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记录:违规驾驶遭车祸 大悲神咒救两命

慧嘉

摘自《我的修行记录》

2014年2月28日,作为一名小义工的我,那天正赶着去参加中山市首届传统文化论坛的会场进行演练。由于地处镇区,人生路不熟,下车正彷徨之际,刚好一位客户打电话咨询业务,更巧合的是,他的妻子就住在会场附近,因而他推荐我坐6元摩托车,转眼便可到达。

搭上车,但摩托车大叔没给我头盔,但眼看周围的乘客都是没带头盔的,我也不好意思多言,如同平日般一路欣然地持着大悲咒。

但摩托车大叔由于贪快,突然急转弯企图从马路中央穿插到人行道中,接下来我突然感觉到后背一股强大的推力,眼前一片混乱,而我自觉身体慢慢地下坐,然后着地。我下意识地说了句:阿弥陀佛!发现自己已经坐在地上,身后是一部车头损坏了的白色小轿车,摩托车大叔已趴在三米远的路中央,而摩托车抛到了马路对面约八米远,零件洒落一地,小车的护壳也严重变形。原来我亲历了一场车祸,而且还没死,基本做到99%的毫发无损,更庆幸的是我是一直大悲咒不断直到安全地“坐”在了地上。说到此处容我惊叹并强调一下大悲心陀罗尼经上所言真实不虚:念大悲咒的人,不受十五种横死,且得十五种善生。

我立刻起来拍拍屁股,只是轻微的肌肉酸痛感(平日被笑大屁股这次终于派上用场了)。发现自己的手擦伤了2个可忽略不及的血印子,手肘也是轻轻擦伤,一张创口贴足矣覆盖之。于是我冲去看看大叔,发现他一动也不动,而从小轿车冲下来的姐姐也一个劲地说对不起对不起赶到大叔身边,她很慌张地解释到,她也是赶来做义工的,没想到大叔突然转弯,刹车不及撞上了。

原来我们是“一路”(都是为了做义工而赶到会场),于是相逢恨晚了几秒。大叔一直保持趴着的姿势,见大叔身边没有渗出血,但我们也不敢移动他,怕他骨折。于是打了120和叫上交警,等候救护车赶快出现。

0310-2

救护车到场后,大叔慢慢坐了起来,但手脚还是因为惊吓过度而颤抖,对着撞上我们的姐姐(后来知道她名字叫娜娜)喊了几句:“干嘛撞过来呀?没看到的吗?”娜娜就一个劲地赔礼道歉,虽然我们都明白,责任是在大叔那里。

上了救护车,我跟娜娜说:虽然责任在大叔那里,但他经济条件应该不怎么样,可以的话帮他支付医疗费吧,需要的话找我。这算是了了业,我们别结下恶缘就好。”娜娜也很赞同然后随即上车。

这时,路边的看客们开始热闹起来了,然后围着我做“焦点访谈”,惊奇我为啥没什么伤反而像个打酱油的。我说:“我是念佛的,当然没事啦!”这时,交警也赶来,问路人:“伤者呢?”我便走过去说:我也算是“伤者”。他也疑惑地打量了我一下,可能他比较少看到如此类型的案发的伤者能精神抖擞地站着描述案发经过。

后来得知大叔也只是皮外伤,平安无事。

车祸“终于”在我30岁前发生了。几年前,被路过的算命先生说了几句,其中一句说:你30岁前有一个“关口”要过车祸关。本来我可以一笑置之,但随后他把我不知道的事情也说出来了:说我奶奶几十年前曾经堕过一次胎,还有其他的事情,当场都得到我奶奶证实,所以这事成了问号留在心中,却因为这次车祸而被勾起。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就连义工会场也因为其他原因当晚就转移到别的镇区,仿佛我们匆匆赶到这个案发地就是为了“了一个车祸的业”。但相对严重的车损情况下,我与大叔都无大碍,而且在车撞过来的瞬间,我是明显感受到身体是慢慢地平稳地着地。感恩佛菩萨的慈悲护佑。人生匆匆数十载,恩爱情仇在无常面前真的很苍白无力。但此生能得闻佛法,在路上幸得善知识结伴同行与佛菩萨慈悲爱护,更坚定了我持大悲咒直至往生的决心。

在守月亮师兄的净土群里做了看客多年,从师兄们的精进修行的感应录当中不断地吸收着一份份正能量。因此,我应以自己的几处经历,回馈大众。以下点滴,虽无有殊胜之处,亦非奇异。但希望能为各位提供前进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