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行

y150224-01

(澳洲)仁真措

她的中文名字和英文名字,我们菩提学会的师兄都不知道,大家都只记得她的法名:本尼。

本尼介绍自己的时候总会说:我叫本尼,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本,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尼。我这个人很笨,是个“笨尼”。

本尼家离我家很近,自从半年多年前认识本尼之后,她就源源不断地往我家送东西,直至我们家本来很空的柜子全部塞满、储藏室也塞不下为止…… 常常是我说少什么要去买,第二天,她就会送来,还会说自己正好多一个、正好要扔掉、正好路过你家……

言归正传,本尼是通过国内家乡广西菩提学会发心师兄的介绍,找到澳洲菩提学会的,她说她一直想要修加行,整整找了两年,现在终于找到了组织,可以和大家一起修行了。对于学修的机会,她格外的珍惜和虔诚,多次发愿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要圆满修行。

除了学修加行,本尼还是地方组《入行论》的旁听生,为了按时听课她甚至辞掉了周日的工作,和地方组的师兄们一起学习《入行论》。

本尼刚开始报名加入菩提学会的时候,几乎所有和学习相关的技能都不会,不会用电脑、打字、上麦、收邮件和回复邮件,也不会做课后思考题,自从参加学会的学修后本尼就找师兄们帮助安装下载必需的学习工具,开始学习使用电脑。因为在海外生活了几十年,书写汉字困难,刚开始学习的时候本尼根本找不到课后思考题的答案,她就在共修后找师兄们单独补课学习做思考题,她常常为自己占用师兄们的时间感到不好意思,总是满脸羞涩地跟大家道歉说:“我真是个‘笨尼’啊!”

不会上麦的“笨尼”,真的用最笨的办法努力,她先是学会手机的录音功能,在共修前把自己的共修串讲内容念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在多个录音里选出一个和串讲时间正好符合的,请师兄们在共修的时候帮她播放。一个学期过后,“笨尼”一点也不笨了,可以和其他师兄一样,上麦复述、串讲、回答思考题。但是,她还是很谦虚地说:“我很笨啊。”

本尼的内心牵挂着每一个人,入行论地方组共修的时候,本尼总是扛着大锅来,里面装满她做各种食物,她担心远途来的师兄中午没有吃好饭,也担心在道场发心的师兄太辛苦顾不上吃饭……她还主动承担分管接送居住在南区来参加共修的师兄们,即使对那些刚加入学习的旁听生,她也都会在共修前主动与他们联系沟通学修事宜。

因为平日需要打工,加之每日的顶礼、念诵等修行的任务,本尼晚上的睡眠时间较少,由于劳累和睡眠不足,本尼共修的时候有时会发困,这时她总是让自己站一会儿避免共修时打瞌睡。

虽然如此,本尼师兄的学修进步却很快,从刚开始的学习难、不懂、不会,到现在和师兄们并驾齐驱,甚至遥遥领先。本尼师兄的膝关节不好,在顶礼的时候会很疼,但她顶礼的实修数量却在我们加行组排第二名,参加《入行论》地方组的共修时,她也尽量参与思考题的回答,大家都非常的随喜赞叹她。

愿力则行有所依、行立则愿有所成 。前不久,在地方组共修的时候,本尼向大家分享了她内心殊胜的愿望,她发愿在加行修圆满之后,要圆满的人生殊胜大愿。在场的师兄们都深深地感动并祝福本尼师兄。有师兄这样的行,还有什么样的愿满不了呢?!上师知!

2015-2-20于悉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