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

(澳洲)张丹

常听说:“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善知识难遇。”

y150216-01

为了探寻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善知识有多难遇?我魂牵梦绕、百转千回地寻找着这个答案。

因身在海外,上师众多的法语不能得到完整的传承,我一遍又一遍地在网络搜索有关疑问,得到的只是只言片语。

终于有一天,国内的师兄把“国际佛学网”和“智悲佛网”的网址告诉了我,感谢信息时代网络的发达,只要有网络,无论身在何处,都能跟随上师的教授学习,从此天涯海角不再孤单,和上师不再遥远。

记得那天,我兴奋而激动地打开师兄分享的“国际佛学网”网址链接,那一瞬间,就像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各国的分会。当然,我迫不及待最先点击了大洋洲分会,然而,无法进入;再点击还是无法进入,我只要有空就会去点击大洋洲分会的链接……这样的状态维持了两个星期。

也许是自己业力深重,使我无法联系到大洋洲的师兄们,不能与师兄们汇合。焦急和忏悔中,我这个在轮回中迷路又没有方向感的孩子,怎么去单枪匹马应付无始劫以来结成浊染的罪业之体啊!

有位师兄分享过,上师是我们内在佛性的化现。内心的愿力有多大,祈祷的力量有多强,就一定会有外在上师殊胜的显现。对于我,此刻更加坚定,上师,您一定不会舍弃任何一个迷途的弟子,不管他身处何乡。

终于在2015年1月22日,点击了无数次的“大洋洲”版块芝麻开门似的,被我点击成功进入了。

因为太多次的点击失败,我先是记下大洋洲分会联络人的电话,然后久久、久久地舍不得关掉……

轮回至今,今生用于解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希望不要再迂回在解脱大道之外,虚耗难得的人身。

第二天便兴奋地拨通了记下的电话,末学有些紧张可能是因为等太久,这来之不易的电话,末学格外感恩与珍惜,电话那端的声音温婉而清雅,只闻其声,便知道,上师啊!是您早已把这千百世的因缘凝聚成了一个点,在您早已安排好的那个时候相逢。我们都是您的孩子、我们失散得太久,您又把我们连在了一起,我们重逢了。我简单地介绍自己,学佛的初衷与以往的痛苦,电话的那一端“你经历的,我们都在经历。师兄,您不要恐惧,把以往的绽放、成长、感恩、痛苦看成是我们修习佛法的必备资粮……”电话里,喜极而泣……

通电话后,我很快加入了菩提学会悉尼地方组的微信,当时师兄们都在,这就是累世积累的缘分吧!巧合的是,悉尼地方组共修的道场离我家只有六七分钟车程的距离,即便是走路也很近,我欢喜雀跃,真正的快乐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它超越言语。

紧接着就是星期天——悉尼入行论地方组共修的日子。在这个风熏人欲醉的下午,再次感恩上师三宝的加持,本尼师兄专程开车接我去共修,我顺利与金刚兄弟们相见了。

师兄们个个慈悲满怀,对于修学佛法认真精进。在共修过程中,师兄们逐字解释所学内容,一一分享学习的感悟,大家相互鞭策。

虽然参加共修的日子不长,但却熄灭了我所有的烦恼与燥热。我曾经那么执著于王权富贵,却从不知“荣华花间露,富贵草上霜”,一直被这些心外之物所欺骗,从不给心灵补给营养,也不给意志磨练的机会。

我知道我们的烦恼妄念如同海浪一样一波未来、一波又起。但是,我深信,慈悲的佛菩萨与上师时刻给予我们指引方向,时刻加持我们,不要跟烦恼妥协,踏踏实实地闻思修,时刻反省自己,努力圆满自己,总有一天我们会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共同解脱,成为菩提眷属,再重返娑婆,广利有情……

2015年2月15日 于悉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