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度母亲使我走上了解脱路

0405-1

清凉居士

我学佛的因缘

转眼之间母亲已经去世7年了,这些年中,我不但没有忘记母亲的音容笑貌,甚至她的举手投足,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会时刻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每次忆念母亲都充满无尽的欣慰和感恩,因为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养大,又因去世超度的因缘使我与佛法结缘,走上了解脱之路。

记忆中的母亲是一位勤奋善良、温和但个性要强的人。为了我们这个家,她付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不知道吃过了多少苦。听母亲说在生我的时候大出血,差点没保住性命。大夫往她肚子上放了冰块止住血才捡回了半条命。之后身体一直很虚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吃中药,一直吃到我18岁那年。

哥哥们年少无知经常在外惹事生非,让母亲操碎了心。后来成人了,总想尽我所能孝敬她、照顾她,不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和伤害,但母亲很坚强,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即便是受再多的苦、再多的累她也会默默忍受,依然以她柔弱的身躯,为我们撑起一个温暖的家,她经常跟我们说的一句话就是,吃亏就是福!

我们特别依赖母亲无私的爱,哥哥们长大了刚懂得怎样孝敬父母时,母亲却没有给我们机会。就在母亲54岁那年,一辆疾驰的火车夺去了母亲的生命。当噩耗传来,我觉得天塌下来一样,天旋地转。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我不相信更无法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几个不眠的夜晚,我没有眼泪,因为我根本就不相信这是事实。

那是个比较早的冬天,恍惚中我看到母亲回到了家中,模样和生前一样,上身穿大红色棉衣,但下身却没有穿裤子,当时我楞了一下,但很快母亲就消失了,后来学佛后我才知道那是中阴身。就在那时,我从难过中清醒过来,一直在想母亲为什么会没穿裤子?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在抢救时,医院大夫觉得裤子太脏就给母亲脱掉了。

记得母亲刚去世8个小时的时候被送进了冰柜,所以母亲曾经托梦给我说她好冷。我学佛以后才明白,人在断气的头三天神识并没有走,这时要火化和烧活人是一样的,母亲被送进了冰柜就相当于进了寒冰地狱一样,所感受的痛苦可想而知。其实,就在我梦见母亲喊冷的那段时日,我哥也跟我做了同样的梦。

按照世人的习俗,我将母亲生前穿过的鞋子、衣服和平日里喜欢吃的食物,连同用纸扎的活马、房子、轿子、金元宝等都烧了给她。但还是会梦见她。有一次,梦见她在一个漆黑的夜里,很无助地站着。我急切地问她:“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她说:“我也不想走,可那怎么办呢?”依恋而无助的眼神让我很心酸,这或许都是情执的缘故吧。

在家守孝满百天后,我离开老家回到了北京,在北京的家里冷冷清清,心里空空荡荡的,有时候习惯性地打电话,多么渴望是母亲再次接到我的电话(以前每次电话都是母亲接),可拿起电话的只能是父亲。我渐渐才相信,母亲真的是走了。

那段时间里,我每每醒来就是哭,直到哭累了睡着了。记得有一次我坐在沙发上似睡非睡之际,突然从门口飘进来一位白衣女士,是那么慈悲和亲切。她轻轻地走到我面前,抱着我的头说:“不要太难过了,谁都会有走的那一天,你也会走的,你看自己多么的憔悴了啊!”我的灵魂好像一下子出了窍,回头一看自己仍然在沙发上坐着,眼泪还没干。

自那以后,那位白衣女士(或许是观音菩萨吧)的安慰和提醒一直在脑海里反复,我来这世界到底应该做什么,活着的意义是什么?难道只能在这个世界上等死吗?死后会像母亲那样可怜和无助吗?

几次梦境的提醒,让我明白母亲是执着于亲人而一直不肯离开我们。梦里的她经常会孤独地低着头,不开心地站在黑暗的角落里,围绕着我们迟迟不肯离开。我看着揪心的痛,不知道该如何做才能帮到母亲,救助这个生前用生命呵护过我的母亲。我发愿无论用何种方法,无论经受什么样的痛苦,也一定要让母亲离苦得乐,可向哪里找方法呢?

