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藏传佛教:何为幸福之道?

What Tibetan Buddhism Can Teach Us About Happiness

作者:卡洛琳·格雷戈尔

Carolyn Gregoire

y150305-01

作者简介:

卡洛琳·格雷戈尔(Carolyn Gregoire),《赫芬顿邮报》的资深撰稿人,所著文章涵盖心理学、神经科学以及心理健康等领域。她参加过微软全国广播公司节目[MSNBC, 由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和微软公司联合开办],以及美国最受欢迎的早间节目今日秀(TODAY SHOW)等。此前,她曾供职于美国著名杂志,包括《黑皮书杂志》(BLACKBOOK MAGAZINE)和《名利场》(VANITY FAIR)。

 

藏族文化,处于世界上最偏僻地区的文化之一,这儿可能蕴涵着其他地域的人们一直在寻找的幸福秘诀。这部分归因于地处中国边隅,藏族人一直守护着一种深刻、保存完善的智慧传承——仅在当前才被现代科学跟进。然而,随着“正念的革命”在西方广泛传播,以及越来越多的研究经费被用于研究禅修和慈悲利他的学科,这一古老传统的窍诀终于在全球范围内逐步获得认同。

乔·劳兹奥(Joe Loizzo)是那烂陀冥想科学院(Nalanda Institute for Contemplative Science)的创立者,他在受访时告诉《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西藏拥有最伟大的宝藏——即由内而外调伏心智的古老冥想知识、科学与智慧”;“从口口相传的知识到技能,藏族人的传承从无间断……在医学和心理学方面都是如此。”

早期印度文化形成了正念训练的公共体系——包括古典瑜伽和藏传佛教的心智训练,这确保了冥想和保持积极性的技巧能被教导给每个人,劳兹奥解释说。

劳兹奥是一名接受过哈佛训练的精神病学专家,也是在哥伦比亚大学受训过的一位佛教学者,他的职业生涯一直致力于融合“科学与灵性”,即将禅修的古老教言引入现代西方精神疗法及预防医学。

“越来越多的共识认为我们需要重归禅修传统的指引,这项古老的智慧提醒我们放松、专注、向善、保持平和;而与之相反,现代‘智慧’则提倡人们一定要奋力向前、迈入未来。我们正逐步认识到,若依后者而行,无论对整个人类文明还是个体的心智发展,均为不可持续,这样只会消磨、瓦解我们自身,一如它正将这个星球耗损殆尽。”

劳兹奥多年来师从于客居印度以及西方国家的藏族上师们,他深信:注重正念觉知训练和慈悲的藏传佛教传承,能够教会我们所有人如何更好地生活。

以下为藏传佛教的四则精华教言,有助于追求个人快乐

 

熟识自心

按照藏传佛教的观点,想要快乐,我们需要两种重要之事——正念觉知和慈悲。劳兹奥解释说,这一理论认为,专注和慈悲的结合(二者皆可通过诸如禅修之类的冥想修习来构建),有助于将大脑带入最具可塑性、增长性的状态,进而有助于更高阶的心识发展。

如劳兹奥所述,禅修——“一项安静而平和的日常工作”,正是藏传冥想科学的基石。通过禅修练习,我们能够逐渐克服恶念和惯性情绪反应,进而开始以更平静、专注的心态生活。

“首先,请放松,尽可能地保持自然和旷达。从你习惯性焦虑自我的束缚中静静松脱,放下一切贪执,放松地安住于你的真性之中。”索甲仁波切在《西藏生死书》中如是建议——这是一本有关禅修和藏传佛教哲学的指引。“把你经常情绪化、被思绪驾驭的自我,想象成太阳下的一块冰或黄油。如果你感觉苛刻、冷漠,就让禅修的阳光融掉这种侵扰。”

研究证实:这项历经时间考验的策略(禅修)有助于稳定情绪和提升大脑产生快乐的能力。研究显示,对于减轻焦虑和抑郁,缓解压力感、孤独感以及促进情绪健康,禅修皆可发挥效果。

