的。坚持三教或五教合流者,可能会以“互相尊重”、“宗教皆导人向善”、“殊途同归”等理由争辩,但尊重并不代表要把各教混合;在世间层面,导人向善是各教的共同价值,然于出世间层面,各教均存在差异,不能以前一层面抹煞后一层面。扼杀各自的特色而归于单一,是霸道而非真正的包容;至于“殊途同归”,在出世间的层面上,佛教是无法认同的。再者,佛弟子受持三皈时,已经承诺皈依佛、法、僧后,永不依止外道鬼神、教法、导师。若违犯了皈依学处,便失去了受持戒律和成就的基础。

 

佛教对外教的取舍

佛教包容其他宗教,却不会盲目吸收其内容。譬如佛教接受古印度婆罗门教的创造神梵天(Maha Brahma,坊间讹称“四面佛”)、大自在天(Maheshavara,即破怀神湿婆Shiva)、那罗延天(Narayana,即保护神毗湿奴Vishnu,又称“遍入天”)、帝释天(雷帝因陀罗Indra)等,但只承认他们是六道中的天人、信受并护持佛法,而不同意他们是造物者或众生主宰,也不认为他们能够永生不死。能指导众生究竟解脱烦恼痛苦的,唯有佛、法、僧三宝。

基本上,佛教不太计较外在的事相,更重视内在的发心。即使接纳外教,也会将之升华。《善生经》记载佛陀遇上一名男子善生,后者每天向东南西北及上下礼拜,大概是礼拜各方神明,类似汉人在户外设置香炉(前方没有神像或牌位)的用意。佛陀没有否定其做法,更教导他礼拜六方时,想着是分别向父母、师长、妻子、亲友、仆人、宗教师致敬,同时思维对他们的义务。例如向父母致敬时,思考应供养他们、有事要先禀告、不违背其正确的指令、不妨碍其善行等。

总之,佛教对外教的态度是“求同存异”,无论如何都不能毁谤外教,更不能以宗教为由使用武力。皈依法宝的学处,就是不得伤害众生(《大般涅盘经》:“皈依于法者,则离于杀害。”);佛弟子基本五戒,也包括了不杀生。所以,历史上佛教从未发动过宗教战争,被外教迫害时也没有以暴易暴。虽然这导致佛教于某些地区一度衰亡,却体现了菩萨精神的人间实践,更值得我们敬仰!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3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