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匠为地府打磨无意中竟泄露天机

0203-4

安徽省合肥地区早年曾经有一位大绅士,家财很丰厚,开有典当行、古玩店、钱庄。因为他既有钱,又善交际,生意很兴隆。他所出的钱为一串至五串,而没有大钞。

这年,他新印十串一张的大钞。印妥后,经理请这位绅士,到印刷间检阅。经理将印妥的十串一张的大钞,取出一捆,递给绅士过目。绅士将大钞从整捆中抽出一张,到门口阳光下细看,看完,认为满意,就放在门边的桌面上。

没想到,这时来了一阵风,将这张钱票吹起,飘出屋门,向空中飞去。于是,经理就叫学徒爬梯子上屋顶去找,但到屋顶一看,踪迹全无。因为房屋四周有很高的围墙,绝不会吹到外边去。绅士一看未能找回,认为这事很奇特!于是对经理说:“记下这一张票的号码,日后发现这一张钱票,有谁来兑现时,请他到我家来,我亲自兑给他。”经理便将该钱票的号码记明,并嘱咐了手下的员工。

事情过了两年多,忽然有一位石匠,拿钱票来兑现钱。经理一看,正是从前被风吹走的那张钱票。经理马上领他到绅士家中。

绅士请石匠到客厅坐下,然后问他:“你这钱票是怎样来的呀?”石匠说:“是我打磨得来的。”绅士说:“你帮人打一盘磨,也不过一二百文钱,他们怎么竟能给你这张十串钱的大钱票呢?”

石匠就问:“怎么啦,这钱票是真的还是假的?”绅士说:“是真的。”石匠说:“既是真的,你就应当兑现钱给我,何必问长问短呢?”绅士带笑说道:“因为这张钱票,当初有一段奇特的情景,所以我要彻底弄明白。你既然是打磨得来,请问你究竟给谁打磨?又是谁给你这么多钱呢?”

石匠只得老实交代说:“我给阴曹地府打磨,阎王爷送给我的。”

绅士一听,更觉得奇特,又问:“你怎样会给阴间去打磨呢?”

石匠说:“在十多天前,我打磨回家,天色已晚,走到西关外,觉得肚子饿,就找了个卖食品的小摊吃东西。正在这时,来了两位公差,对我说,‘走,跟我打磨去。’我说,‘天已晚了,明天再去吧。’二位公差说,‘这是公事,不能耽误。’二位公差拉着我就走,但所走的路都很生疏,我未曾走过。这合肥四处之路,我全都熟悉。但他领我走的路,我却全未走过,我心中很奇怪,纳闷。也不知走了多远,到了一座城市,生意繁盛,人烟稠密。二公差将我带到一个大官府门口,说,‘你在这等着。’我等了一阵,只见二公差返回,将我带到大堂上去。见堂上坐着一位官员,很是威严,问我说,‘你是磨匠吗?’我答,‘是。’那位官员说,‘将他领到磨房去。’并对我说,‘你要好好地打磨,限期三天,如果工作得好,到时多给你钱;如果打得不好,当心罚你。’二位公差将我领到磨房,我一看,就吓了一大跳。从我打磨以来,也没有见过这样大的磨。这磨不但大,还有一双磨眼,单这个磨眼,就比人的腰还要粗大。二位公差帮着将磨抬开,我一闻,很腥气。我问公差说,‘这磨这样大,是磨什么用的呀?’公差很严肃地说,‘你少说话,打磨吧。’我开始打磨,一直打了两天。二位公差,一直与我同吃同住,渐渐地熟了。我又问二位公差,‘这是磨什么的?’公差说,‘我跟你说了,你可不能对第二个人说呀。’我答应不说。二位公差说,‘告诉你吧,这是磨人的。这里是阴曹地府!你打好这磨之后,先要用它磨三个人:第一个,先磨东门外杀牛的;第二个是磨某大官……’”说到这里,石匠不说了。

绅士再三追问:“还有一个是磨谁呢?”因为绅士紧追着问,实在问得石匠不得已,就对绅士说:“我听说,第三个要磨的人,好像是你的名字。”

绅士大吃一惊,说:“是我?他们为什么事要磨我呀?”石匠说:“我听那二位公差讲,你在八月十五日那天,做过……”石匠说完,只见绅士头上的汗珠,如同黄豆一般地滚了下来。

