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人都是素食主义者

0202-3

L.V. Anderson

翻译: zhenzhen2743

 

肉类加工业对气候变化的影响非常大,直接或间接地产生了14.5%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而且全球肉类消费一直在增长。一般来说,人们喜欢吃肉——穷人赚到钱后几乎总要买肉。人口和肉制品消费的增长将会对气候变化、人口质量和土地使用产生灾难性的影响。

减少肉类消费的尝试还处在起步阶段——“无肉星期一”和“6点之前吃素食”活动、人造假鸡肉和试管汉堡(注:这种汉堡所取用的汉堡肉不需要通过屠宰动物获得,而是在实验室里“培养”出来的)。传统观点认为,如果人们开始减少食用肉类,那么也将渐渐养成这种习惯。

但是假如世界上每个人都自愿停止吃肉,这种劝说是否会变得容易?我想这种情况不容易出现。某一天,如果大家醒来后都意识到善待动物组织宣传的口号是对的,那么对改善气候来说,这是最好的情况。如果大家都做出这种共同的改变,就像彼得•辛格(注:澳大利亚哲学家、动物解放主义人士)梦寐以求的事情实现了,那么结果会如何?

目前,至少有一个研究小组已经假设了素食主义对地球的影响。2009年荷兰环境评估署发布了一项预测——如果人类逐渐减少消费、停止食用或者生产肉制品,其会对温室气体产生的影响。研究者们预测,到2050年,全球范围的素食主义将减少17%的农业碳排放、24%的甲烷排放和一氧化氮排放。广泛的素食主义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方面也能产生同样的作用。而且,荷兰的研究者们发现,相对于纯粹致力于减少能源消耗的碳税和能量重复利用技术,全球范围的素食主义在达到上述效果的同时成本更低。

荷兰研究者没有考虑如果人人都不吃肉,还会发生什么。“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忽略了可能对社会经济方面产生的影响,比如对GDP和人口数量的影响。”Elke Stehfest和他的同事写道,“我们没有分析饮食变化对农业经济造成的后果以及由此带来的影响。这不仅包括转型成本,还包括对土地价格的影响。转型所产生的成本也许会很明显地抵消掉我们之前提到的成就。”

确实如此。如果整个世界都吃素或者素食主义实行10年或20年,我们认为经济会衰退。根据2006年联合国关于食用肉制品对环境产生毁灭性影响的报告《畜牧业的阴影》中提供的数据,畜牧业产品占世界GDP总量的1.4%。动物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为13亿人提供了工作,其中有9.87亿都是穷人。如果一夜之间肉类的需求都消失了,这些人赖以生存的方式就没有了,就不得不寻找新的方式维生。现在,一些人——像为动物农场提供玉米饲料的农民——可以开始种植受欢迎的植物产品。而另外一些人,比如那些大量的除了畜牧业没有其他工作可做的,尤其是亚洲和非洲国家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如果人们继续消费其他动物产品,像鸡蛋、牛奶和羊毛,而不是完全素食主义,那么情况就会好很多)。经济在适应突如其来的肉类产品滞销的同时,我们可以预料到普遍的艰难和社会动荡。

世界范围的素食主义带来的第二个重大影响是有更多可利用的土地。目前,反刍动物像奶牛及其同类的牧场占据了世界上未被冰覆盖的土地的26%。荷兰科学家预测世界范围内的素食主义将使27亿公顷(约1.4万平方千米)的牧场被释放,包括近期用于种植动物饲料的1亿公顷(约386平方千米)。并不是所有这些土地都适合人类使用,但可以肯定的是,从整体上来看,这些突然增加的土地会使其变得更加便宜。

全球素食主义带来的第三个重大影响是抗药性传染病将直线下降。目前,在动物农场中,为了给牲畜增重、在不卫生的环境下保持健康,抗生素被普遍使用,这就成为产生抗药性的主要原因。去年疾病防控中心宣称,每年至少有200万美国人因感染抗药性病原体而生病,而且“很多动物抗生素的使用都是不必要、不合理的,只会让人们更加不健康”。人类自身滥用抗生素在抗药性的产生过程中也难逃其咎,但是,如果忽视许多抗药细菌来自于农场的事实,我们就会以为还能继续寄希望于抗生素来治疗疾病(想要了解什么是“后抗生素时代”,请阅读麦肯那的《媒介》以及关于如何在养鸡场解决该问题的方法,该文章刊载于Slate杂志)。

那么,在一个纯素食主义的世界,普遍的失业、经济衰退、数百万平方米的土地空置、抗药性风险低的淋病同时并存,这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我只能推测,人们会团结起来建立公社以逃避资本主义的剥削,抵制之前的牧场开采,自由恋爱。

哈哈,我是开玩笑的。很多时候,当你推测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时候,很容易得意忘形——突然之间同步的洲际素食主义简直不可能发生。如果全球性地坚持素食主义,这对于右翼分子来说简直是噩梦;但是值得指出的是,如果继续保持现在的肉制品消费量,这无疑将会是左翼分子的噩梦:在一个全球变暖失控的世界,气候灾害频发,国际冲突也会增加,只有富人能够发展,穷人只会忍受更多痛苦。

那么让我们取折中路线。我们不会都变成纯素食主义者,但是大多数人可以停止将钱投入农场——污染和公共问题的罪魁祸首。我们可以吃更少的肉,特别是产生甲烷的反刍动物(牛、山羊、绵羊等)的肉。突然之间的全球性素食主义会产生不良后果,不代表我们不能逐步减少现在的肉类消费,给市场调整的时间。我们能够这样做,也必须这样做。毕竟,随着世界人口不断增长,到2050年人口将增至90亿,我们将需要把约25%的土地从牛羊那里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