超度母亲的机缘到了,这也是我学佛的机缘。一天,我老公带回一本《地藏经》和一张净空老法师讲的光碟,好像说人死了但灵魂不死,活着的人可以为其超度,让故去的人往生极乐世界。于是,我一口气读完了《地藏经》,诵了几天后对于能否超度得了母亲,我一点信心也没有,还是相信在寺庙里找出家师父们超度才会有把握。

那年正好是母亲去世三周年,我回老家给母亲上坟。小姨是佛教徒,学佛也很精进,我请她带我去庙里,她答应了。就这样,我第一次去了尼姑庵。当时,我跟住持妙音法师说:“我能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吗?”住持慈悲地点点头,我向妙音法师讲了我来这里的原因,法师慈悲地开示说:“用你的真诚心去诵经超度,你母亲肯定会受益的!”

庙里的生活很清苦,每天4点起床洗漱上早课,留一位居士跟我一起做斋饭。有时候早课时,我跟着一起念诵经文。下课后尼众们进斋堂用餐,我行堂,师父们次第坐好后,我端着饭盆和菜盆给每一位师父盛饭,她们吃好都起坐后,我才可以吃饭。饭后,我开始洗刷碗筷,打扫佛殿、护法殿、院子,清扫所有的窗子。师父们很少说话,各自做完各自手中的活就回屋。午饭和早饭一样的程序。午休后,居士们共诵《华严经》两个小时,之后师父讲戒律。庙里是过午不食,上晚课的时间,出家师父做什么我也跟着做什么,直到晚上9点方才结束。

每天晚上我都会到佛堂里跪着诵读《地藏经》回向给母亲,每次诵完不到两个小时,身子僵在那里起不来,待一会勉强站起来后,腿脚早已不听使唤,我扶着墙一瘸一拐地走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后身体像散了架一样的痛疼。

在庙里的生活一直都是这样的清苦,在这座尼姑庵里每月要受持一次八关斋戒,一日一夜不睡觉不间断地念佛,妙音法师嘱咐我说:“在这里干活是种福田,念经回向不能仅仅回向你母亲一个人,要回向所有的如母有情,你的功德才会更大。”当时,我想诵经功德和在庙里种的这点福田哪够分给那么多的众生啊?后来才知道当时心胸是多么狭窄。

就这样,很快一个月过去了,我每天读诵《地藏经》,有时候也背诵一些《大悲咒》和《心经》回向给母亲,但总觉得我的力量不够,还是无法超度母亲。有一次,寺庙里的戒师父给我讲了她出家时遇到的违缘,后来通过拜了两部《地藏经》才顺利出家。她的故事启发了我,我也开始发心拜《地藏经》,刚开始一字一拜,共一万多字,一有时间我就拜,无论是午休还是晚上,或是八关斋戒日,我一直在持续不断地拜《地藏经》,每天最多睡4个小时,久而久之我好像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竟然白天也没有困意,即便是晚上,当我磕完头时似乎还是很清醒,在似梦非梦之中又听到了庙里打板的声音,于是又开始起床做功课。那时,几乎没时间打妄想,为了超度母亲我从不敢放逸自己,除非是自己病了爬不起来才休息。

当我快拜完了一部《地藏经》的时候,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抱着母亲朝大门走出去,看到外面是晴朗的天空。这时门口处有一男一女拦住我说:“你母亲需要净身。”接着,那女的将我母亲抱过去用清水洗了身体,我急切地说:“我母亲怕凉。”那位女士说:“你试试。”于是,我试了下水温很舒服,于是把身上的血洗掉了。这时,梦醒了,当时我想这可能是我母亲的业障已经消了,还差一步就能跨出门外。我知道我没有能力超度母亲,或许还是由于我信心不足的缘故,后来我带着一些结缘的光盘离开了那座寺庙。

去亚青寺为母超度

自从我从寺庙回家后已经习惯了4点钟起床,但没有师父们带领的早晚课,好像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于是,我只好把一些简单的经咒复习一遍,将带回来的光碟看看,用自己的分别念去理解佛法和空性。但这些都还是没有超度了母亲,我不断地向佛菩萨祈求,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超度母亲?