石匠接着说:“我打完磨,二位公差领我见了那位大官,他给了我十串钱一张的钱票。大官吩咐二位公差,送我回家。二公差驾着我走,觉得很轻松,到了我家门口,家门没开,二公差便将我从门缝里推进去,再睁眼一看,原来我躺在灵床上。我妻子坐在旁边流泪,一见我睁开眼,就说,‘你好啦?!’我觉得很冷,就叫妻子端来了一碗滚水喝,慢慢地坐起,我问妻子,‘我怎么会躺在这里呢?’妻子告诉我说,‘那天你帮人去打磨,天黑了还不回来,我不放心,整夜未睡,第二天清早,便四处去寻找你。听人说,西门外死了一个石匠。我跑去一看,果然是你躺在地上,就请人将你抬回家来,用手摸你心口,还温温的。我舍不得埋你……直到现在。’我一听这才明白,于是想起阴官给了我十串钱的一张钱票,便用手向袋中一摸,果然摸出,一看是你们钱庄的,所以今天来兑现钱。”

绅士听完后说:“好啦,这事你千万不可向别人再说。你以后也不要再打磨啦,我除了兑给你十串钱外,另外再送你二百两银子,拿去做小生意吧。以后如有缺少,周转不灵时,可直接来找我。”

石匠连声答应,拿着银钱,称谢而去。

这位绅士为何这样害怕呢?原因是从前他在上海做古玩生意,同事中有个跟他结拜的盟弟,二人很要好,后来因为生意不好,大家各奔前程,绅士返回原籍。又过了几年,某年八月十四日,他的盟弟买货路过合肥,就到绅士家来探望,二人谈话之际,盟弟说这次出外收买了好多宝物,并拿给绅士看。绅士声声赞美说:“老弟,你这次发了大财啦!”

第二天是八月十五日,绅士备美酒,在后花园设宴款待盟弟,饮酒赏月。绅士殷勤劝饮,将盟弟灌得烂醉如泥,人事不省。这时绅士将盟弟捆好,推入花园井中,上边堆上泥石,将井填满。

绅士得了盟弟的珠宝货物,发了大财。从此在合肥先开古玩店,又开当铺,然后又开了钱庄。因他善于交际,巴结官府衙门,居然变成了赫赫有名的大绅士。而他的盟弟是外省人,人失踪了,也就算了,既无人问,也无人找。

这阳间的法律,是被这个绅士瞒过了,但阴司地府不饶他。今被石匠指破,只吓得他心惊胆颤,日夜不安。既然要遭阴府石磨研压,那可怎么办呢?在万般惊吓恐惧之中,于是想出忏悔的方法。他在后花园中,另盖了一间静室,设立他盟弟的灵位,日夜焚香烧烛,痛哭忏悔,并祈祷说:“愿将所有财产,全拿出去行善事,并且都算是盟弟您做的功德!”这位大绅士还设粥厂、舍棉衣、济贫困、兴道院、助佛寺,不到半年,将整个古玩店的资产,变卖施舍完。

这时,他听说东门外杀牛的老板,因被牛踏着脚,开始是肿胀,接着伤口流黄水,再继流血水,百医治疗无效,两脚已烂得无肉,日夜呼痛,不绝于口。这位大绅士一听,更加害怕,于是作善事更加积极。心想:我命都将没有啦,要财还有什么用?既然是要受天条阴律的磨研,万死千生地要受无数恶刑,受尽恶刑后,还将怎样呢?恐怕只有变猪变牛,人身是得不到的了!我不如趁现在未死,阴刑没来临之前,尚有人身能自由,就下决心将所有的财产,全拿出来,去做善事吧!

于是,这位绅士又放生吃斋。过了些时候,听说东门外杀牛的那个人死了。又探听到某大官在剃头时,剃刀不慎剃破一个热痱子,从此流黄水,然后流血水,又是百医无效。绅士听了,更加害怕。又过了半年,这位大官员从头至脚,溃烂得不成人形,死时将头向桌面一伏,头颈自行脱落,如被斩首断颅一样。

第一,杀牛者死;第二,某大官员又死;这第三……该轮到自己本身啦。此时,这位绅士为善更力,忏悔更诚,如此又过了两年,他的财产已用去三分之二。

有一晚,石匠忽然来访,绅士急忙请他进来,问他有什么事。石匠说:“我特来给你报个喜信,你不要怕啦,阴间不磨你啦。昨晚,二位阴差从梦中来到我家,对我说,他们两位公差当初因泄露了天机被地府阴官责罚鞭打了一顿(可见天机不可泄露),后来因你(指绅士)忏悔行善,无形中他们又立了功,地府里已将他二位升了官(阴间赏罚分明;更喜常人攺过)。昨晚是他们将上任去,特来说给我知,叫我转告你,因你能忏悔行善,不磨你啦,叫你继续行善积德。”说完离去。

绅士这才把那颗惴惴不安的心放了下来。但他依然虔诚为善,寿年延至七十多岁,并得善终。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a64f18960102v45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