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头上的草末儿

0331-2

父亲是个农民,识不得几个字,一辈子靠弄田种地为生,从未出过远门,甚至连去县城的次数都极为有限。他和母亲在家乡那“旱了收蚂蚱、涝了收蛤蟆”的盐碱地上拼死拼活地劳作着,用心血和汗水养育着我们兄弟五个。哥哥姐姐们一个个长大成家后远走他乡,读高中的我便成了父母心中最大的目标和希望。

1994年,我终于不负众望,考进了黑龙江大学,成为我们村建国以来走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被汗水和劳累浸透了一辈子的父亲,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可是,我上大学的第二年,久病缠身的母亲便离开了我们。看着四壁空空的家和不时登门的债主,父亲郑重地对我说:“军,安心上你的学,别瞎寻思家里的事儿,这跟你没关系,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读完书。”

话虽这么说,可穷人家的日子是难熬的,穷人家张罗点儿钱更是难上加难。父亲接连张罗了七天七宿,找过了所有的亲戚,求遍了方圆上百里能够求的人家,最后才以4分的高利借到了600块钱,把我送上了返校的客车。

回到学校,我停止了早餐,每天中午、晚上两餐也只吃两个馒头和5毛钱一份的咸菜,手掰手计算着怎么省钱。可就在我省吃俭用挨过了大半个学期后,一场大病却突然降临到了我的头上,整整半个月。虽然在同学们的精心照顾和全力帮助下恢复了健康,可大家垫付和借给我的钱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在试过了可以想到的办法都无效后,我第一次流着泪给父亲寄出了要钱的信。

两周后的中午,父亲来了。“咋样?病全好了?”父亲说着摘下了头上戴的狗皮帽子。我清楚地看到:父亲的头上竟然沾满了草末儿。

“好了,全好了。”我急忙把父亲拉坐在床上。接着他解开棉袄,把手伸进怀里,颤抖抖地掏出了一个已辨不出颜色的手绢包。父亲打开手绢,里面露出了一沓钱。

“这一段凑钱不太容易,晚了些。这是3000块,快还给你那些同学吧。”父亲说着,眼里流露出一种异样的光。

3000元?我不由得一愣:“哪来的这么多钱?”

父亲干咳了一声:“还能哪来的?借呗。啥也没人命金贵呀!孩子,咱家情况你也知道,这钱你可要省着花呀!”

我捧着这带着父亲体温的3000元钱,含着泪点了点头:“爸,你放心吧。”

父亲简单地吃过了我从食堂打回的午饭后准备回家,走到门口,他犹豫了一下转过身来:“孩子,从省城到咱家挺远的,来回坐车也得花不少钱,过年……你就别回家了。”

我心里一震,皱着眉点了点头,把父亲送出校门便匆匆赶到班里上课。不知为什么,那一夜我没有睡着。

转眼间到了寒假,在同寝室弟兄的坚持下,我登上了回家的客车。从省城到了县城,又倒车颠簸了近百里,村子里灯光闪烁时,我才来到了家门前。

推开家门,我愣了:新刮的雪白的墙壁,一应俱全的家具,高档的电器……这是怎么回事?

“哦,你是老赵那个上大学的儿子吧?怎么,你爸没告诉你吗?你那回有病,你爸已经把这房子卖给我了。”

“什么?!”仿佛一声惊雷,我差点儿没坐到地上,“卖……卖给你了?那我爸呢?”

“他给别人看草垛去了,就住在20里外的野草甸子上。”

我不知道是怎么从“家”里走出来的。一出门,泪水“呼”一下涌了出来,我发疯般哭喊着,向着村外的野草甸子奔去。

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山一样的草垛出现在了眼前。草垛边上,一个深入地下、半露于地面、上面覆满了草的地窨子出现在凄冷的月光下。掀起棉布门帘,苍老的父亲正一个人孤单地守在地锅前,锅底红红的火焰映照着他头上数不清的草末儿。

“爸——”我泣叫一声,一下子跪倒在了父亲的面前。

父亲一愣,看清是我,急忙把我拉了起来:“快起来,回来了也好,吃饭了没有?”

那一夜,父亲只字未提卖房的事儿,只是絮絮地说了一宿母亲的事。我整整淌了一宿的泪。

刚过十五,我便告别父亲准备回学校。父亲抖着手从怀里掏出那个手绢打开,里面10块、5块、2块、1块的,竟然是100块钱:“孩子,这是他们给我的看草垛的钱,你拿去。”

我的眼泪围着眼眶直转:“爸,上回那钱还有呢,这个你留着吧。”

父亲一瞪眼:“净瞎说,那钱除了还账估计早没了。我在家里好对付,你在学校处处都得用钱……爹就能给你这些了。拿着,孩子,就差半年了,不管咋样都要把书念完。你大学能毕业,爹就是死了也有脸去见你妈了。”

我的眼泪一下淌了下来,点着头接过了钱:“爸,你多保重,我走了。”趁父亲没注意,我把一部分钱塞在褥子底下,转身爬出了地窨子。

在自己勤工俭学和朋友的帮助下,我终于完成了最后一个学期的学业。毕业后,我没作任何犹豫,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家乡。

每当静下来,父亲头上沾满草末儿的形象便不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清楚,父亲的行动和身影已经深深地刻进了我的脑海,必将会影响我的一生……

文章来源:http://www.xigushi.com/qqgs/9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