或许是对母亲超度过于迫切的缘故,有一天,梦见母亲的身边有具陌生男人的尸体,她蹲在那里害怕地直发抖。我问旁边的一位女士(意识中好像是管理死人的):“我母亲为什么会这样害怕呢?”她很友好地说:“这是欠了他的命,要求偿还。你要多放生回向给你母亲的怨亲债主。”

梦醒时,我才记起母亲曾经跟我说过,她曾经堕过胎,是个男孩。母亲在世时为了我和我们这个家,造了不少的杀业,为了喂养我生病的身体,曾经买过活鲤鱼,买过很多活贝类的东西,母亲为了儿女造下了诸多杀生业障而被束缚在轮回中恒时受苦。因此,梦中的人建议我多放生。

为了超度母亲,我时刻没有放弃找人超度的念头。有一次,我接到了曾经在寺庙里认识的一位比丘尼打来的电话,她说她的密宗师父很厉害,能够做超度。于是,我赶紧去拜见了师父,见面后我就急切地要求师父帮母亲做超度,他回答说:“你成就了,她就得度了!还有一个办法是你去亚青寺供斋,两万多僧众中有诸多的登地菩萨,一旦接上了法缘,你母亲也会被超度。”

听完了这位师父的话,我的心凉了半截,真后悔来拜见他,那时我想:如果我成就了那得需要多长时间啊,母亲在这段时间要遭多少罪,再受多少苦啊!自从听完那位师父的话后,我感到超度母亲是那么渺茫。幸好师父说下周他要去西藏,可以带我一起去。我想到那里找位活佛给母亲做超度,母亲肯定会被超度走的。

就这样,我去了圣地西藏大昭寺,我见到了又高又大的觉沃佛像。在来时的路上师父就跟我说,觉沃佛是佛陀亲自加持过开过光的,见到觉沃佛如同见到佛陀本人一样。于是,我一边给觉沃佛供灯,一边在佛身上贴金,不断默默地祈祷佛陀能找到一位活佛帮母亲做超度。可直到去了布达拉宫依然没遇到我想象中的活佛,我心里好着急也好失望啊!

师父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劝导我说:“亚青寺的阿秋法王曾印证过的一位活佛,这位活佛的弟子我们熟识,要不让这位弟子带我们去见法王吧,让法王帮你超度好吗?”一听说法王能给超度,我兴奋地赶紧答应去拜见,那时我第一次听到法王的名字还是那么的陌生,不像有些师兄一听到了法王的名字就已经兴奋的晚上睡不着觉了。

那位活佛的弟子开车把我们接到亚青寺,虽然旅途颠簸,虽然路途遥远,赶到那里也已经身体疲惫,但这些都无法阻止我想快速见到法王赶紧帮母亲超度的迫切心情。

法王的院子里排了长长的队伍,都是等待去拜见的。我们也依次排队进了院子。此时,法王已将窗户打开,只见一位和蔼的老人精神矍铄,眼睛黑亮,耳朵很大,慈悲写在老人的脸上。心想这就是传说中的法王?此时,旁边有一翻译说:“法王的头上有佛像谁能看见?”我说没看见,接着法王看着我对我讲:“把上师看成佛你就会和我一样,头上、耳朵、鼻子、身上都是佛像。”然后法王向我重复了好多遍,当时我一直紧张,什么也不懂,站起来就躲到了一位师兄的身后,然后法王就不再说话了。后来我才明白法王的苦口婆心和单独为我开示的用意,法王把我们手里的念珠加持一下然后就关掉了窗子。

按照带我去的那位师父的建议,我拿出2万块钱供两万僧众,每人供养了一元,把母亲的名字写好给了那位师父一同转交给了法王。于是,当天我就返回了。回来后不久我就梦见跨出大门,母亲活了,还和生前一样,不同的是口里念着佛号,前面有位出家师父带路,我抱着母亲跟在后边走。记得天是灰蒙蒙的,周边是高楼大厦。醒后看了有些法师的介绍方知,进入了高楼大厦就表明投胎转世为富贵人家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梦过母亲。

幸遇大恩上师

从开始超度母亲那一天起,其实我已经不知不觉走上了学佛的路。回京后我从网上下载了一些佛经佛典。按照藏传佛教的仪轨,开始念诵金刚萨埵心咒,发心念40万遍,由于将母亲超度走后,好像心再无挂碍。当我念诵金刚萨埵心咒时总能够做到心口一致,时刻能够观想到金刚萨埵佛,真诚发露忏悔往昔所造的种种恶业,发心永不再造。

