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之境

0330-2

马德

苏轼的弟弟苏辙讲到一个故事。

有个人叫孟德,从小喜欢深山老林,长大后,当了兵。有一次,戍守秦地,他见那个地方的山岭险峻陡峭,于是,就一口气从兵营逃出来,逃进了深山。

在逃跑的路上,他用自己的衣服换了一把刀、十张饼。饼很快就吃完了,他只好吃草根和野果。他知道,自己被抓住了,是死;饿死了,是死;被虎豹豺狼吃掉,还是死。无论如何也是一死,索性他便什么也不怕了。哪里山深,他就往哪里钻。有一段日子,因为吃草根野果,他肠胃不适,经常呕吐腹泻。但他不管不顾,奇怪的是,后来再吃这些东西,竟然像吃五谷杂粮一样了。

孟德经常遇到狮虎等大型的猛兽。这些猛兽在离他百步远的时候,就开始嗥叫,声音尖厉而瘆人。一阵威慑之后,猛兽便跑到距他十几步远的地方,上下腾挪,做出要与他搏斗的样子。每当这时候,孟德常常泰然自若,毫无畏惧之色。因为他想,自己无论如何也是一死,怎么死,也无所谓。

猛兽见孟德没有丝毫害怕之意,便犹疑起来,锐气失掉了一大半。逡巡一阵子之后,便蹲坐在那里,呆呆地盯着他看上一阵子,最后,怏怏地离开。

就这样,孟德避开了许多猛兽的危害。

苏辙写信把这个故事告诉了哥哥苏轼,苏轼也将信将疑。不过,苏轼由此联想到了另一个相关的故事。说有一位妇人带着孩子到河边洗衣服。她把两个刚刚牙牙学语的小孩放在沙滩上,自己就到一边洗衣服去了。这时候,有一只老虎跑来,想要吃掉这两个孩子。老虎发现,这两个孩子对于它的到来,没有一点恐慌。天真无邪的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庞然大物是什么。老虎故意用头蹭了蹭其中一个孩子的身体,结果,这个孩子没有理它,依旧自顾自地玩着。老虎在两个孩子身边待了好一会儿,最后,悻悻地离开了。

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很难。从无休止的战争到频繁的灾害,从虫豸虎豹到黑恶势力,从领导的脸色到同事的情绪,从相互倾轧到无形暗算,我们怕过许多的人,也惧过许多的事。尽管我们一直小心翼翼,谨言慎行,不去得罪人,也不愿惹是生非,却总难觅得生命中的一块让心灵轻松到无所挂碍的坦荡无畏的境地。

更多的时候,我们累,是因为我们一直活得战战兢兢,惶恐不安。

这个世界有头脑一热而无所畏惧的人,有为爱而不顾一切的人,也有为信仰而牺牲自我的人,在他们的生命底色里,有勇气,能奉献,敢牺牲,但并不是纯粹的无畏者。这个世界,真正的无畏者,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置身于绝境的人,一种是纯净到澄澈的人。

我羡慕那个逃兵以及那两个孩子,因为,他们的心底里,有我们永难抵达的无畏之境。

文章来源:http://www.xiaogushi.com/Article/chanli/2012122514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