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救父

y150308-02

李孟喆

家父李群,58周岁,从事厨师行业近30年,由于是特一级厨师,在社会上闯荡多年,杀业会更重些。爷爷奶奶都是知识份子、大学生,但我的父亲和叔叔都没有走这条路。偶然的机会得知,父亲当时极不愿意从事这个行业,因为他是知识分子家庭出身,一度挣扎过,但最终还是从事了一辈子。这就是命运,这就是业力。在母亲那个年代,从事这样的行业可以吃很多平常人吃不到的好东西,所以母亲感到很自豪,我也是从小就很能吃肉。每次去爸爸的餐厅,他的徒弟都争相给我塞好吃的,对我们母子都毕恭毕敬,用句俗话,感到很有面儿。

当然,这样的家庭必定是最终诸事不顺,隔三差五就会有争吵的。就这样子,几十年一晃就过去了。直到2013年,一起共住15年的奶奶去世,自此我们这个家开始了一系列的磨难。

奶奶去世不久,父亲就多次对妈妈说过,他妈妈走了,他也活不了多久了,他的任务完成了。看着父亲,忽然发现他鬓角的头发白了许多,背影也苍老了。父亲杀业重,但为人很义气,爱帮助朋友。爷爷去世前一晚就想吃玉米羹,爸爸跑遍了我们这每个区的大商店都没有买到,半夜了,万般无奈,爸爸敲开了一家饭店的门,跟老板说:我父亲要不行了,就想吃一种玉米羹,不知道这有没有,我不想让他留有遗憾……我猜测当时的父亲应该已经失望了,但这一问之下,还真有。爷爷吃到了玉米羹,没几天就走了。这回,他的妈妈、我的奶奶也走了。当时我心中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下一个该轮到爸爸了。他其实这么多年一直在撑着,我知道的,因为有他妈妈在。这回他妈妈走了,他的任务也完成了。

一个很平常的日子,犹如晴天霹雳,父亲检查出了癌症:喉癌,中期。前前后后共做了3次手术和一个疗程的放疗治疗。术后恢复得很慢,复查过程也比一般人波折。这个我心里是有数的。因为从我奶奶去世时,我就开始接触藏传佛教,奶奶去世时也很有幸请到一位上师做破瓦超度,去世时神态安详。对于因果,我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无常来临时,做为凡夫的我们仍感到震撼和不知所措。

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一位师兄的阿姨进了重症监护室,她借钱给阿姨放了一万元物命,阿姨第二天就从重症监护转到了普通病房。但我毕竟是工薪阶层,又是年轻人,没什么积蓄,做不到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放生。再说万一家里或我自己再有点什么事,手里没点钱,怎么办呢?我心里挣扎了一宿。

但最终还是决定了,放。即使想留点钱,也是为了父亲走后给他做些善法,为什么不趁他活着的时候给他做呢?!不管能不能给他延寿,至少我帮他放了一部分的物命,即便没救过来,至少也帮他还了点命债。由此,我开始了一路狂奔。

勒紧裤腰带攒钱给父母放生延命的日子里,我把每个月的开销降到最低,家里有WIFI、单位有WIFI,索性取消了每个月10块钱的手机包月流量费。这在原先的我,都是不屑计较的钱。鞋底张口了,也就那么对付着上班;同事结婚,也没钱给份子,先由衷祝福、出席婚礼,想着以后缓过来再补上。人这一辈子,谁还没个三起三落的。但我相信,困难只是暂时的,我有手有脚、有资深的工作经验,怎么都能缓过来,我还真不信过不了这一关。

一度手很紧,每天只吃豆腐脑烧饼。开支前几天,兜里的一元钢镚都很宝贝,由此我明白了货币的价值。一向清高的我意识到了,关键时刻这小小的一元钱甚至可以救命。

在阿依斯德之光放生了一万元的物命,第二天,父亲进行第三次手术。

奇迹出现了。不亲自经历,我也很难相信。术后的父亲气色比以往都好,眼睛很有神。由于病苦的折磨,父亲平时做的一些既定早课也不做了,对佛法丧失了信心。我安慰他,上师都加持了,他一定没事。

从去年8月份一直到今年1月份,我陆续为父亲和母亲放生了3万元物命。我心里有个小小的愿望:放生圆满一个数字,为父亲与母亲延寿;希望上师三宝加持他们延长寿命,福慧增长,闻思修行。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父亲恢复得越来越好,期间有过小小的波折,但都有惊无险。现在的父亲走路有劲,体重增加,功课又重新捡起来了。最近,我又给他们新加了大威德心咒、大自在祈祷文、莲师七句、为去世的爷爷读地藏经等功课。

看到父母很认真地背诵藏文、听到他们说以后再也不杀生时,我心里很安慰。以往很多片段,不时闪过我的脑海……

前几年父母没有这么大信心,奶奶也活着的时候,家里每每乌烟瘴气。有两年春节,我都谎称单位晚上加班,在单位后面的宾馆开个房间做功课:转转经轮、唱诵护法供、普贤行愿品……这样我觉得,我还在坚守某种希望,我不会气馁,因缘不足只是暂时的。

这些年,父母之间的、母亲与奶奶之间的、父亲与奶奶之间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幸福与落败也已经走远。我曾经深爱的家,也已分崩离析。而夹在他们每个人中间的心早已千疮百孔的我,顾及了每个人,却丢了我自己。

我曾经徘徊了很久很久,心里很苦。

在这个世界生存、要求解脱,我们需要有一颗坚韧的心。相信自己,相信上师三宝。遇到人生重大关口却不知如何取舍时,要不断祈祷上师三宝,会看到加持的。喇嘛钦。

欢笑与泪水,早已是过眼云烟。三更富贵梦,也该醒了。未来,我希望自己能够恒时以三殊胜摄持善法。救度生命时,我愿像曾经拼尽全力救度现世父亲时那么卖力。

我相信我一定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