当我念诵不到20万遍时梦见自己在天上飞,一望无际的山河大地是那么美丽,蓝蓝的天,清澈的水,像藏地的风光一般秀丽,简直就是一幅难以形容的山水画。我在蔚蓝色的天空中飞呀飞,想飞多高就多高,完全由自己控制,想去做什么好像一个意念就到了。

梦醒之后,我查了有关典籍,书中说这是清除业障的表现,真是一切唯心造啊,动什么念就会有什么样的境界现前,于是我对因果深信不疑。虽然我从亚青寺回来也将近两个月了,但对于甚深的佛经还是不通达,我不知道该向哪里寻找答案。一天夜里我梦见一位很庄严很和蔼的喇嘛,戴一副眼镜盘腿坐着向我微笑,手里还拿着一个法本给了我,于是梦就醒了。不知怎的,这个梦境印象太深了,好像非常清晰地印在我的脑子里一样。

几天之后,有位师兄突然打来了电话对我说:“阿秋法王的心子亚青寺禅修院院长、戒律师当秋堪布来北京了,你要不要去拜见?”但我想来内地的活佛真的太多了,也搞不清真假,最终还是决定不去见。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去拜见了当秋堪布的那位师兄电话给我,当他描述堪布的形象时,我突然想起梦里的那位喇嘛,心想怎么会和我梦见的那位喇嘛长得如此吻合呢?

或许是佛菩萨的加持,法王的加持,我去拜见了这位上师。天哪,跟我梦到的完全一致(后来见到上师给我的照片,也正是我梦到的样子)。堪布很少说话,温和的脸上显得那么平静。此时堪布的侍者跟我们说师父有他心通,你们可别乱想啊,当时我多少有些紧张也没敢说什么,看到其他师兄供养师父,我也随喜供养但师父不要,让我拿去放生。师父临走的前一天,他给我传了上师瑜伽并让我受三皈五戒,那时我正式成为了上师的弟子。

在那段跟上师一起的20天日子里,我仔细观察过上师,他是那么的慈悲和智慧,有很多事情都能够处理得恰到好处,也有很多事情见证了上师的功德。有一次,有位师兄给上师打电话说家里人刚刚去世,请求师父超度。师父说让他把电话放到死人的耳朵边,这边上师念了个破瓦法后说:“此人去净土了。”后来有机会见到了这位师兄,他说找过成就者观过,他的亲人真的去了净土。自那以后,我对上师生起了极大的信心,我从心里认定这就是我生生世世的根本上师,于是死心塌地跟上师学佛直到现在。

刚刚学习密宗后的我对佛法还是相对陌生,有时候信心不足,甚至比较迷茫。但无论是为了超度母亲而学佛,还是我真正领悟了学佛的好处,起码我在认真想解脱这件事了。通过超度母亲,她让我深深的地理解了苦空无常的道理,使我对世事生起了厌离心。自那以后才算是进入了正式的学佛阶段,根据上师的要求,我开始精进修持。每天早晨一座上师瑜伽,观想喇嘛仁波切为皈依境。

在刚刚加入菩提小组的那段时日,我有幸遇到了一对有正知正见的老夫妇和一位出家师父,推荐我读慈诚罗珠堪布写的《慧灯之光》。他们说《慧灯之光》这套书很实用也很具体,容易理解和吸收。于是我就根据书上介绍的方法,早晨空腹打坐,下座后洗漱吃饭做其他事情,晚上睡觉前再在坐30分钟,每次30分钟的打坐感觉到像休息了好几个小时一样的轻松。就这样我每天不间断地修上师瑜伽,共修了三个多月,渐渐有了一点觉受,上坐后几分钟就能进入轻安状态,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感觉到阵阵清凉。

五加行的修学经历

(一)上师瑜伽的修学

我在修上师瑜伽时积累了点滴感受,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每次上座时我都会按照上师的要求,身体端直,以毗卢七支座法调整身体,不松不紧,让中脉保持垂直和明点畅通无碍。我一般用金刚跏趺坐,这样能令身体稳固不动,如此能清除修行中的很多障碍。当然,初学者单盘、散盘也可以,观想上师在头顶,然后排九节佛风来排出浊气,舌抵上腭用嘴呼吸,结定印或休息印,念仪轨(仪轨也是调伏妄念的方法)并随文入观,一边念一边观想喇嘛仁波切的皈依境,当念到莲师心咒10分钟时,便开始观想莲师,从头到脚五官法衣法器,观想的像画画一样细致,这样很容易专注下来,以此观想来遣除违缘。

