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一块安全玻璃悉尼歌剧院延工9年

0204-4

徐立新

除了外形的精美外,悉尼歌剧院还有另一个精妙之笔,那就是,坐在歌剧院里面每一个角落的每位观众,都能够无遮挡、清晰地欣赏到外面的风景,比如海面上来往的帆船、白鸥。因为歌剧院主要的墙体都是用透明的玻璃砌块制成的,而这一切都得益于歌剧院的总设计师——丹麦建筑师约恩·乌松。

悉尼歌剧院于1963年动工建设,因为歌剧院位于悉尼港码头的中心地段,地理位置优越,环境无比优美,这促使乌松修改了最初的方案,决定将整个歌剧院高达近60米的墙体全部改成用玻璃制成的砌块,这样在里面的任何一位观众都能欣赏到外面美丽的风景。

因为这是一项临时的改动,一共大约需要使用25万块高硬度的玻璃砌块,这大大超出当初的成本预算,遭到相关部门的强烈反对。好在,最终乌松取得了胜利,玻璃墙体得以开工建设。

然而,接下来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已经安装到23万多块玻璃砌块时,从歌剧院的屋顶上突然掉落下一块大瓷砖,砸到一块已经安装好的玻璃上,这一幕恰好被在施工现场的乌松看到。他立即让人搬来梯子,爬到被砸中的玻璃处,查看玻璃有没有受损。结果发现,玻璃出现了一道非常非常细微的裂纹,但如果不认真反复细看,根本无法发现。

这道小裂纹在常人看来,大可不必担心,因为它委实太小,但它却让这位严谨的建筑大师坐立不安。他想,如果玻璃被一块更大的瓷砖击中,导致瞬间破碎,那么坐在歌剧院里的观众岂不是要遭大殃?!

当乌松把这担忧表达出来后,许多人都觉得他是在杞人忧天,因为这些墙体上的玻璃在当时已经是最坚硬的了,很难被外力击碎。但乌松却坚持认为,如果万一被击碎了呢?

最终,乌松暂停了玻璃墙体的安装工作,并且召集了所有的工程人员开会,研究新的预防玻璃破碎的对策。在上个世纪60年代,用于建筑的玻璃制造工艺还远没有今天的发达,钢化玻璃尚未诞生。

新的对策和替代物找不出来,工程只能继续延工。经过近一个月的反复思量,终于有人想出了一个方法,这个方法的灵感来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协约国士兵们所戴的防毒面具。它是用一种特殊的双层玻璃做成的,中间添加了一种特殊的防爆物质,即便被炸碎,上面的玻璃碎片也不会刺伤士兵的眼睛和脸部。

用这种玻璃做墙体砌块再好不过了,乌松兴奋不已,立即联系到澳大利亚的一家军工企业,要求对方按照最高的标准来做,以保证歌剧院最高处的瓷砖击中最低处的玻璃时,玻璃不会发生破碎。

因为新玻璃的材质特殊且要求的数量多达25万块,要花上千万美元,加上拆下来的那些已装上的玻璃砌块已难派上新用途,花在玻璃墙体上的成本变得极高。对换玻璃原本就不同意的反对派此时更是一百个不同意,不愿意为这一大笔超支的投入买单,但乌松也坚持己见不动摇,于是歌剧院只得停工,而这一停就是难以想象的9年。

1973年,在第三方的注资帮助下,悉尼歌剧院终于得以按照乌松的设计竣工了。当时,全通透而且异常安全的玻璃墙体,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

一直到今天,38年来,悉尼歌剧院没有发生一起玻璃砌块破碎砸伤观众的事件,成为全世界迄今为止最安全的音乐艺术殿堂。

为了一块玻璃拖延了9年,时间虽然长了一些,但建筑是“百年大计”之事,以9年换取长久的安全,不值得吗?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43f3e10101r48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