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化故事的启发

0225-3

慈诚罗珠堪布

神奇的幻化故事,全世界的人都被轮回骗了。

阿底峡尊者,印度人,为藏传佛教后弘期举足轻重的代表人物。在西藏期间,他给后人留下了无数珍贵的窍诀与法门。其中有些是他自己亲自撰著的论典,有些是他和弟子之间的对话问答。他创立的噶当派法门包括父法和子法。其中的“父”,是指阿底峡尊者;“子”,则是指他的学生、弟子。阿底峡尊者宣讲的法,称为父法;他的弟子宣讲的法,则称为子法。《修心八颂》与《修心七要》,都属于子法。虽然父法与子法都讲述了一些理论,但最主要的内容,还是强调实修,尤其是菩提心修法。

在《父法》的第十五品里,讲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本篇故事所蕴含的道理,属于显宗中观。通过分析故事内容,可以了解到:世界的真相,人生的本质,真的就如中观所讲,是如梦如幻。

证悟空性有各种各样的方法:大圆满,是通过上师的加持和自己的信心来证悟;一般密宗,是通过气脉明点的修法来证悟;中观的证悟,则需要依靠以龙树菩萨的论典为主的各种显宗理论来推理。

空性修法非常重要。我平时最强调的,是出离心与菩提心,然后在此基础上,介绍了一些中观修法,大圆满修法基本没有涉及,但中观修法与大圆满修法的有些地方是一样的,二者相互依存、不可分离,中观离不开大圆满的境界,大圆满也离不开中观的修法。法王如意宝很多著作的最后,都是讲大圆满,但在正式讲大圆满修法之前,都会讲中观理论,因为中观修法不但能力超强,加持和功德很大,而且与大圆满之间,也有着密切的关系,证悟以后基本上分不开。所以,我们一定要重视中观空性的修法。每个人都要做好安排,赶紧修完菩提心与出离心,然后再修空性,这非常重要。

一、缘起

阿底峡尊者最重要的首座弟子,叫仲敦巴。他虽然不是出家人,而是居士,但修行却非常了不起,是货真价实的观世音菩萨化身。

为了我们这些智慧浅薄、没有福报,见不到过去的佛菩萨化身,虽然懂得如何赚钱、做生意,却对解脱、空性一无所知的人,仲敦巴尊者假装糊涂地在阿底峡尊者面前请教了很多问题。就像当年释迦牟尼佛传法的时候,文殊菩萨、弥勒菩萨等为了解答以后众生的各种疑惑,也经常在佛面前请教问题一样。

下面是仲敦巴尊者请教阿底峡尊者的一系列问题,其中问者为仲敦巴尊者,答者为阿底峡尊者:

问:产生贪心和嗔心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答:生起嗔心与贪心的时候,要把它看作是如幻如化的。

问:幻是什么呢?

答:幻有时候是念咒产生的幻觉,有时候是依靠药物而让人产生的幻觉。

问:化是什么呢?

答:化其实是不存在的东西,虽然不存在,却可以显现为各种各样的现象。

问:这些幻觉产生的根源是什么呢?

答:根源就是执着,因为有执着,所以就会产生这些幻觉。

之后,仲敦巴尊者请阿底峡尊者讲了一个幻化的故事:

二、故事

释迦牟尼佛住世期间,古印度有六座人口大约数十万人以上的著名大城市。舍卫城,就是其中之一。

舍卫城是当年离释迦牟尼佛的居住地很近的一个城市,佛陀和弟子经常在此出入,律经当中的很多公案也发生在这里。

当年舍卫城中,有一个非常厉害的魔术师、幻术师,名叫善月。他有一个朋友,名叫吉祥。吉祥一家有三口人——吉祥、妻子与儿子。

有一次,善月告诉吉祥:“你也学一点魔术吧,将来会有用的。”但吉祥对魔术不感兴趣,他非常喜欢马,一直想买一匹良驹,便直言不讳地对善月说:“学魔术干嘛呀,还不如买一匹马。”

为了打击吉祥不想学魔术的想法,善月打算幻化一个魔术来愚弄一下好友。

一天,吉祥一家人刚吃完早餐,他妻子正在厨房清洗锅碗,吉祥则在门外纺织毛线。

这时,善月骑了一匹非常漂亮的马过来,对他的朋友说:“你不是想买一匹马吗?想不想买这匹马?”吉祥说:“我的存款买不起这么漂亮的马。”

善月说:“没关系,这匹马可以换你纺的毛线。”吉祥心想:善月可能不知道这个毛线不值那么多钱,居然要用好马换我的毛线,那我不如将计就计,用毛线把他的马骗过来。于是,二人一拍即合。

善月紧接着说:“既然你想买这匹马,那就先试试这匹马跑起来的速度快慢、感觉如何吧?”