接着随文念下去直到安住,眼睛朝前下方看,我没有刻意放到一个物体上(放到一个物体上会流泪),此时万缘放下。用这种止观的方法平息身口意所造的业。在我初修时也会杂念纷飞,因为不懂方法而散乱,根本觉察不到自己的浮躁,通过多次对心的训练才看到自己的散乱,有时候糟糕得无法接受,但我清楚这是修行道路上的必经之路。为了对治这些散乱,我的做法是观想唐卡中的皈依境或莲师来控制这些妄念和执着,观想莲师时先从脸部五官开始观起,因为莲师装饰复杂可以把妄念转为道用,可以更加集中精力,慢慢地很快就会安静下来,当念头起时再反复观,那时我每座观修都在半个小时以上,但在修行的路上需要付出坚持不懈的努力,遇到的困难也就不一一列举了。

修行观想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三个月,感觉打坐的功夫日日增上,身心轻安。我知道打坐修身是一种修行的捷径,是令我们迅速证悟的方便,就这样如实地修,妄念、昏沉、掉举越来越少了,心很容易静得下来。每次起座我都要如法地回向。上师说,我们所做的一切善事都要三殊胜摄持,哪怕是烧一柱香、磕一个头,或者在佛前供一盏灯,平常修的法,最好都要如理如法地发心正行回向。如果离开了三殊胜,即便是外表上做再多的善事也不能成为解脱之因。我清楚地记得上师的教导,严格按照上师的要求去做。

在平日的修行中,我除了修上师瑜伽外,一直在阅读《慧灯之光》。有一次菩提小组的一位亚青寺的师父对我说:“你现在已经修出来了出离心,但如果真想快速解脱必须要按照次第修持五加行,五加行能够积累资粮,清净业障。我们亚青寺的出家人、活佛、堪布都要修五加行,不修五加行不配做出家人。”我听后也坚定了修五加行的信心,于是,修上师瑜伽三个月后我开始修持了五加行。

(二)磕大头的修学

修持五加行时我首先从磕大头开始,在磕大头的时候我是与皈依偈同时来修的。由于我有修上师瑜伽的基础,在磕大头观想的时候,莲师的皈依境已经观修得很清楚了,只要我一观想莲师就能立即在我前面的虚空中,每磕一个大头时我都会认真观想,双手合十时中间是空的,我在观想手捧着摩尼宝站立,皈依上师时手是放在胸前的,皈依佛时手是放在发髻处,皈依法时手是放在喉间,皈依僧时手又回到了胸前,同时念诵四句偈子。一边默念一边五体投地地顶礼,脚趾我一般是不离开地面,这样能保持气脉平衡,观想无数众生和冤情债主一同和我拜佛和皈依(自己化身无数拜也可以)。通过拜佛我放下了傲慢和成见,把自己摆在了很低的位置,再不担心会失去什么,同时通过拜佛也积累了巨大的福报。

就这样,当我拜佛到三万的时候我病了,病得很厉害,发低烧,几天浑身发抖于是就休息了几天,但一想到母亲,就觉得无常时刻都会来临,自己常常会想也不知道明天是否还活着,这时动力一下子又来了,我必须马上去磕头,即便是病了死了也要死在修行的路上,于是我不断祈祷上师加持,才顺利度过了最难熬的日子,之后每天都最少磕600个大头,并且也没感觉到有太大压力。

但磕头到5万时违缘又出现了,或许是内魔驱使,我出去办了几天的事,一旦要磕头就会给自己找种种理由和借口,甚至很想出去旅游散心,就在这种想法在脑海中徘徊时,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走进了一个佛堂,看见了一排凳子,身体疲倦的我很想坐下来休息,忽然听见莲师的声音说,不可以休息,我环顾四周但没见到莲师的影子,只闻莲师的声音。但是身体的疲惫还是让我不自由自主地坐了下来,刚要落坐时,有位多头多手很恐怖的护法神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一下子被吓醒了。后来才知道这是大威德护法提醒我要我继续坚持修法,我赶忙起床不敢再偷懒了。

