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我想请您跳舞

y150308-03

(澳洲) 仁真措

 按现在的地理位置,她和圆如相隔千山万水,但是菩提学会的网络平台共修使她们近在咫尺。

几年前,她还在国内菩提学会共修组学习的时候,组里的一个师兄请她帮忙在上师的慈慧基金会了解一个人,看是不是自己多年前认识的朋友圆如。于是,她去帮助了解的同时也认识了圆如:女,高位截瘫,电话地址详尽。

圆如家和她家不太远,她决定去看看圆如。事先在网络上和圆如约定好时间后,她拎着一袋米和一桶食用油就去了。

在都市近郊的新型居民小区,她按响了圆如家的门铃。有位阿姨(她们这个城市叫阿姨,其实是照顾者)开门请她进屋,指着小客厅里的沙发让她先坐会。

她之前在医院的康复病房见过不少截瘫病人,但是在这样的居民小区中看望一位高位截瘫的病人还是第一次。屋子很小,家具简陋,东西多而凌乱。圆如在洗手间,她坐在沙发上等了很长时间。

似乎过了半个小时之久,圆如坐在轮椅上,被阿姨从洗手间缓缓地推了出来。她观察到圆如用的轮椅是最便宜、最简单的那种,也观察到圆如长相娟秀、五官精致。圆如和她并无陌生感,淡然低述起病史和目前正在进行的康复治疗。她面前的圆如柔软、逸散残香般的薄脆,让她的心不禁有一些揪动。圆如的整个生命被囚禁在高位截瘫之下不能动弹的躯体里。

她直截了当地跟圆如说起《入行论》、介绍菩提学会,她要圆如尽快加入菩提学会学习,只有依靠佛法才能得到新的生命。

不久,圆如进了菩提学会网络组学习,主修加行。

再不久,她离开圆如的那个城市到了海外。海外的第一个菩提学会共修组成立了,她请圆如来海外组一起作为旁听生学习《入行论》。

网络上,她得知圆如坚持康复训练、每天需要站立多少时间,她得知圆如依靠步行器可以走不少路了,她为圆如高兴,相约以后一起去学院;尔后,她得知圆如在菩提学会网络组发心播课、发心统计,她得知圆如进了研讨班,她得知圆如将要成为新一届加行班的主麦员了……

她们之间的话题从之前的康复治疗等日常琐事慢慢转向闻思和发心,再后来,圆如很少提及自己站立的时间和学步的路程。再后来,她们很少有时间联系,甚至不再问安。她知道,圆如的新生命已经破茧而出,她亦心安。

几年过去,弹指之间。

去年年底,她所在的海外国家的菩提学会在上师的加持下,马上要新开第一个网络加行班,她去祈请圆如帮助做主麦,第一次、第二次都被圆如拒绝了,她怕自己的能力有限耽误了师兄们的学修。她再接再厉,祈祷上师加持后不断去祈请,终于圆如说:师兄,我答应你了,答应了我就尽力去做、全力去做。

千里因缘,网络一线牵。圆如成为了她所在国家的加行班主麦辅导员。

网络加行班开学的第一次共修,圆如带着大家学习。她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堆砌、没有矫饰,凭着对法义的理解和内在积蓄的力量,将上师宣讲的《大圆满前行》的重要性“五十万加行对一个人来讲,无疑是驯服内心‘野马’的殊胜手段。我们若想智慧境界得以显露,心性必须要调柔,心性要调柔的话,则必须修五十万加行” 、“我们修任何一个法,都要看基础打得好不好,前行的基础打好了,学起来才会游刃有余”等和大家反复讨论和串习,共修气氛热烈而欢喜。圆如的声音清澈而舒展,发自内心的力量感染着道友们,也深深地使她受益、感动和快乐。

共修结束后,她想如是表达内心喜悦欲舞动般的觉受,她打字给圆如:“师兄,我想请您跳舞,在我们班毕业的时候。”圆如回答:“师兄,我加油。”

以后的每个周一晚上,她都端坐在大洋彼岸的电脑前,听圆如的主麦辅导,圆如的每个字、每个发音她都不想错失,她沉浸在双重的欢喜里。圆如做的主麦PPT ,她看了一遍又一遍;圆如的精进,她效仿学习。因为圆如,她比以前努力了,每一道思考题都做好回答补麦的准备,万一圆如有什么违缘,她可以立即挺身应对。共修的时候,她偶尔也会开小差,想到圆如不便移动的身体,坐在床上几个小时一动不动是不是很累,会不会很渴?特别是当圆如在主麦该说话的时候没有上麦,或者圆如延迟一小会后说“向师兄们忏悔,我刚才有点不方便”的时候,她会担心,担心圆如的麦是不是碰掉了?有没有准备好水杯并放稳妥了?她不停地祈祷上师加持,加持圆如,加持圆如为加行班主好麦。

有一次共修的时候,一位师兄分享了印度佛陀四大圣地的情况并发愿有生之年一定要去这些圣地朝拜,圆如做点评:“非常随喜师兄们,但自己今生是无法实现这样的愿望了……”事后,她和组里的师兄在聊天的时候聊出了共同的愿望:我们加行组的师兄如果以后去印度朝圣,一定约上圆如,我们可以推着圆如去朝圣。

圆如,她在期望将来在蓝毗尼、鹿野苑等处和您共舞了。

圆如,她的心听到的仍是你那般的回答:“师兄,我加油。”

与其说是她请圆如跳舞,还不如说圆如正带领着她、带着加行班的道友们在闻思共修的道场里起舞。

是的,圆如在领舞,她时而热烈奔放、时而百转低回,时而快步、时而轻旋翩跹,千姿百态、风情万种里,优雅的舞者在演绎:“暇满难得犹如优昙花,既得大义超胜如意宝,获得如是此身唯一回,若未修持究竟大义果,我等无义虚度此人身,总集三宝上师悲眼视,愿获暇满实义求加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