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身法——自性的圆满

y150217-13

乌金祖古仁波切

摘自《大成就者之歌》

一、施身法的精要

施身法的精要是透过断除自我依恋来利益众生,有个基本原则是,将你的肉体转化为珍宝美味,成为一种神圣的食物,首先供养给成佛者,然后再布施给众生,更高阶段的修行者则在骇人听闻的地方进行这项修持,譬如在尸陀林,观想将身体化为珍宝美味,布施给负面的力量、灵体、以及心怀不满的鬼,慰以安抚他们。

施身法的目标是要在实相的唯一,即自性上达到圆满,也就是了悟般若波罗密多,即般若智慧,而这也被称为无我性的三摩地,即金刚般的三摩地或究竟实相。这种了悟与大乘最著名的佛经之一,十二部厚的《般若波罗密多经》的精髓是完全相同的。

“西藏施身法传承的主要导师,就是女性大师玛吉拉尊,”我父亲解释道,“她因成就了般若智慧的究竟目的而获致了悟”。吉拉尊了悟后,为了利益众生,每天都会念诵十二部法,她已经达到了“六重舌成就”,凭此增加了六倍言语能力。人们也认为她的前额有第三只眼睛。

父亲有时候会跟我说:“般若波罗密多的见地,也就是施身法的精髓,与大圆满的见地怎么会有任何差别呢?它们完全相同!大手印、大圆满、以及施身法,最终都汇集为相同的觉醒状态,即究竟的般若智慧,毫无差别,不是吗?”

我父亲曾解释道:“施身法提到四种魔:障魔、非障魔、自我炽盛魔。以及自我犹疑魔。修行者必须断除所有这四种魔。障魔指的是化为人身的恶魔力量;非障魔包括好几千种邪灵;自我炽盛魔的意思是,被成功与追随者、社会地位与认同所诱惑,因而沉迷在‘我是真的特别!’的想法中;第四种自我犹疑魔(自我固执),则是其他所有魔的根源,是最微细的魔,依附于一种见地,而它与所知障相同,都是遮蔽我们佛性最微细的障碍”。

 

二、施身法修持顺序

我父亲说:“施身法的顺序依循密续修持的一般原则。然后,会有一种特殊的闭关,修持施身法歌长集《宝鬘集》,一天一次,连续修一百天。或者,你可以用不超过六页的较短法本,称为《单座修持》,或遵循嘎玛·恰美所著的相似法本,作为日间修持的主轴。你可以在清晨时修,接着整天都在唱颂不同的法歌,直到一百天过去为止。这是计量施身法行者闭关的一种方式。

“之后,你还会在山里做另一套百日修持,然后在河边,接着在主要的桥梁上。只有当你完成了全部四套的百日修持,你才能问心无愧地赢得施身法行者的名号。光是买个大鼓与骨号,不足以称为自己就是这样的行者。

“到了下个阶段,施身法行者不只在白天修持,也会在夜深人静时到骇人的地方去。在某些时候,行者可能会面临‘突发’或‘挑战’的试炼,当地灵体会变幻成不同强度的魔幻幽影,凭此测试行者的禅定能力。”

当我年幼时,人们会说有许多修行者在修持施身法时死去,试图凭此来吓我。这些突发试炼可能会有危险,有些行者可能得重病,有些则会发疯,罕见的情况下,有些会因此丧命。

“修持施身法到了某个时候,”我父亲继续说道,“你就必须在埋葬尸骨的墓园,或停放遗体的尸陀林待一百个夜晚。”

在康区,有些地方埋葬了多达一万具遗体,就像我在马来西亚曾见过的大型墓园一样。

“你必须独自到墓园去,”我父亲接着说,“在一片漆黑中唱颂施身法法歌,甘愿经历任何突发试炼,而面对这些考验直到黎明破晓。

“有时候,如果禅修者的修持仅至于形式上的高度禅定,当地灵体就会变幻出行者曾经历体验过的精彩景象,诱使他陷入妄自尊大之中。然后,一旦行者对自己的成就志得意满的时候,仅仅一个突发如来的恐怖幻象就会把他吓住了。

“然而,真正的施身法行者是不会上钩的,而是继续修持。直到最后,他们会在所有情况下,不管是墓地、偏远的山谷,或是集市等任何地方,都维持真正的稳定的禅定状态。

“当行者达到最可怕突发试炼也无法困扰他们的阶段时,就会做最后一套连续七天的施身法修持。七天中的前六天一向是寂静无声的,但是,到了第七天晚上,就会发生恐怖的景象。

“至少,禅修者面对一项突发试炼时,应该提醒自己,这只是暂时的经验,与究竟的实相完全无关,然后安住在真实见地的相续上。那么,任何这类突发试炼都不过是在观赏孩子玩耍罢了。

“当你屈服于恐惧的那一刻,”父亲告诉我,“你就已经失败而未通过试炼了。”

 

三、实修施身法的经历

当我还小的时候,我从父亲那里听到好几个恐怖的故事,以下就是其中几则:

