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绝互联网 加拿大咖啡馆望顾客重温老好日子

0217-3

没有智能电话的日子,咖啡馆内形形式式,知己笑语声,良朋雄辩声,声声入耳。宜今处处低头,无声赶有声。加拿大一间咖啡馆就赶绝低头族,希望顾客重温没有电话的美好时光。

当今各地咖啡馆都趋鹜Free Wi-Fi之时,温哥华唐人街的Faraday Cafe 却追求 Wi-Fi free。

日间是建造工人,入夜变身艺术家的店主Julien Thomas,在咖啡馆内安上一个像法拉第笼的装置,隔绝电子讯号,店子因而命名Faraday Cafe 。

Thomas感觉自有了智能电话的数年间,有些东西失落了。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觉得一定要回复短讯,在社交网站上载自拍照,时刻在虚拟世界纪录我们的存在。即使有时希望独自一人,让思绪飞翔,也因为新讯息而分神。

“这个国家有一整代人不知道没有Face book前的日子是怎样的,” Thomas说,”相信还是有人想放下电话,躲一躲的。”

咖啡馆还有两星期正式开张,Thomas还忙于调较店中的法拉第笼。他强调不是反电话文化,只是希望人们可以从光怪陆离的世界中享受暂时的自由。试业时还请顾客写下他们在与互联网隔绝的感受。

“当我们随时可以被找到,已经被侵犯了私隐了。”店主说,”有些人是希望去一些联系不上的地方,不想Google 知自己在哪儿的。”

咖啡店没有低头族,却会有DJ常驻,举办不同的文艺活动。

如果,唐朝有智能电话,李白可能忙于低头,不能举头望明月;如果,18、19世纪巴黎有智能电话,伏尔泰可能无暇在Cafe Procope写书,印象派画家们如莫奈泡咖啡馆,就只有覆what’s app,而不是漫谈探索,开创不同艺术流派。

文章来源:http://cnews.buddhistdoor.com/cht/news/d/47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