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至上的美国掀起极简主义运动

克里斯蒂·伊顿

约书亚·贝克尔家里的好几台电视都不见了踪影。但他却有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身上的压力也减小了。

贝克尔现年39岁,来自亚利桑那州皮奥里亚,是一位作家兼演说家。他已经摒弃了消费主义的生活方式,转而追求一种“有意”的生活方式,只买生活必需品,而非自己或社会期望他买的东西。

贝克尔称自己为“极简主义者”,即专注地追求那些他们珍视的事物,摒弃任何会让自己分心的东西。

这场运动席卷整个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越来越多的个人和家庭意识到单纯地购买和拥有更多的东西并不能给生活带来更多的幸福感或满足感。他们觉得,拥有更多的东西实际上反而意味着更沉重的负担和压力。

贝克尔说:“这些东西不仅不会让我们幸福,而且还会让我们分心,无法专注于那些真正能够让我们感到幸福的事物。”对他而言“真正的幸福”指的就是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

极简主义,或者说简单生活,在不同的人身上体现为不同的形式。一些人放弃了书籍、报纸、未用过的玩具或电视。另一些人则更进一步,不仅放弃了上述物品,还换掉了大房子,搬进较小的房子。还有一些人为了寻求简单生活,专门设置了特定的电邮和上网时间,以便消除每时每刻暴风雨般向我们袭来的信息。

 0214-4

物品”太多

贝克尔开了一个博客,内容都是关于极简主义的小贴士和理念。而他之所以选择这种生活方式则是出于无奈。几年前,他花了一个下午和年幼的儿子一起清理了车库,之后对邻居说:一个人拥有的“物品”越多,就会被越多的“物品”所累。

贝克尔的邻居则说:“这也是为什么我女儿成为一个极简主义者的原因,她总是对我说我这些东西我都不需要。”

从那时起,贝克尔和他的家人就开始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此后,一家人开始在家里挨屋搜集他们用不着或者不需要的东西,然后捐给慈善商店Goodwill。贝克尔说,起初捐献出好几车物品让他们感觉很棒,就好像把它们还给了那些需要的人。但这种感觉很快就发生了变化。

他说:“到了把第三或第四车东西运到Goodwill的时候,我们开始问自己一些非常尖锐的问题。比如,我们为什么要买自己并不真正需要的东西呢?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但却非常深刻。”

自省的过程中,他们意识到,促使他们购买这么多“物品”的某些原因实际上并不那么冠冕堂皇。贝克尔说,他们买东西只不过是因为别人买了,因为广告上说他们“应该”买或者为了买给别人看。

这种观点在美国社会中很普遍。

一位机修工差点说服托马斯·格里芬用超出其负担能力的钱去买辆雷克萨斯,说这样会被人们高看一眼,包括他心仪的那位女子。

格里芬说:“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抉择,但最终我还是决定买辆卡罗拉,放弃了用豪车来打动姑娘的想法。当时我感觉就像放弃了生活,不过如今已经想明白了,我才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那些用我所能提供的奢侈品来衡量我,并且需要花钱才能获得他们注意和好感的人身上。”

从此,家住洛杉矶的33岁的格里芬就开始减少在外吃饭的次数,搬到一套公寓中,并且努力清理旧报纸、信件和书籍之类的杂物。他说:“对我来说,这也是更大转变的一部分,从随‘意’生活到用心生活。我的意念总是能为我保留物品找到一个正当理由,但真这么做的时候却觉得很难受。问题并不在于保留某个物件是否有什么好处,而是由此带来的益处是否能超过成本。”

格里芬贯彻极简主义的另一个重点是减少自己的活动和承诺。他热衷于冥想,并且保持一个比较宽松的日程安排,不会让自己感到压力过大。他说,这种做法反过来会带来一些环境效益,包括减少开车、购买更新鲜的简装和农药较少的食品,以及购买不仅节约空间而且拯救树木的电子书。

随着干扰生活的物品减少,一些极简主义的拥趸们决定放弃自己所住的超大“豪宅”,搬到人们所说的“小屋”去。

“小屋”可以小到只有10平方米,所需的电费和维护工作都大大减少。美国各地的建筑公司已经看到这个商机,一窝蜂地开始建造现成的小屋,或者帮助买家自行从零设计建造。

 

全球运动

极简主义正在风靡世界,但这主要是因为遵循极简主义能够让拥趸们更自由地旅行,使其能够将这些理念带到世界其它地方。尽管如此,极简主义运动还是在美英两国最为流行。相关研究为简单生活的理念提供了更多佐证。今年早些时候发表在《积极心理学》期刊上的一篇论文指出,人们购买物质产品是因为受到了误导,以为这样会让他们更幸福。该论文的作者之一、旧金山州立大学心理学副教授莱恩·哈维尔说,实际上物质财富并不会提高人们的幸福感。他说:“人们实际上很清楚,也会准确地做出预判,生活历练会让他们更加幸福。他们真正低估的是自己从生活历练中所能得到的货币价值。尽管他们清楚经历会让自己更幸福,但仍然认为物质产品更有价值。”

另一篇发表在《美国经济评论》上的文章表明,人们愿意把金钱放在幸福之上。这项研究发现,当面前摆着两份工作:一份工作时间长但工资高,另一份挣钱较少但有更多时间可以做其他事情,很多研究对象都会选择工资高的那份,尽管知道这份工作不会让他们感受到同等的幸福。

爱伦·提维特说,远离广告可能是帮助人们少买物品的一个关键。这位42岁的极简主义者和她的丈夫及儿子住在明尼苏达州的圣保罗。

她说:“六年前我们就抛弃了电视,因此我们不会有消遣性的购物活动。我们家接触的广告比别人少得多,我确信这会让我更容易少买东西。”

提维特一家出国生活了四个月后搬出了他们的百年大宅,租了一套公寓。他们意识到,减少“物品”会让他们生活得更好。她说:“我已经明白物质对生活的改善是有一个临界点的,超过了这个点,物质就开始成为我们的主人。”

文章来源:http://www.chinadialogue.org.cn/books/7234-Minimalism-movement-takes-hold-in-consumer-driven-US/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