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罪恶

y150328-02

冯雁军

有种叫做“一枝黄花”的观赏植物,当寒风萧瑟、百花凋谢的时候,它却傲霜斗雪,开得满世界灿灿烂烂,一地鹅黄。

缘于这分精彩和美丽,倾倒了无数的花迷。于是,它的美丽从加拿大被引进到纸醉金迷的上海,成为上流社会的花中骄子。其时,是1935年。

一枝黄花有着向日葵的花梗和鸡冠样的黄穗,看上去非常艳美。它还有着顽强的生命力。毛绒绒的种籽犹如顽皮的蜻蜓,轻轻一碰,便会随着飘散,落在哪里,即便丁点儿水分和营养,就能迅速生长。因为不择土壤,繁殖迅速,很快成为百姓的观赏花卉。

物,以稀为贵。一枝黄花的快速繁衍,使其身价大跌,以致后来被人们排斥于花卉之外,逸生为荒野杂草。就在它被抛弃的时候,其贪婪与霸道的特性开始显山露水。上世纪80年代,它依靠极为发达的根系和强大的种籽(一棵结籽两万多粒),扩散蔓延到河滩、路边。

又过了20多年,也就是2004年,一枝黄花最终成为沿海省市“通缉”的恶性杂草。人们这才惊骇地发现它那美丽的罪恶:在南京东绕城公路附近,一片荒地里的各种植物早已枯死,唯“一枝黄花”独秀,生长茂盛。浙江海盐县的一片一枝黄花才割除过3个月,就泛滥成灾。嘉兴市一地就有7万多亩被它侵害。它与其它作物争肥水、争光照,形成强大的生长优势,对绿地、灌木、棉花、玉米、大豆等农作物产生严重影响,改变了道路、宅旁、田野的景观。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20多年来,一枝黄花的入侵,已使上海地区30多种本地物种消亡。毫无疑问,一枝黄花已破坏了江浙沪沿海地区的生态平衡,政府不得不组织对其清剿。

带刺的玫瑰,让人一看便知道美丽与罪恶同在,贪美可能挨刺。一枝黄花则不同,它把疯狂的罪恶本性隐藏在美丽的背后。

美与恶,往往相伴而生。当我们惊羡于某种美艳的时候,切莫忽视它可能潜藏的种种罪恶。这绝非危言耸听,罂粟花、海洛因就是代表。

有时,我们人类也是这样。历史上多少倾国倾城的美女,非但弄得爱慕她们的男人身家性命不保,还失去了千年的江山。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7d77601011x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