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积不善之家的因果:钱来得不干净,走得不轻松

0205-3

柳亚军

上个月,有位沾了点远亲的老人找到我家中,请我们为他写个报告,申请政府补贴。去年当地政府有政策,房子破旧的贫因户,可以每家补助6000元建房款。这钱却让村里卡了,他这阵子到处找人,想拿到这笔钱翻修一下房子。

闲聊之下,了解到他家的情况,实在是贫困不堪。他父亲是疯子,母亲与妻子都去世得很早,现在膝下只有一个痴呆的女儿,女婿也是精神病人,还有两个小外孙,经常要他养活。前些年,他在街上拾点破烂过日子。现在挨家挨户地收废品,转手卖给废品收购站,挣点小钱,凑合着过日子。

前几天回到老家时,我特意打听了一下他家的情况,情况真是如他所讲的那么贫困不堪。而且很意外地打听到,他家曾有过极为显赫背景的。他爷爷是我们当地的大地主,当时平贩(地名)上一眼看得到的地方,都是他家的田地,可谓富甲一方。我曾祖父自小就在他家做长工的。

他爷爷这么发达,在当地名声却非常不好,人称“八阎王”。听这绰号,就可以想见他的为人。举一个他的例子:那时时衰世乱,贫富差距极大,大部人是吃不饱肚子的。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有人到他家去借粮食度饥荒,都是让人第二天再去拿。当晚将稻谷用水浸泡一个晚上,次日再将泡胀的稻谷湿漉漉地称给别人。还稻子的时候,只能还晒干的。贫穷人家,不借就饿死,明知吃亏,也别无选择。

 “因果业报,如影随形”“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钱来得不干净,也必定去得不轻松。这般刻薄成性,最后业报现前,招来了败家子。他家就一个独生子,读私塾读到20多岁,可谓是才学满腹,又长得一表人才。哪知这儿子后来迷上了赌博,将家里的地契房契,都拿去赌了。那八阎王气得够呛,苦口婆心的教育不管用,一次次将儿子绑着打。有一次甚至绑在木楼梯上,沉到水潭下,淹得差点死了,才拉上岸。业障缠身的人,就像毒瘾发作一般,身不由己的。就这样,他还继续出去赌。最后将家中财产输得精光,瓦片都没留下一片,一家老小挨家要饭度日。建国后,因八阎王当年民愤太大,旧账重翻,还是被镇压了(判了死罪)。

后来这儿子又发了疯病,拿着镰刀将他妻子的脖子割开了,差点没救过来。从那之后,疯得越来越厉害。很多年一直在街上及附近乡村要饭,我小时候经常见到他。他外号“牛疯子”,我们兄弟姐妹调皮捣蛋时,家中老人就经常提起牛疯子来吓我们,记得是挺让人害怕的。他偶尔上我家要饭,每次盛一碗给他,他坐在大门口,一面吃一面咳。母亲说,那是让他父亲八阎王沉潭之后,落下的肺病。

牛疯子现在早就不在世了。这次见到他儿子,让我很意外。没想到他还有个儿子,更没想到他家几代人,有这般遭际。当年八阎王那般刻薄,能想到他的子孙会落以这般田地吗?

很多人,自己多行不义,对后代却总是寄希望于教育。总是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看起来那么乖巧的孩子,肯定能教好。当年八阎王的儿子所受的教育还少吗?饱读诗书,受的都是正统儒家的仁义礼智信的经典教育。加上后面的亲情感化、棍棒教育,都没见管什么用了。业障缠身,哪是人力所能左右的?人纵使千算万算,只要一点不可扼制的邪念,就能让一切心血前功尽弃。若想子孙贤,先须种心田。自己心上这块福田没种好,就别指望子孝孙贤。

前几天,与一位朋友聊天时,提到他的一位老领导,一家前国有企业的老总。那老领导的儿子与儿媳妇,活脱脱的就是一对败家子。儿子超级无能,儿媳妇使劲地挥霍钱财,用的包都是爱马仕的,十万元一个。这位老领导前不久因肺癌去世。朋友告诉我:“败家儿媳很不孝顺的,不准我们这个老领导抱孩子的,说是怕癌症传染。”

我问他,是不是这钱来得不干净,才招来这种败家子的?朋友说:“(就)那套房子,要卖,可以卖1000万。他那么有钱,是个领导,你说来的钱呢?”

这种不干净的钱,有时来得太容易了。只是不知当年那些钱财落袋为安、侥幸地以为天不知地不知时,有没有想到过,会以这么惨烈的方式偿还?有时拿到手的,看起来是真金白银,实际上很可能会是将自己与家族带入绝境的怨咒。

以前安徽定远县城隍庙门口有一副对联:

泪酸血咸,悔不该手辣口甜,只道世间无苦海;

金黄银白,但见了眼红心黑,哪知头上有青天。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2532ce0101mnj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