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用而不知

digital

玄沙师与韦监军吃果子,韦监军问:“如何是日用而不知?”玄沙拈起果子说:“吃。”韦监军吃了果子,再问同一个问题。玄沙说:“这就是日用而不知。”

这则公案呈现了一个事实:人们恍恍惚惚度日,生活中有太多的不知不觉,弄不清当下此刻过的是什么生活?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讲什么?做什么?自己是谁?身分为何?立场为何?所以经常惹麻烦,吃亏又受苦。

“日用”即禅宗的“平常心”。禅宗的修行并不限于打坐,举凡语、默、动、静、行、住、坐、卧,皆是修行的项目,不论白天、夜晚、静处、闹处,都是修行的时地,亦即以整个生活本身为修行。禅宗的修行人跟一般人还是有所不同:手上在做什么,心里清清楚楚知道在做什么;口中在说什么,心里清清楚楚知道在说什么;脑中在想什么,心里清清楚楚知道在想什么。经常保持心口一致、身心一如,心中安静、稳定、明白、自在。

韦监军所疑惑的是:平常生活中的种种动作、现象,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

比如吃饭的人岂不知自己在吃饭、走路的人岂不知自己在走路!为什么禅宗说有人日用而不知?因此他向禅师发问了:“如何是日用而不知?”其实在禅者眼中,一般人的生活都是醉生梦死。有人嘴巴吃饭,心里想其他的事;聊天或谈话心神飘忽不定,先是没听清楚对方的话,随后又做了不当的反应,造成鸡同鸭讲、沟通不良。

玄沙禅师当场就试验韦监军,拿果子叫他吃。韦监军觉得对方答非所问,我问的是“如何是日用而不知”,你却叫我吃果子,所以再问一次。这就是他的破绽了,虽然在吃果子,但脑袋里另有念头,所以玄沙一下子就点明他:“你刚才那个现象就是日用而不知。”

如果时时刻刻摄心、分分秒秒平静,轻松自在地欣赏、享受生活,这就是禅的修行生活,也是非常踏实、充实的生活,不会有挑剔、怨恨、误解、猜测、怀疑、不满等等烦恼心出现,生活也因而有条理、有规律、有趣味。比如吃饭,咬一口饭,细细咀嚼,品尝这口饭,欣赏这口饭,饭也就特别香。如果边吃边讲话、想心事,不但食而不知其味,消化也不良,挑嘴、偏食等的坏习气也都跟着发生了。

文章来源: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61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