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流浪汉的名字叫朋友

0309-5

梁阁亭

2011年9月,一组题名“真实记录”的人物照片出现在美国各大摄影网站上,在很短时间内点击超过30万,引起很大轰动。这组黑白照片以美国街头流浪者为拍摄对象,用浓烈而强有力的人物特写产生震撼的视觉感受。通过每一张人物的面孔来揭示城市中的另一种生活表情。黝黑的面孔,深邃的眼神,血管暴起的双手,或微笑,或痛苦,或低沉,或发呆。看似波澜不惊,但却直击人的内心最深处。这组照片被推荐参评美国摄影师年度大奖,最终不负重望,拔得头筹。美国摄影协会首席执行官戴维对这组照片更是赞赏加钦佩:“这是一组伟大的作品,用灵魂捕捉住了特殊群体心灵的倾诉。”

获奖后,照片的作者浮出水面,他的名字叫约翰•托里,今年36岁,是十年前的一场车祸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和价值理念。1988年,托里从哈佛大学英美比较学习专业毕业,进入时尚杂志《ELLE》,成为一名优秀的记者和摄影师。每天游走在香车美女之间,品味着美食佳酿,他是成功商人的座上宾,是好莱坞女星的“御用摄影师”。托里的生活可谓春风得意、春光无限。

2002年1月16日,在一次明星晚宴之后,醉醺醺的托里驾车回家。大脑一片空白,车速不断飙升,几乎到了飘起来,但托里对此一点感觉也没有。“砰”的一声,汽车飞上人行道,重重地撞在路边的一个雕塑上。一瞬间,汽车严重变形,鲜红的鲜血顺着车缝往外流……八天后,托里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洁白的房子里,身上插满了管子。身边围了一圈自己不认识的人,一个个衣衫褴褛,却用专注的眼神望着自己,就好像老朋友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八天前的晚上,当托里飞车撞上雕塑时,流浪汉尚•鲍比就躺在雕塑的旁边。他一天没有吃到东西,胃里空当当,想着躺在雕塑的旁边,就可以抵御寒风的侵袭,不冷也就能好受点。刚睡着,“轰”的一下,雕塑倒了,一辆汽车停在自己身前两米处。

“出事了!”鲍比大喊一声爬起来,赶紧呼喊离自己不远的同伴,他们找来几根粗木棍,用力撬开了车体,救出了昏迷不醒、奄奄一息的托里。四周一辆车也没有,这群流浪汉也没有手机拨打求助电话,他们用木棍和自己的薄被褥做了一个简易担架,几个人轮流抬着担架,跑了足足半个小时,才将托里送到了最近的医院。然后,他们其中和托里血型相同的三个人,为失血过多的托里输了自己的血。为了托里能做手术,第二天,他们卖掉了自己身上最值钱的东西,包括尚•鲍比去世的妈妈留给他的一枚珍贵的金戒指。他们换班轮流守着托里,直到现在他睁开双眼。听到这一切,托里的内心泛起波澜,自己以前从没有想过去专注这个群体,总觉得他们脏、没文化、素质低,而正是这群自己看不起的穷人,救了自己的命。

由于碰撞严重,托里的双腿被截肢,双手也经常不由自主地颤抖。托里觉得这是上天对自己醉酒驾车的惩罚,但让他感到高兴的是,他有机会认识了一群朋友,生命中真正意义的朋友。托里开始远离原来的名利圈,他觉得以前那种生活是那么的轻薄,就像天上的浮云一样,风一吹,就不见了。他慢慢走近了街头流浪汉,在手不抖的时候,用笔和相机记录他们的悲欢离合,尽自己的所能去帮助他们。这一关注和帮助,就是十年。

“是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他们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兄弟。不管是谁,绝对不要看不起任何人,除非你正在帮助他们;永远不要俯视他人,除了你正在拉他们起来的时候。我倾注我的身心和灵魂去捕捉人类最真实的本性。”接受《时代》杂志采访,约翰•托里一脸平静,他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应该做的。

由于约翰•托里的照片,有很多富人开始反省自己的价值观,并开始日积一善地去帮助自己城市的流浪汉,让自己的心灵丰盈和纯净,一些地方政府也开始出台政策,给流浪汉一些补助和人文关怀。

美国摄影协会还准备将约翰•托里的作品参评2012“IPA国际摄影大奖”。看到自己的流浪汉朋友境遇越来越好,托里发自内心地高兴:“这比作品获奖要重要得多,因为对于我,这群流浪汉的名字叫朋友,心灵相助的朋友。”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4202ef0102dvv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