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

y150217-11

(澳洲)仁真措

几年前圆磬居住在国内大都市的郊区,她鲜少和人来往,也很少走出家门。她度日如年,以念《地藏经》为伴。

初春里,多年前在拉萨的青年旅馆结伴去纳木错的驴友来她的这个城市看她,并介绍给她一个小佛友同事,不久,这位小佛友从另外一个大都市给她寄来了刻录着索达吉堪布所宣讲《入行论讲义》的全部法本和音频的光盘。

收到这张光盘,圆磬就被《入行论》和索达吉堪布上师收摄住了魂魄,自学后的半年,圆磬去查网络,找到了这个大都市的菩提学会。

第一次去菩提学会共修的地铁上,圆磬有一种航行的感觉。虽然地方共修组的地址是圆磬所在这个都市的繁华商业区,灯红酒绿繁华喧嚣依旧,但这次圆磬并没有觉察这些是和自己息息相关的居处环境;她在地铁站拥挤的人流里穿梭、轻盈快走,丝毫没有以往个体与这个都市格格不入的窒息感,她觉得自己是走在去学院的路上、向上师讲法的地方,像是一个小学一年级的新生去学校般的欢喜。

圆磬跟着共修组学习,前行班的共修进度到了上师讲的“莲师金刚七句略讲”,上师说“莲师是诸佛菩萨本体的总集,所以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管是遇到快乐或痛苦、吉祥或不吉祥,乃至解决生死轮回的重大问题,获得暂时、究竟的一切安乐,全部都要祈祷莲师,依靠莲师来了知。”上师对学院的僧众要求至少要念100万莲师心咒。于是圆磬学习念莲师金刚七句和莲师心咒,她学得很精进念得也很精进,很快的时间里面圆满了100万遍。对她来说,人生最幸福幸运的莫过于圆满100万莲师心咒的那天,她可以在上师的多芒寺里,那天,她向上师发了殊胜的愿。

从此,圆磬有空念咒,一张嘴,第一个念出的便是莲师心咒。圆磬说,这是不自觉的,内心总有个声音在呼唤着她,带着她在念。

隐隐约约中,和莲师心咒相关的记忆慢慢浮出水面,似曾相识又不弃不离的声音,第一次听到的心咒,那种呼唤、那种心被洗涤的感觉……

多年前在藏地甘南拉卜楞的毛蓝木法会上,那时圆磬是一个游子,用鲜红色的大围巾包着头、在藏地漫无边际的走,毛蓝木法会上、跟所有的藏民一起恭敬地趴在甘南拉卜楞经堂外空旷的土地上,不知道高高的法台上喇嘛僧人们说什么,说完就是念,喇嘛起调先念,然后,底下所有的藏民一起和声念唱起来,煞是好听。圆磬不懂什么意思,只是很喜欢那种声音,很快和着藏民的调调一起念唱,念了很久,一直到声音全部终止了、藏民们散去后,圆磬没有动,还在原地保持着那种姿势,一种从来没有的、心被洗涤的的感觉,让她不想离开那个场景那个声音……

虽然很多年了,此情此景依然了了分明,那种轻安、那种灵魂超越肉体的觉受还在。圆磬知道不用再去翻旅行日记,那个毛蓝木法会是藏历初十、莲师会供的日子,唱念的一定是她究竟实相里的声音——“莲师心咒”。

经续中的教证:

“我实无来去,自业障碍净,尔时面见我,世俗所化前,真住罗刹境,然悲不间断,我住信士前。”“如是于初十,精进祈祷我,以畏堕轮回,诚心依附我。”

以后的岁月里,国内或海外,困境里、违缘中,圆磬的内心从来没有离开莲师的声声呼唤,圆磬能随时看到上师在自己的前方、左右。所愿所求里,莲师上师无二无别和她在一起。

圆磬在修顶礼,实在心力和体力不足够的时候,就会放上“莲师心咒”伴奏,随即,她顶礼匍匐的身体,轻扬起伏。旋律里的前伴奏似莲师的手轻抚头顶,在莲师的声声呼唤下,其他慢慢淡出,最后,只剩下上师的身影在右前方定格,上师袈裟的红色,上师的庄严,带着圆磬往回家的路上。

嗡啊吽班则革日班玛色德吽。

嗡啊吽班则革日班玛色德吽。

嗡啊吽班则革日班玛色德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