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僧侣与普贤信仰

0327-4

何劲松

摘自《普贤信仰在日本》

随着有关普贤的经典不断传到日本之后,日本的学僧们便开始用自己的眼光来理解这位很有影响的大菩萨。不过,不同于中国的是,日本的华严宗后来没有形成什么特别大的气候,从平安时代开始,有关普贤的材料主要保存于天台和真言两宗之中,对普贤菩萨进行探讨的也主要是天台宗和真言宗的学僧们。现在我们将日本僧人有关普贤的著作排列如下:

《法华经二十八品品品三门并普贤观经科文》一卷(最澄,天台宗)

《普贤经文句》(圆仁,天台宗)

《普贤金刚萨缍同异辨》(圆珍,天台宗)

《观普贤菩萨行法经文句》(圆珍)

《普贤十愿文》一卷(圆珍)

《普贤十愿文》三卷(圆珍)

《观普贤经注记》一卷(圆珍)

《观普贤经私记》一卷(圆珍)

《观普贤经料简来由》一卷(圆珍)

《普贤讲作法》一卷(源信,天台宗)

《普贤延命诀》

《普贤延命法日记》

以上是日本天台宗系统(包括后来的台密系统)的高僧大德们对普贤经典的阐释。资料来源是《山家祖德撰述篇目集》卷上,并参照《本朝台祖撰述密部书目》①。下面再来看看真言密教系统的著述:

《普贤延命口诀》(真雅)

《普贤延命秘释》一帖(淳佑)

《普贤延命》一卷(心觉)

《普贤金刚萨埵》(心觉)

《普贤延命护摩》(赖瑜)

《观普贤经私记》三卷(济暹)

除上述经典外,还有一些学僧们在阐释其他经典时有时附带谈到该经中有关普贤部分,如法相宗学僧贞庆在其《法华开示抄》著作中就附带写下了《无量义经开示抄》和《普贤经开示抄》。又如后来镰仓时代的日莲在其《御义口传》中也多次谈到他的普贤观。现在我们谨就圆珍和日莲二人为代表,来简单考察一下日本僧人的普贤信仰。

圆珍是日本睿山天台宗第五代座主,寺门派的创始人,世称“山王院”、又称“后唐院”。仁寿三年(853)入唐,于天台山得天台宗教法三百余卷。后至长安青龙寺,从法全学两部秘旨,受传法阿闍黎位灌顶。天安二年(858)归日,住睿山山王院。圆珍继圆仁之后大力发展台密教派,极力宣扬显、密一致的观点。他曾在总持院的灌顶坛为遍照僧正授三部大灌顶,又在园城寺的灌顶坛为宗睿僧正主持密宗灌顶。圆珍关于普贤的著述比较多,现今《大正藏》中收的《佛说观普贤菩萨行法经记》(二卷)是比较有代表性的,我们就通过这篇文章来看看他的普贤信仰。

《佛说观普贤菩萨行法经》实际上是《法华经》中普贤信仰的一个补充,历来被当作《法华》三经(《无量义经》、《法华经》、《普贤观经》)之一,为刘宋昙摩密多所译,旨在说明观念普贤菩萨而忏悔六根之罪,可以说同《法华经·普贤劝发品》互为表里。圆珍在文章中认为有五种普贤,一是应迹普贤,即乘六牙白象从东方来的普贤;二是等觉普贤,居众伏之顶,在断道之终;三为妙觉普贤,居果满极位,这就是《大日经义释》所说的蒙大日如来敕令下阎浮提八相成道名释迦牟尼的那位普贤;四为实相普贤;五是文字普贤,因为“法华一一文字悉显实相理”。圆珍基本上是站在天台宗的立场上来理解《普贤经》的,如他用天台宗的“一心三观”来解释“观心”,认为“一心三观即今真修,若能修之能观己心中普贤菩萨摩诃萨也。行法亦即此观也。三世诸佛皆因此观得成正觉”。他把“妙法莲华”看成是“最上乘法,诸佛所谓护念之道”。并且是一乘之实道,“众生与如来同共一法身名妙法莲华遍一切处常乐我净也”。这里处处都显示出天台宗“回三归一”的思想。除天台法华思想外,圆珍还广泛吸收了禅宗、真言以及般若思想的影响。

日莲从思想上讲也属于天台法华体系,他曾在睿山学法多年,一开始立教开宗便以正统的法华思想自居,并对其他宗派一律排斥。曾著《立正安国论》,讨论佛教和政治的关系问题,后来又著《开目抄》和《观心本尊抄》等,试图超越中国的天台宗和印度的释迦牟尼,以末法时期的弘经者上行菩萨的面目出现来弘扬一乘妙法。日莲在自己的文章中多次提及普贤的愿行,把普贤当作末世法华行者的守护看待。所著《御义口传》比较系统地反映了他的普贤观。他认为《法华经》普贤品中应当注意六个问题:一、“劝发”的“劝”字是化他,“发”字是自行。“普”字意为诸法实相,即迹门的不变真如之理。“贤”为智慧之义,即本门的随缘真如之智。今天日莲乃法华经行者,正得到普贤的守护。二、《法华经》正是依靠普贤菩萨的威力而流布于阎浮提。三、“八万四千天女”为八万四千尘劳门,这象征着烦恼即菩提、生死即涅槃的道理。四、不信《法华经》的人命终之时将堕地狱,而法华经行者命终之时则有“千佛授手”,如今日莲等唱奉“南无妙法莲华经”,日后肯定会有千佛来迎。五、“阎浮提内广令流布”是《法华经》广宣流布的证明。六、“此人不久当诣道场”中的“此人”指法华经行者,日莲等是法华经行者,其住处山谷旷野即是寂光净土、即是道场。

对于《佛说观普贤菩萨行法经》,日莲大体上是在自己所发明的“三大秘法”以及“五纲”、“三证”等思想的基础上加以理解的。如他对“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等“六法”的解释是:念佛是惟我二人的导师;念法即《法华经》题目的五个字;关于念僧,他认为末法时期凡夫就是僧人;念戒就是按照上面的要求去做;念施就是把《法华经》的题目授与一切众生;念天即诸天昼夜为法故而卫护之。日莲的这些思想无非是要以《普贤经》为自己的新观点作注脚。又如,他将《法华经》比作“慧日”,该经“如日天子,能除诸暗”。

 

文章来源: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29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