多次磕头时,膝盖已经血肉模糊了,经常裤子会粘在膝盖上,火辣辣的痛疼。就这样坚持磕头,也不知道曾经掉了几层皮。虽然这样我还是咬紧牙关继续磕大头,我曾经发愿愿所有的众生成佛后我再成佛,有时候愿力不可思议,龙天护法都会过来护持。修行的确不容易,每当到一个门槛时总会出现退缩的想法,磕头到8万时,又出现了不想磕下去的想法了,此时我的信心已经很坚定了,我观想莲师在向我招手说,坚持,很快你就解脱了,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后来在上师的加持下,我的脉好像磕开了,磕头越来越轻松了,看到一切蚂蚁蟑螂等小动物也观想和自己一起磕大头,回向时,观想一切众生父母眷属像鸽子一样飞入皈依境莲师心间化为光明消失法界!每天坚持大礼拜,我很开心,身体也好像是也越来越健康了!一共半年左右,我修完了11万个大礼拜和皈依,心里非常欣慰!

(三)百字明的修学

每天早晨起床我例行功课向上师三宝供水、供灯,焚香发愿,为了虚空之际所有的众生都能远离痛苦最终都能够解脱而修持五加行。早饭后开始念诵《开显解脱道》,当念到百字明的时候放下,单盘而坐拿起念珠开始观想百字明,一百字在月轮上面如一根头发的发尖一般微细,围绕种子字“吽”字,一个融入一个,最后融入“吽”字,观想越小越易专注,最后变成金刚萨埵在我前方发光照着我,并虔诚祈祷加持我和虚空际所有的众生都能够清净无始以来所造的罪业,毫无保留认认真真地回忆曾经所造的一切罪业,并一一忏悔,发誓永不再造。同时一边念诵一边观想金刚萨埵在我头顶上不断滴下甘露清净我的全身,身上流出了脓血、青蛙、烟汁被甘露毫无阻碍的冲走(慧灯之光介绍地很详尽,我也是根据书中介绍以此修习),每座起身都要回向,“速以此善根,成就三宝尊,愿将无余众,安置于佛地”。

我念诵百字明时,每108遍需要20分钟左右的时间,当我念到7万遍的时候,梦见了金刚萨埵坛城在虚空中,里面还有几位出家师父在里边念经,大概不到三个月我终于完成了百字明的修学。然后一夜梦里,我梦见了金刚萨埵佛跟我说:“善女人,你的业障已经清净。”我终于算是松了口气,并开始下一个环节的修学。

(四)菩提心的修学

在修学菩提心时,坐上安住观修,并念诵四句偈子。观想慈、悲、喜、舍,手里念珠记数(散念或座下计数不算),先从舍心开始,观想一切众生都曾经做过我的父母眷属,往昔都是因为对亲人的贪着,对怨敌的嗔恨,以至于沉沦六道,这些都是因为没有对过患的观察造成的,如今我被当成亲友的这些人都是以往生生世世的父母,也曾经是曾经伤害过我的人。所以,没有亲人和仇人之分。觉得修出了近似的平等之心,就开始修下一个“慈”心。

在修慈无量心的时候,我将三界的一切众生都观待成父母,他们曾经为了我也像现世的父母一样,哺育我从幼儿到长大,全然不在乎我的颠倒行为,也不顾自己有多么艰辛,只是想法设法使儿女平安快乐,无条件地付出不求任何回报。因此,我也会尽全力令一切有情父母得到安乐,不求任何回报。感觉自己这种很温暖祥和的慈心近似无造作的升起的时候,则开始修下一个“悲”心。

在修悲心的时候,我一想起母亲为我受的苦,为我们女儿们造的业而被陷入轮回而永无尽头时,眼泪就情不自禁流了出来。就这样我再扩大到一切众生,这些众生都在无始劫以来曾经做过我的父母,真是令我心痛。我发自肺腑的愿意承受他们的痛苦,所有所造的业也由我一个人来承受,即便是下了地狱我也会无怨无悔,只要众生都能够从轮回中解脱,只要每一位众生都能够离苦得乐,我心足矣!修到让众生离苦的强烈愿望震撼自己,心中充满悲悯之情,升起近似无造作的悲心来,则开始修下一个“喜”心。

接下来我开始修喜心。我认真观待我周围的亲朋好友,他们中很多有权、有势、有财富和美貌的,我不仅不会生起嗔恨之心,而且也没有半点嫉妒之心,反而更希望他们具有天人般的福报,愿他们的财富更加圆满,智慧更加广大,同时也希望所有的众生都能够财富富足,功德圆满。修出来了真正的“欢喜”、“随喜”之心。修完喜心后,感觉真是不可思议,经过了日久的窜习,我的心相续慢慢真正体会到了众生的平等,心胸从此豁然开朗了。

就这样我修习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并圆满了11万遍发心偈子。菩提心有了很大的进步,平常不会照顾人的我,也学会了主动照顾别人,平日里面别人对我的指责我能很欢喜的接受了。心里充满了慈悲,祥和! 