在2012年出的一本书《持久的快乐》(Sustainable Happiness)中,劳兹奥写道:“人类拥有治愈自身和扭转人生的无限潜能,这是20年的研究和上千个案例给我的信心,不可动摇。”

 

恒时奉行慈悲

东方的灵修传承大都有某种形式的慈悲或“慈爱”修行。佛教中有一种专修慈悲的禅修——慈心修法[译者注:又称:慈悲观禅修、慈心禅(mettā-bhāvanā)],该法门包括善待自己、爱人、社群成员以及憎厌之人,最终达到善待一切众生。藏传佛教中,僧人们修持自他交换法(tonglen),即通过吸进痛苦和呼出快乐的修持,为所有众生减轻苦难并传播和平。

谈及慈心修法实践时,劳兹奥说:“藏族人的不凡之处是,他们拥有一种被我本人称之为‘强力版’的这一佛教流派,这些修行能使我们扭转将生命作为一场战争,一种与其他所有人竞争的生存意识,而进入到一种与朋友和更宽广世界相连的共同体验。我们已经学到了这一点,它对于我们的生活质量和生命意义的个人感受,都极为重要。”

藏传佛教设计出各种各样有效的方法来帮助人们学习如何变得更加慈悲,如今这些方法已在西方国家得到应用。埃默里大学2012年的一项研究显示,源于古老的藏传佛教修法的慈悲训练可以提升同情心,其他研究也表明,关于慈悲的禅修能提升正面情绪,并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融洽。

 

和助力人生旅程的他人结缘

佛教传统中的“三宝”包括佛(榜样)、法(道路)、僧(团体)。在这一传统教义中,对于快乐、有意义的生活而言,团体和其他任何一个因素同等重要。单凭己力很难提升快乐和幸福,你还需要他人的支持和关爱,以及一种集体归属感。

“现代神经科学告诉我们人类的神经交错,的确是高度群居性的动物,” 劳兹奥说,“当我们努力地去做一件事时,我们会更快乐更健康……我们应该学会以开放和积极的心态与他人共处,去应付和解决日常交往中的磕磕碰碰,并始终保持一种正面联结。这正是我们在灵修团体中修行的内容。”强有力的社会支持网络同时也能给健康带来一系列好处,包括压力的减轻和寿命的延长。

 

直面死亡,无惧于彼

西方文化中,人们对死亡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体现为恐慌和抗拒,并且,这会有意或无意地招致我们终生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但是,藏传佛教哲学一项核心方面,是坚信人们理应坦然接受死亡,以及认为死亡可以成为一段未曾虚度人生的“宏大成就”。虽然这种态度部分源自对“转世”的笃信,但是,为了更好地接受此刻的生命无常,并非一定要你相信会有来世。藏族人相信禅修能够有助于我们学会对待生与死的本性。

劳兹奥照料一些慢性病患或绝症患者时,除了禅修和修持慈悲,他还会遵循一项传统的藏传实践,即询问人生的一些大问题:在你的生命中,始终有意义的是什么?你如何面对自身生命的无常以及无可避免的死亡?

“能够坦然理解死亡,从而活在当下……一些妇女说这给予她们的生活一项新的可能”,劳兹奥说,“古老的(佛教)传承将死亡过程的探究变成一门科学,并且从中发掘意义……这种直面现实的方法,即便部分会使人恐惧,但却具有巨大的治愈潜能。”

对这些问题的探询有助于人们接受那些无法改变或不能控制的状况,而佛教的教导始终被奉为减轻痛苦的钥匙。如今,这门悠久的学说有了科学的支持:澳洲研究人员的一项近期研究表明,人们在晚年生活的艰难变化中——转入住院护理、逐渐失去自理能力时,如果接受了那些不可改变之事,则可预期到会显著提高生命的满意度。

 

文章来源: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4/02/06/buddhism-happiness_n_4719588.html?utm_hp_ref=third-metric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李燕

一校:张欣、歌者

二校:圆莉、圆阳

终审:圆增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mailto: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