此话正中吉祥下怀。他赶紧跨上马鞍,准备扬鞭策马、奔驰而去。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刚刚骑上马鞍,马就不由自主地开始疯狂飞奔,完全无法掌控。失控的马一路狂奔,带着吉祥翻过一座座他从未去过的高山,穿越一片片他从未见过的丛林。最后太阳落山时,终于来到一座茂密的森林当中。除了抬头可以看到天空,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两边是高耸的悬崖,中间有一条水势湍急的河流。不时传来老虎、狮子等野兽的声音。

吉祥被恐怖、绝望紧紧地包围着,后悔万分:不该贪图便宜买这匹马,更不该骑这匹马啊!

正当他伤心、害怕到无以复加之际,忽然发现森林当中在冒烟,好像有户人家的感觉。

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他紧赶慢赶地往冒烟处走去,结果看到一个小木屋。

吉祥仿佛绝处逢生,兴奋地拼命敲门。敲了半天,出来一个女人。他心底深处立即冒出一个反应: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有人,会不会是鬼呢?我今天住她家,会不会把我吃掉呢?毛骨悚然的感觉又一次生起,但他转念一想:反正在外面也会被老虎、狮子吃掉,既然无处可去、无路可退,只有死路一条,还不如住她家。

走进房间,看到里面还有三个女人。据介绍,她们都是开门那个女人的女儿。

女人接着问他:“谁把你送到这个地方来的?这个地方可是任何人都进不来的啊!”

吉祥便将事情原委一一向她道来。

讲完后,女人告诉他说:“这是个从来没有外人来过的岛屿。我也不知道我的祖先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打我记事起,就没有见过外人。丈夫死了以后,就剩下我们孤儿寡母几个了。你如果想回去,我可无法帮你,因为那是不可能的,在回去的路途当中,你就会被老虎、狮子吃掉!还不如留下来,与我其中的一个女儿成家。”

吉祥想了半天,也别无选择,只好乖乖地留下来与其中的一个女儿成了家,并生了三个孩子——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在这偏僻荒凉的地方,过起了简单平常的生活。

后来,三个女儿的母亲,也就是吉祥最初见到的那个老女人死了。

时间一天天流逝,几十年的光阴过去了。随着三个孩子的逐渐长大,吉祥也慢慢地感觉到自己老了——头发白了,牙齿掉了,满脸都是皱纹……人生大部分的时间,就在这个与世隔绝的森林当中度过了。

一天,他妻子到山上砍柴,三个孩子在树林里的河边玩耍。

忽然,其中的小儿子不小心掉到了河里,被汹涌的浪涛席卷而去。吉祥连忙跳到水里去救孩子。不想,大儿子为了试图去救弟弟,也慌忙跳入水中,结果又被水冲走了。

老吉祥当即愣住了,就像《唐山大地震》中左右为难、不知所措的母亲一样,犹豫着不知是救大儿子,还是救小儿子。迟疑了好一会,当他决定去救后面的孩子时,已经来不及了,刹那之间,两个孩子都被咆哮的洪流夺去了生命。

真是祸不单行,正当此千钧一发之际,又来了一只老虎,张口衔走了岸边的女儿。

绝望的吉祥只觉得天昏地暗、生不如死,他已经没有力气挣扎,只有任凭波涛把自己冲走。没想又被冲回了岸上。精疲力竭的吉祥趴在岸边,声嘶力竭地嚎啕大哭。

这时,他妻子背着一堆柴禾从山上回来了。

听了吉祥的哭诉,妻子悲恸欲绝,顿时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毫不犹豫地跳河自尽了。

最后,森林中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他一边没命地痛哭,一边毫无目的地在森林里狂奔。结果走到了森林边缘,并回到了他以前的家里。

到了以前的家门口一看,他过去的妻子还在厨房里,一边清洗锅碗,一边高兴地唱着歌。

吉祥失望极了,怒气冲冲地对过去的妻子吼道:“我失踪这么久,受了那么大的痛苦,你居然一点都不伤心,不但不来寻找我,居然还在怡然自得地唱歌!”

不明就里的妻子心想:他是不是发疯了?或者产生了什么幻觉?我明明看到他一直都在这里纺毛线,根本没有挪开过一步啊!

于是问他:“你怎么了?你怎么会说你失踪了呢?你根本哪里都没有去,一直在这个地方啊!刚刚我们还吃了早餐,我的碗都还没洗完呢!”

吉祥当即倒抽一口冷气:“按照你的说法,我是产生幻觉了。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么多年来每一年的12个月,每个月的30天中每一天的每个生活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从妻子母亲的离世,乃至三个孩子以及妻子的死亡,都是我亲眼目睹,而且都是那么真实,这怎么可能是幻觉呢?不可能!”

