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对佛教有八大误会 佛教不是迷信

0323-5

太虚大师

依佛法言:本来一切众生均具有佛性,佛之真理不从外得。不过因世人未明佛教真相之故,致生误会而为障蔽,遂于佛法不能信解。今天到会诸君,大都对佛法是有信仰和了解的,但诸君欲希望一般人皆信解于佛法,尤不可不将其误会之处一为分释之。

一、爱国者以佛教不宜国家兴盛之误会

有一种富爱国心的人,存心爱国民大众,欲使本国兴盛、雄峙世界,得到美满的幸福和荣誉。此种人是极可敬的,但每每不信佛教,因他认佛教虽高深玄妙,但是不能使国家兴盛。其实此种心理,纯是误会。他不知佛教宜于爱国,可以帮助国家之兴盛,并不与爱国行动相妨碍。例如古来有最信佛之阿育王及戒日王等,曾以信仰佛教而统一兴盛其国家。后旧教复兴──即婆罗门教等──佛教衰亡,其印度国家亦随之衰亡。又如我国唐太宗及明成祖时代最兴佛教,而国亦强盛。明末清初,一般人皆毁佛教而竟至衰乱。今日本、暹罗等国为亚洲最信佛教之国,亦为亚洲仅有之独立国。由此可见,能信仰佛教、奉行佛教实可以兴盛国家,而不信佛教每致衰亡,故爱国者正须研究了解于佛法也。

二、流俗以习见之僧尼代表佛教者之误会

一般人以佛教虽讲得如何高深圆满,但因习见一般僧尼之行为并无足以令人可尊崇者,遂以之推测佛教不过如是、不足信仰!此种人是以所见僧尼代表佛教,实属误会极矣!以未一究佛教内容之真相也。请以佛教内容之成分言之,佛教应分三种:一、佛,人格极高尚,因能抛除富贵、发心救世、以道济人故。二、佛法:佛法置于现世之科学、哲学中,均为无上之真理,实可以利乐人群,并行不悖。此法为释迦牟尼佛所自证而教人的微妙真理,故称佛法。佛法者,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之法也。三、佛教徒:修学佛法,曰佛教徒。此分二种:甲、超人的佛教徒,如诸天及声闻、缘觉、菩萨等。乙、人的佛教徒,此又分二:一、非部众的,如宰官、长者等;二、部众的,此又分二:清信士女,如在家奉佛之优婆塞、优婆夷等;出家僧尼,此又分二:修证宏化者;流俗习见者。平常一般所见之出家人,不过是佛教僧尼中流俗习见之一小部分,何能以之代表高深广大之佛教!明乎此,则无谓之误会可完全消释矣。

三、经济学者以佛教徒为分利之误会

现代一般讲经济学者,以为人人能生利,则人类之生活发达可共享优裕之幸福,因专注重生利方面,遂病佛教徒为人类之赘疣,是分利而不生利的寄生虫,认佛教为不可信仰,苟信仰则有害于人类,是诚极端之误会也!须知信佛是信佛,作事是作事。佛教徒,凡士、农、工、商均可作,不能专诋其是分利的。况且世上之人均是互相为利的,士、农、工、商各有其责职,各有其互利之所在,当公平分判之。即以佛教徒中之僧尼言,若能求得佛理、开化世人,使增高道德心、不作害人事,所谓以宏法为家务、利生为事业,如是则佛教僧徒不唯不分利,而间接直接为利于人群正无量矣!

四、经世者以学佛必须出家之误会

有人心想学佛,而以学佛必须出家,遂致不敢学佛,此亦大误会也!须知学佛不必一定出家,出家仅佛徒中之一种,在家亦可学佛,但能明了佛理、潜心修持,成佛地位人人可到。参照第二条所释,自然一切无碍也。

五、热心世事者以学佛为消极之误会

有欲挽回世道、拯救社会者,以学佛为消极,不能裨益人群,此亦大误会也!须知佛法中有大小二乘,小乘在自度,当其修行时,虽似消极,而实则以小乘为阶梯,仍渐次达到大乘之积极救世;至大乘菩萨,则纯为自度度人之积极行为。故佛法不唯不消极,且是积极中之积极者!

六、懒散者贪山林闲静为佛法清净之误会

有人生性懒散,梦想出家,以为山林闲静可享清福,如是之人,遂使世人误会佛教徒皆是好懒贪闲、无所事事者。须知真伪当辨、善恶宜分,如上之人本非真实佛徒。何以故?若是真佛徒,虽处山林,非贪静乐,盖以预备自救救人之材具耳。如读书者之在小、中、大学时之景况,正所以作将来济世利人之用也。至所谓清净二字,佛将世界人群治理得极和好安静之意,非懒散者之贪闲静可当此也。

七、著无者执虚空断灭为佛法寂灭之误会

有人执虚空断灭一切没有为佛法之寂灭,此亦误会,而未知佛经中所谓“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之意也。浅言之,佛所云寂灭,是人世上各能相安无事、共得清平,内无劫盗之苦,外无侵夺之患,即一切不好的事完全没有曰寂灭。由此可见,佛说之寂灭二字,正是世界人类之所共同希望者也。

八、著有者惧佛法说空消灭人世之误会

有人以佛经中说有五蕴皆空、无常苦空等,误认为佛法一味说空,若信佛法,则将来人世亦必为之消灭,因生恐惧,不信佛法,是不知我佛当日说法之方便意旨也。佛说法时,对著无者则说有,对著有者则说无,皆破其迷执,务以使一般人彻底知道人生、宇宙之真相耳。

文章来源:http://fo.ifeng.com/a/20141204/40892794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