(五)曼扎的修学

在供曼扎盘时,我按照大恩上师当秋堪布亲自教给我的方法去做,首先是供了佛像、经书(我供的是金刚经)、塔、曼扎、水、灯、花等,再准备一个修的曼扎盘,根据自己的经济条件选用材料,我用的是金银修的,就是把我的金项链和银项链拆碎了混在了一起。先是准备好藏红花泡在水里,放进一个干净的棍,我修的是七堆曼扎,盘好腿铺上一张毯子在身上,左手拿曼扎和念珠,右手拿起放在藏红花水里的棍,点在曼扎盘上以清净坛城。每座都要点藏红花的水,一边不停地念百字明一边用手腕处反复擦拭基盘,清净身口意。在每次的上座开始时需念诵三遍百字明。然后拿起修曼扎用的材料按顺序放上七堆,再念供曼扎的四句偈子和供养偈。此时我都在观想金银珠宝等供养给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这些方法在书上就能找到或是请教上师。

在修曼扎的时候,我感触最深的是不敢喝多水,唯恐上厕所而影响了修学的时间,饿了就吃一口放在身边的面包(吃东西时要先回向),然后继续修学。修曼扎的过程中有时候也有一些感应,有一次,我梦见大米刚放到基盘上一下子就变成了坛城,真是不可思议。就这样我修曼扎时又用了大约两个月的时间。

五加行经过一年的努力终于修完了,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感应,有一段时间我突然感觉到身体好像要飞起来一样轻,从内往外的喜悦之情无法言表,晚上做梦都在虚空中,白天和晚上一直很清明,有时候竟然没有妄想,心如如不动。打坐时无需准备就可以进入清明的状态,身心清凉犹如一片飘飞的叶子,很长时间都不会出现妄想,在自然状态中会出现停止呼吸,不知不觉中两个小时就一晃而过,感觉好像才过了几分钟。我越来越体会到,当心如如不动的时候,外界的幻相会自然消失。那时再看佛经时才知道八万四千法门原来都是说明书,是佛菩萨因材施教的方便。

我时刻在想我们正是由于我执的病因产生了贪嗔痴,因满足一己私利,在起心动念身口意中都造下了很大的罪业,只要放下了这些贪嗔痴就会找回自己心的本来面目,如风平如镜的水中投放出月亮的倒影一样,清净而圆满。这种法喜不断持续,有时候很想把这些体会告诉身边的人,让大家也来分享我的这种喜悦,可我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语言来去形容。当我再次读到《心经》、《金刚经》的时候,才知道佛陀的密意妙不可言。现在的我对世间的名利情再也不会去执着了,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富豪大亨,在我的眼里也没有任何的特别,只是觉得他们有些人因为不懂得因果取舍造了诸多的罪业感到可怜,将来果报现前无论以前是多么的风光,也都将被业力所转,无助的漂泊,心里不由自主得生起悲悯之心。

去亚青寺修法

经过了一年多前行的修学,我感觉距离心的本性越来越近,对佛法生起了稳固的信心。我给上师打电话汇报五加行已经修完了,上师让我去亚青修直断窍诀(车却),窍诀需要在上师身边口耳相传,但要想学密法求解脱,继续往上修,必须要具备几个条件:一是传承清净,二是导师功德圆满,三是弟子具圆满之信心。其中圆满的信心是真实功德的体现。

在求窍诀之前,我对上师还没有生起上师即是佛的定解。自从去了亚青亲近上师后才感悟到上师就是佛。上师行事低调、谦虚,从不张扬,上师恒顺众生默默地承受着上万弟子的习气,引导弟子修行,耐心地为弟子排忧解惑,上师无我的智慧和慈悲令我深深地感动。当然上师有时也会因调伏顽固的弟子而示现下神通,因为每个众生的根基不同,以上师的功德能够了知,以善巧方便引导他们解脱。