妻子说:“如果你不信,可以到外面看看。你没有纺完的线还原封不动地在那儿呢!你可能被你朋友骗了。”

他出去看了一眼,确实没有纺完的毛线还在那里。他也依稀记得,他纺线的时候,朋友骑了一匹马来到他家门口,当时他妻子正在厨房里洗碗。

他开始相信自己的确产生了幻觉。

之后,他又从森林当中那个没有牙齿、满头银发的幻觉中的生活,回到了年轻力壮的现实生活当中,二者的差距实在太大,所以他只有慢慢适应。

适应了三、四天以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被朋友的幻术骗了。

又过了几天,善月来了。

见到吉祥,善月故意问道:“好多年没看到你了,很想念你哦!这么多年你到哪里去了?”

吉祥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股脑地讲给善月听了。

三、喻义

善月听罢告诉他:“你经历的一切,都叫做幻像,都是我变化出来的。当时你不学幻术,只想买一匹马,我便故意让你产生幻觉,你才有了这些经历。你一直坐在这个地方,一步都没有离开,怎么可能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呢?幻觉持续的整个过程,连一个小时都没有,又怎么可能过了这么多年呢?所以,你生命当中的三个儿女,以及女儿的母亲等等,都是你的幻觉。但你一定要知道,不仅是你幻觉中的经历,包括现实生活中我们看到、听到、接触到的一切,包括舍卫城在内的印度各大城市、所有的山河大地以及生活在大地上的生命等等,都与你在森林当中经历的生活完全没有差别,都是虚幻的幻觉。

我的幻术仅仅欺骗了你一个人,而这个大环境的幻术,却欺骗了三千大世界的所有人。除了佛菩萨的化身以外,所有凡夫都认为世界是真实的。对我们凡夫来说,从无始以来流转到现在,轮回的现实生活是非常真实的。我们会觉得,现实生活中的每一个生活细节都很实在。但这个真实的现实生活,与你在森林当中自认为实实在在的生活完全一样,都是假的,都是幻觉。

轮回中的生老病死、亲朋好友、远方故乡、时日长短等等其实并不存在,就像你在森林当中头发白了、牙齿掉了、满面皱纹的晚年并不存在;森林当中五个亲人的死亡并不存在;森林里上有老,下有小的一个家庭并不存在;呆了几十年的故乡——森林小岛并不存在;森林里的日出日落、白昼夜晚并不存在一样。虽然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看不到任何假的痕迹,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还没有从轮回的梦中醒过来,没有从轮回的幻觉中走出来而已。

你已经从小的幻觉中走出来了,你知道小幻觉中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想从大环境当中的幻觉中醒来,就需要闻思修。

首先,你回来的时候,第一次听到妻子告诉你:你哪里都没去,那是你的幻觉或者是你发疯了,那些经历都是假的。这叫做听闻。就像我们第一次从佛或者上师那里听到中观理论时的第一反应,一听说世界不存在,因果不存在,包括我们自己也是空性时。我们也会像你抗拒妻子的说法一样驳斥道:现实生活这么真实,怎么可能不存在?!

但是,真理不但永远真实不变,而且会越来越清晰。随着你听了妻子的话以后,经过反反复复的思考,实在找不到理由来回绝妻子的说法,故而最终慢慢地说服自己:原来我真的没有在森林里生活,那都是我的幻觉,一切都怪我的朋友,如此这般,你就明白了道理,之后恍然大悟。这是思维。

我们常说闻思修行,其中的闻思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听闻,则即使我们念佛、磕头、修桥、修庙、铺路、做功德、当义工……积累再多的资粮,都没有人告诉我们世界是假的。我们的一切,都建立在虚妄之上,也不会接触到空性、光明的概念。之后,还要依靠各种推理、思维方法去遣除疑问,这样才能彻底明白世界确实不存在。

你回家后,从你原本认为真实的森林生活,回到现实生活当中,逐步消除森林生活后遗症,彻底明白森林生活是假的幻觉,其间所经历的四五天的适应过程,叫做修行。

听了朋友的话,吉祥也深思道:是啊!虽然我觉得森林中的生活与现实生活没有差别,非常真实可信。我在森林中生活的时候,也没有看到森林生活是虚幻的任何痕迹,但事实证明那的确是假的,既然如此,我又凭什么觉得现实生活是真实的呢?我以前认为森林生活真实的唯一证据,是眼睛看到了,亲身体会到了,但无情的现实告诉我:这些证据都是不可靠的!事到如今,所有关于森林生活真实存在的证据都崩溃瓦解了,那么,佛在佛经里面讲的,眼耳鼻舌身意不真实的说法也应该是真的。以此因缘,吉祥最终证悟了空性。

阿底峡尊者在文章的最后说:吉祥的原型,是他身边一个叫做赤诚加瓦的翻译家的前世。赤诚加瓦是当时到印度邀请阿底峡尊者来西藏的使者之一,既是翻译家,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修行者、成就者、佛教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