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神变月荷兰菩提学会放生

(荷兰) 益希洛吾

还在南京菩提学会时,每次学会组织放生,我都十分欢喜,并会早早到放生现场帮忙。每当看到生命被放回到长江时,心里真的是十分欢喜。但来到荷兰虽然已经半年,却从来还没有参与过放生的活动,心里一直惭愧万分。所以,自从上次在圆证师兄家共修后得知本周末会有放生,一早就在心里向上师三宝发愿要参与到放生的活动中来。

从我居住的瓦赫宁恩到鹿特丹路程要将近两个小时,为了能够参与购生,我和同校的郭师兄商量八点半要上公交,争取十点半到达。谁知一路波折,火车在路上故障,前后耽误了将近一个小时。到达鹿特丹车站时,师兄们已经购买好放生的物命,在等车前往放生地点,Hoek van Holland Strand.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放生的地点也曾经投放过龙王宝瓶。2014年夏天,上海的心瞾师兄发愿带往荷兰一尊龙王宝瓶进行投放,而这一尊也是心瞾师兄等人发愿在世界范围内投放的第一尊。

y150303-01

海边的风很强,到达放生地点后,大家赶紧找了背风的地方,准备清点物命,并为他们解绑。

y150303-02

我满心欢喜的为蛏子剪开网兜,但是却伤心的发现,绝大多数蛏子的外壳已经破碎了,而筋肉也只是勉强的与外壳还联系在一起。我们只好更加小心,生怕再为它们带来更多的伤害。也希望以此放生的因缘,能成就我们彼此的无上菩提。

y150303-03

随后,大家又将物命整齐的放在一起,并为它们泼洒了甘露水。我看着圆证师兄手里那壶甘露水问到:颜色好重啊。圆证师兄答:这个甘露丸放的多,特别浓。我心想,嗯,浓的好,劲儿大,加持也大,每一个都要加持到,都结上缘,来生都得出家修持净戒。

y150303-04

我问师兄,这个大贝壳是什么?师兄说:“是牡蛎,你肯定吃过的。”

“我可没吃过。”我瞬间反驳道。

当然,牡蛎我是吃过的,只是我忘了,于是就不经意间妄语了。想想自己也是可恶,在唇齿之间夺取这么多生命,但一时都难以想起自己曾经这样做过。而无始以来,我们杀过、吃过的众生又何止几只牡蛎,这一笔一笔的帐又该怎么算呢?世尊多生累劫为众生一次又一次的布施过生命,我们怎能去吃众生的肉。

感恩圆证师兄,一语点醒我。

大家凑在一起,认真的为物命念起放生仪轨。有时我觉得,这放生仪轨,不单单是为待放生的物命念诵的,也是为尽虚空遍法界的众生所念,更是为我们自己而念,为尘劳而锁的我们,其实也是有待被释放的有情,不是么?

y150303-05

更难得的是,阿姆斯特丹的艾丽师兄带着同是三宝弟子的先生来放生。大卫师兄并不认识汉字,但是却一直站在艾丽师兄身边,静静的等着大家念诵完毕。

y150303-06

念诵之后,师兄们一起将物命抬到海边。今天的海风特别的强烈,但是大家还是满心欢喜的将一条条物命放归大海。

y150303-07

我想,作为一名三宝弟子来讲,能够切实利益众生的那一刻,应该是最开心的时刻吧。我真是幸运,能认识这样一群道友,让自己在寻求解脱的道路上不那么孤独和无助。

y150303-08

愿如海的有情众生都能早日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