由于对上师生起了极大信心,我对佛法的理解也更加深刻,修学也越来越精进。在上师身边修行,上师要求我每天修四座法。我一般早晨在4点半钟起床(我都是和衣而睡),起来后披上外衣毗卢七支座,发菩提心,排九节佛风,念诵仪轨(我一般都能背诵下来),观想上师和自己融为一体安住而修。我在观想上师时,所有的上师也都包括在内,所以不用一一观想。

我的修学时间安排是上午第一坐在凌晨4:30开始,第二坐大概10:00开始,下午4:00点吃饭前一坐,晚上睡前10:00左右一坐法。每坐法大概2个小时左右,坐坐观待自心窍诀融入心相续安住,每日四坐下座坐后也要保持少说话,上师是戒律师曾给三万多位僧众受过戒,经常告诉我们戒律一定要守好。

每次求一个窍决需要修三天,三天后去见上师把修的见解要说出来。上师说的话称为法,耳根听称为闻,然后去思维在禅坐中修,自然具备了闻思修。一刹那安住一切法义。时刻祈祷上师,平时将上师观想自己的梵穴之上;吃饭时观想上师在自己喉间作供养;走路时观想上师在自己的右肩转绕;入睡时将上师观想在自己的心间。有时候意念好像被上师拿走了,人一直很清明。

虽然在禅修中有着不同的觉受,但我没有执着,随着修法的增上信心也越来越增上,我的体会是信心大加持力就会大。有时候坐下不免会接触一些人而生起分别念,但上师都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一切。每每这样时,上师会用严肃的表情或肢体语言来提醒我,让我反省和忏悔。如果我用慈悲心摄持做一点善事,上师也知道就会很开心。所以在日常生活中,我时时反观自己的心相续和处世动机,如果是贪嗔痴马上断掉忏悔,只能用信心菩提心出离心来护持心相续,时时观照自己的正念,在生活的细节上历事练心,不敢做上师不高兴的事。

很快我在亚青寺住了将近半年,由于亚青寺地处藏区高原,进入11月份天气比较寒冷,大圆满车却(直断)龙萨和龙钦两支法脉的窍诀都求完了,上师担心我的身体会受不住风寒便让我回家继续修学。于是,我离开了上师的身边。回家后,我每天保持最少两坐法,坚持念诵21遍百字明和莲师心咒。日常生活中做事我都是随缘而做,不去执着,总是把解脱放在第一位,修法从不间断。我想只要有一口饭吃饿不死就成,对人对事不强求。

最后我给大家分享的是上师瑜伽的体会,由于我经常情不自禁地忆念上师,时时祈求上师三宝的加持,每天修持上师瑜伽。让我的信心日日增上,我坚信只要能够精进修持,人人都可以成佛。大恩上师法王仁波切曾经说过,智慧从禅定中出。我很受用,现在无论是什么人对我诽谤、诋毁还是如何伤害我,我不仅没有恨意,反而会生起怜悯和同情之心。

从我的修学中深深体会到,经常思维人身难得,寿命无常,轮回过患,因果不虚,是修行的动力很重要。修学五加行也是非常重要的,它是积累资粮清除业障最好的前行法也是正行法,对修上师瑜伽是个很好的铺垫,会不断增进对上师的信心,一旦对生起了上师是佛的信心会即生成就的。也很快就能领悟这是修持密法大圆满的殊胜之处,我现在真正体会到喇嘛仁波切当初的开示,当我们面临死亡时也会毫不迷乱地能够祈祷上师清楚观想上师,从而在临终或中阴身即身成就。

我今生最大的收获就是庆幸遇到了佛法,遇到了大恩上师,虽然我现在还是凡夫,但由于对佛法的信心对上师的信心很坚定,所以对今生解脱也很有信心。当然还要感恩的是我最爱的母亲,是她让我走上了学佛之路,为了超度她,我完全走上了一条解脱之路。最后,我希望阅读这篇文章的所有人都能够对佛法、对上师、对自己有着坚定的信心,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只要能够树立正知正见,如理如法的修学,守好清净戒律,人人都可证得无上菩提!以上是我四年来的学佛经历供养给大家。

感恩大恩根本上师当秋堪布和历代的传承祖师、祈愿正法久住!

愿我以前现在和未来所做的一切善法功德均回向三界六趣一切众生都能离苦得乐,证得遍知佛的果位!

吉祥如意!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2532ce0102vdg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