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照,还在拍照!

y150215-03

查一路

一名乌拉圭女孩,冒着深秋的凉意,跳到西湖里去救人。

她觉得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事后她说,我感觉我能救她,于是,就脱下衣服,下了水。当她把人救上岸的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周围的环境让人感觉那么不近人情。

她愤怒了。因为周围的闪光灯闪个不停,迎接她们的不是援手,而是冷冰冰的照相机镜头,一群人围着她拍照。她愤怒而且不解:这个时候还在拍照?她用英文大声抗议:“真是不可思议,人都快要死了,人的生命比拍照更重要。”

对她来说,扶危济困,是触景生情的一种本能动作,没有过多的考虑,也没有多少神圣崇高的念头,只是一种条件反射、一种“伸手拉一把”的本能冲动而已。

因此对于“西湖女侠”的称号和地方领导的接见,她都没什么兴趣。她不能理解的是,中国的拍客,在人都要死了的情况下,怎么还不停地拍照呢?难道拍照比人的生命还重要?为什么许多人的血比深秋的湖水还冷?

时下,网络上稍大一点的论坛都有贴图区,各种匪夷所思的照片都有。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利益驱动,但读图真的让人读出了生活的五花八门和荒诞不经。

比如,有人用镜头记录了一个人跳楼的全过程,那个跳楼的人从站在窗前,一直到落地,一直到地上留下花朵一般殷红的血……

另有一组这样的照片:少女在湖边沉思,忽然跳下了水。上百幅照片,很细腻地记录了全过程,只见少女的头沉入水中,一点一点地下沉,直至泛起一圈圈涟漪,整个人不见了……

此外,闯红灯、爬高速护栏、爬天桥、上高压线杆……都是些高危的动作,只有人拍照,没有人制止。当事人一时糊涂,导致天降大难。而那些手拿相机的拍客,伸着窥探的镜头,因为事不关己,感受到的是惊险和刺激。

我私下里在论坛里跟拍客交流,他们说,他们想的是记录一件离奇古怪的事情的完整过程。记录,纯客观地记录,只有时间的推移,只有角度,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苏珊‧桑塔格在《关于他人的痛苦》一书中对这种现象有深刻的揭示:因为痛苦前面的签名者是“他人的”,不是“我的”,或者“我们的”,因此就有了一种过去时间状态,一种死讯,一种距离感,一种观赏的方便,一种非切肤之痛,一种奇观,一种自我保护,一种隔岸观火、幸灾乐祸,一种过量、不知足。

观赏别人的痛苦,是最冷漠的看客。

有些灾难的发生,让人想施以援手,但无能为力。1978年9月25日上午9点2分,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市上空,发生了一起两机相撞的惨重空难事件。当时地上的人们不知所措。有人碰巧拍下了这幅照片,获得了当年美国普利策新闻奖。空中偶发事故,地上的人,为之奈何?只能拍照。

但地上发生的事,每个在现场的人都应当有所作为。对焦和摁快门的时间,打个110或者120也好。有些人此时还惦记着拍照,难怪乌拉圭女孩愤怒又奇怪:“拍照?还在拍照?!”

文章来源:http://www.ledu365.com/a/xinling/190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