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住在赡部洲——修行解脱方为上

Lozang Hau

 0304-3-1

古印度的“世界地图”:中央是须弥山,四方为四大洲,每个大洲左右各有一小洲。

 

藏  文:0304-3-2

罗马拼音:dzam bu ling (dzam读如“暂”。)

汉文意译:世界

笔者曾介绍藏语中“世间”称为0304-3-3(jig ten),字面意思是“坏灭的所依”;1此外,藏语中还有“世界”一词(藏语“世间”与“世界”的差别,与汉语相似)──0304-3-2 (dzam bu ling),或简称0304-3-4 (dzam ling),字面意思是“赡部洲”。

“赡部洲”是什么?原来,古印度人相信,世界中央是巍峨的须弥山,须弥山四面环海,四方有四大部洲,分别是:

东方:东胜身洲,此洲土地广大,人民身形殊胜,故称胜身。

南方:南赡部洲,此洲有一棵巨大的赡部树,因以为名。

西方:西牛货洲,此洲多牛、多羊、多珠玉,以牛作贸易而得名。

北方:北俱卢洲,俱卢意谓“胜处”,四洲之中世俗果报最胜,故名。此洲人民寿命绵长,乐多苦少,但也因此不思解脱。即使佛陀出世,必不生此洲,若人投生于此,被视为“八难”或“八无暇”(八种没有空间接触佛法的情况)之一。

日、月、星辰都围绕着须弥山运行,普照四大洲。四大洲周边各有二中洲与五百小洲,大洲和中洲都有人居住,小洲则不一定。

其中,南赡部洲就是我们所居住的空间。除了说是从此洲独有的赡部树(又译“阎浮”,乃梵语jambu之音译)立名,也有谓从赡部树下海底所出之赡部檀金(又称阎浮檀金、胜金)立名。传说赡部檀金是十分优质的黄金,因此一部藏文典籍赞颂红度母(观音菩萨的化身之一)身相道:“赡部黄金珍珠等等之、顶饰耳颈手足作庄严;髋骻腰间乳间以花鬘、红莲严饰尊前我礼赞”。

古印度这种世界观,明显不合现代的科学观察。学者认为古印度人把喜马拉雅山理想化为须弥山,赡部洲正是位于喜马拉雅山南边的印度半岛;北方俱卢洲此一乐土,则反映了印度人对雅利安族故乡的怀念。

对于赡部洲的确实位置,主张是印度、亚洲或整个地球的都有。印顺导师《佛法概论》指出,有关四洲的描述,与古印度周边地区的情况相符,将之定位在印度比较稳妥,但我们无须过份执着要深究这题目,因为“佛陀为理智的、道德的宗教家,有他的中心工作,无暇解说天文与地理。佛法中的世界安立,大抵是引用当时的传说。如要为这些辩说,那不但不能会通传说,而且根本违反了佛陀的精神。”

须弥四洲之说,在佛陀以前已经存在,他只是随顺当时的观念。事实上他要教的是解脱之道,根本没必要与时人争论地理知识。何况,佛陀开示了三千大千世界的存在,也在《华严》等经内提及他方众多国土,显示他洞悉宇宙的实况,只是这与个人修行无直接关系,不须解释太多而已。

《箭喻经》正表现出佛陀此一现实精神:经文记载有人向佛陀问了一堆形而上问题,坚持若佛陀不详解便不随之修行;佛陀只是回答,若有人身中毒箭,坚持要查明谁人射箭、弓和箭的质料、制箭者的背景,之后才愿拔箭求医,那么真相还未大白之前,他必已毒发身亡。

同样地,我们身陷轮回苦海之中,外受地水火风威胁,中受生老病死逼迫,内受五毒烦恼煎熬,当务之急是致力修心修德,培养慈悲智慧,以求解脱生死。佛经记载,南赡部洲住民能修善行,故有佛降生,于出世间法层面比其他三洲更殊胜。若非过往生曾积集一定的福德善缘,今生绝不可能生于佛法流传之地,故我们更应珍惜修学佛法的机会。若虚耗此生,未来生即使不堕恶道,也不一定可再生南赡部洲。

无论如何,现代藏语中以“赡部洲”表示整个世界。世界性的组织或活动,名字中有“世界”的,藏语多以dzam ling对译,例如“世界杯足球赛”称为dzam ling bum pa’i kang tse po lo’i dren dur (赡部洲杯足球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议保育本土语言的“世界母语日”称为dzam ling yum ke nyin (赡部洲母语日)。试想像,若汉语也把“世界”和上述词语讲作“赡部洲”,是多么的有趣!

 


1 〈世间终须坏灭?〉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0925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1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