墓园夜修

在东藏有个墓地,尸骨都会被丢弃在两个悬崖之间。这个地方据说极为可怕,怪事时常发生在到那里修持的行者身上。

正因为这骇人听闻的名声,一晚,我父亲跟两名侍者就一起到那里去。因为施身法行者修持时候,必须单独一个人,因此侍者必须待在距离他至少八十步之处。

“当黑夜来临时,”吉美·多杰告诉我,“我开示修持。突然间,有个东西从空中掉下来,就落在我的面前。我仔细一看,见到一颗人头用凶狠的眼神瞪着我,舌头来回摆动。忽然,另一颗人头掉下来,然后一颗接着一颗,每个头撞到地面时都会发出‘砰’一声巨响。

“其中一颗甚至正中我的头顶,我感到剧烈疼痛。之后,人头如雹暴般狂烈的倾盆而下,他们看起来都还活着。最后,整个地方满布人头,砰砰的发出可怕声音,有些咳嗽并呻吟着‘我死于溃烂的肺’,还吐出一团团腐臭的痰。”

我父亲不为所动,继续修持。

“终于,人头缩小了,数目也减少了,到了最后全部消失不见踪影。”

这个例子说明了那种来自天神与恶魔,我们称为“魔幻幽影的挑战”的突发试炼。

我父亲继续说道:“一会儿之后,我站起来,走过去看看我那两位一直躺在人头雹暴中睡觉的侍者;他们仍在熟睡中,完全未受惊扰。他们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

 

骷髅跳舞

在西藏,据说有个骷髅会跳舞的声名狼藉之处。所以,我父亲当然也就去那里修持施身法。骷髅也称“骨魔”,和“皮魔”与“发魔”一样,西藏人都极为害怕。

当我父亲在该处修持施身法时,男性骷髅都群集过来,围着他张牙舞爪,甚至还表演了威慑震撼的种种舞蹈,努力要让我父亲感到害怕。

“舞蹈并不是很难处理,”他后来说道,“所以我就继续修法。”

其他种类的恶魔也出现了。“最糟糕的是皮魔,一大张又一大张的人皮以怪诞的形状慢慢朝我飘过来。当他们极为靠近时,我感到内脏剧烈疼痛,仿佛被殴打一样。但同样地,我只安住在觉醒的无二状态之中,直到人皮缩小,最后慢慢地消失为止,就像骷髅一样。

“发魔就像一大束又一大束的人类头发,在我面前摇来摆去、跳上跳下、甚至上演各种夸张的动作,但到了后来也就消失不见了。”

 

尸陀林夜修

有一次,吉美·多杰在拉萨附近一处著名的岩洞隐修处修持施身法,他被要求为当地一位政府要人主持一场疗愈法会。既然他已经决定修施身法,所以晚上的时候,就带着一名侍者到尸陀林去。

“当侍者去处理雕像的时候,”我父亲叙述道,“竟然消失不见了,到处都找不到他,我一个人单独在那里。突然间,不知从那里冒出来呲牙咧嘴、留着白胡须的一大群猴子。他们恐吓我,来到我面前,碰我,甚至咬我。当他们抓着我的手时,他们感觉起来既结实且真实,他们全都在跳舞,并凶狠地露出牙齿。”

我父亲一开始时受到惊吓,但续而一想,他提醒自己:“中藏这一带并没有任何猴子,这只不过是另一次的突发试炼,所以有什么好怕的?”

猴子越跳愈近,还重重地把他踩在地上。尽管如此,吉美·多杰心想:“这里并没有猴子!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些恶魔的确令人吃惊!他们尽全力弄出令人害怕的情景,但是,他们只是给我机会展现出我的三摩地的力量罢了。”

我父亲从未丧失过“这全只是一场表演,并非真实”的信心,毫不间断地继续唱颂他的施身法。逐渐地,那些猴子缩小到像老鼠般大小,然后消失不见。

到了最后,只剩下一只看起来孱弱而孤苦无依的瘦小的猴子,他用非常惹人悲怜的方式抬起头看着父亲,让他情不自禁对他升起怜悯心。

“才几分钟前,”他心想,“你表现得如此巨大可怕。使劲你全部的力量变化出魔幻幽影有什么用处呢?现在看着你——你这个可怜的小东西!”

所以我们不应将表面外境迷现的鬼神魔障形相视为真实存在,而应将一切显现观为如梦如幻的游舞。暂时显现为能害所害的鬼神病人,二者也是由往昔恶业迷现之因所导致的,并且产生了能害所害的关系。因此不应对它们有亲疏、爱憎之心,而应对它们一视同仁,观修慈悲菩提心,彻底根除贪爱自己的我执,将身命毫无吝惜地施与鬼神为食,息灭它们相续中的嗔恨、粗暴,并为了使其相续趋向正法而诚心诚意地说法发愿,最终彻底根除执著能害所害、圣现魔现、自他的希疑、贪嗔、贤劣、苦乐等一切分别念。

如颂云:“无圣无魔见之要,无散无执修之要,无取无舍行之要,无希无疑果之要。”如果证悟了一切能害所害为法性等性,则彻底根除了内心傲慢魔,即现前了究竟义断法。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12284201014np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