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施身法为众生疗病驱邪

y150220-01

乌金祖古仁波切

《大成就者之歌》

吉美·多杰以为人们治病而著称,甚至更胜于他哥哥桑天·嘉措。有时候,生病的村民会从两、三个星期路程远的地方被带到他面前来。每星期他会做一次施身法仪式,这些生病的村民就痊愈或无法痊愈回家。

在仪式当中,病人必须像已经死掉般躺着,放下所有在意的一切。吉美·多杰就会在禅定状态中,打开他的“施身法眼”,看见他们疾病的业因,以及迅速治愈的必要疗方。然后,他会大声宣布他的直观给所有人听。

当人们听到自己为什么,以及在什么情况下生病时,通常都会大为震惊。这并无法治愈每个人,但施身法仪式过后的隔天早上,人们就会清楚自己是否能够痊愈。

我父亲用这种方式治愈了许多人,也收到了许多表达感激的礼物与广遍的尊敬。去问任何一位来自我家乡地区的老年人,他们都记得吉美·多杰与他的施身法修持。

有时候,他甚至能够治愈已经发疯的人。有一次,有一家人带着一位被绳子绑住、气愤地扭动身体的女子到他的隐修处去。我当时就在那里,目睹了整件事情。

“如果我们不把她绑成这样,”她丈夫说,“她就会把自己咬得很严重。我们无法跟她讲理,也听不懂她说的任何话。”

我父亲要她家人把她放置在远处,留下她一个人,然后他开始进行施身法仪式。过了一会儿,她停止嗤笑,安静了下来,并且变得平静。他们为她松绑,但她就只是坐在那里。

我父亲让她以同样的姿势坐在那里五天。第二天的时候,她看起来就仿如刚从睡梦中醒来,随即就在她坐的地方就地排尿与排便。他们把她带去清洗一番后,又把她带回原地。到了第三天,她的脸颊恢复了一点血色,眼睛也恢复了一些生气。

第七天的时候,她就能够自己走路,跟其他人一起回家了。

大师达桑仁波切(Dabzang Rinpoche)告诉我,有一次他的帝亚寺(Dilyak Gompa)爆发了流行病,一年之内,就死了十八个年轻的僧侣。于此同时,寺院居民被晚上的怪声惊吓不已,没有人敢在黄昏后外出。到最后,没有人有勇气造访寺院,那里变得一片死寂。

不知何时,一位带着伟大锡度白围巾的信使来到达桑面前,信上说:“必须恭请仓萨的吉美·多杰前来协助。请他主持一场治疗性的仪式,你们的问题就得以解决。”

当我父亲受到请求的时候,因为他与护法嘉波·佩哈(Gyalpo Pehar)有很深的连结,所以他请人做了一尊嘉波·佩哈护法的小塑像。达桑寺的僧侣带着这尊塑像游行一番后,放置在供奉佛教护法的小佛堂里。游行伴随着喇叭、锣、钹与鼓的声响,然后我父亲要求僧侣们以他们的每日祈祷文,对着护法唱诵一小段请愿文。

从那时起,就再也不曾发生死亡事件了,晚上的所有声音也平静下来了。

三年之间,诸事平顺,直到一名小偷盗走了那尊小塑像,骚乱又再度开始。所以,我父亲要寺院在邻近的巨石下,盖一座小小的护法庙,然后放一尊相似的塑像在那里。从此之后,一切就安然无恙了。

有一次,来自德格二十五个区域的本波领袖与其随从人员,一行七百多人一起旅行至北方。当他们抵达小王国林(Ling)的另一边时,他们的马匹受到瘟疫的侵扰。

流行病严重到三十匹马在一天之内死亡,整批人马被迫停下来。每个人都忧心如焚,因为他们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窘境。

本波领袖们派人请求我父亲即刻过去,我哥哥遍吉跟着一起过去。

“昨天,我们有三十匹马猝死。您被认为拥有一些力量,有什么办法吗?”他们问道。

“在此地扎营。”我父亲说道,“派人出去找很多很多的木柴,我需要进行一场盛大的火供。”我父亲旋即开始进行火供。遍吉看见了远处的死马尸体,以及大批已经生病的马匹,健康的马则被带开去吃草。

突然间,吉美·多杰命令道:“把所有的马集合在一起,不管健康情形如何,每一匹都要集合到我面前这片平原的火堆前。把生病与健康的马混在一起!依照施身法传统,我们应当完全放开希望与恐惧,把健康与生病的马分开,不过就是希望与恐惧罢了,所以要放弃这种作法!”

当他们依照他的话做时,他开始将特殊的物质丢到火堆中。一段时间后,他绕着马群走,在每匹马身上涂抹从火中生出的油膏。

接着他指示道:“放开所有的马,卸除任何捆绑、缰绳、马鞍或其他骑马装备,让他们随意漫步到他们喜欢的地方。”

我哥哥遍吉对父亲有着不可思议的信心,他从来不曾反对或忤逆过他,他视父亲为他的上师与究竟的皈依。然而,当他那天晚上跟吉美·多杰一起躺在帐篷里试着要入睡时,却感到恐惧。“我知道有一些马已经生病了,”他后来跟我说道,“我害怕听到一夜之间又有多少匹马死去的那一刻来临。”

由于无法入眠,半夜的时候,遍吉跟一名侍者悄悄溜到外面环视营区。他们旋即见到一匹马病重到无法站立,另一匹马则已经死掉了。他们忧心地继续往前行。

令他们吃惊的是,当他们继续前行时,却未再发现任何马匹死亡。我哥哥才安心地睡了一下,但很快地就被一声大叫吵醒:“又有另一匹马死掉了!”

“但是那是唯一的一匹!”另一个人大喊道,“所有生病的马都已经开始吃草与喝水了!”

一整天,吉美·多杰只是一副无所谓地坐在那儿念诵金刚上师咒(莲师咒,Vajra Guru mantra)。之后,再也没有马匹死掉了。他真的是一位相当了不起的父亲。

我父亲从中藏回来数年后,就开始在他主要的隐修处德千林大乐的圣殿闭关。我想,他总共花了大约三十年的时间在那里闭关。六十三岁那一年,也在那里离开了他的肉身。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9221940100otm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