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佛教与生态危机——在加强生态哲学和心理学方面,佛教对当今西方社会的作用

Buddhism and the Ecocrisis

The Role of Buddhism in Enhancing Environmental Philosophy and Psychology in the West Today

作者:菲儿·布朗(佛教和平友谊会)

by Phil Brown (Buddhist Peace Fellowship)

y150129-02

“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小,彼此之间也越发相互依存。当今生活较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一种普世的责任感,不仅是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还包括人类对其他生命的责任。”

佛教提出以尊重、谦卑、关怀和慈悲等重要元素,去建立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本文旨在引用《佛教生态危机观》(Buddhist Perspectives on the Ecocrisis)一书来印证这个观点。该书由克劳斯·桑德尔(Klas Sandell)参考上座部佛教观点编撰而成,但研究大乘佛教的读者也会发现,书中收录了不少支持环保的丰富教证。虽然笔者没有特别鸣谢莉莉·德·席尔瓦(Lily de Silva)和克劳斯·桑德尔,但本文大量引用了两位的文章。

菩提比丘在桑德尔书中的序言说,“由环境污染和过度开采自然资源所引发的当前危机,已经引起几乎每个人的关注。‘生态危机’让人感到焦虑,除了因为要面对当前的困境外,还基于更深层次的问题。对我们而言,生态危机并不仅仅是通过深入研究和立法就能处理的问题。它以令人不安的危险形象出现于眼前,是源于肆无忌惮的技术扩张和工业发展,如果目前的趋势不加控制地持续,一个更严峻的危机将随之出现。因此,我们不得不重新评估西方文明赖以生存的一些基本前提,以及那些引导我们投入过多能源和财富的发展目标。”

“应用科学能够满足人类的需求,并引领人类进入一个无限繁荣的黄金盛世,这种信念促进了西方的科技发展。现在,我们利用科技征服大自然,满足人类的欲望。相较过去,我们无疑成功地让生活各个层面变得更加舒适和安全。然而,城市雾霾、污水排放、森林破坏和化学废料等问题,无不让我们痛苦地意识到,物质繁荣所需要付出的可怕代价。不仅是自然美景逐渐受到破坏,她的可持续性也受到严重的威胁。在征服自然的过程中,人类已经把自己置于泯灭人性的危险境地。大部分获得官方机构赞助和施行的环保措施,都属于那些以技术主导思维模式的方法。因此,它们与导致生态危机出现的成因,是在同样封闭的框构下运作,且借鉴同样僵化的前提。由于无法想象工业社会以外的其他可能性,这些措施的倡导者便简单地认为,问题源于缺乏足够的科学知识。因此,只要有更创新的科技发展和更有效的技术管理,问题便能迎刃而解。为了有效控制环境及防止特定灾难的发生,人类虽然已投入了大量金钱做深入研究,但他们对造成整个生态危机的根本问题并没有提出质疑——即人类的幸福在于不断提高生产力和扩大消费这一错误前题。”(菩提比丘,摘自桑德尔书中,1987年,第5,6页)

“现在我们逐渐认识到,开发自然的计划源于西方工业社会的一些假设:快乐和幸福取决于我们能满足物质需求和感官欲望;人类对自然的基本取向是矛盾和斗争的征服关系,人类必须征服自然,去满足人类的欲望。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些假设的荒谬。如果我们不尽快对这些假设提出质疑和纠正,很可能会给人类带来严重的后果。”(菩提比丘,摘自桑德尔书中,1987年,第7页)

倡导人类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东亚哲学和宗教,为西方提供了丰富的素材,佛教是其中的佼佼者。由于佛教并不预设上帝的存在,其学说主要建基于个人觉知的基础,因此,佛教对那种深受科学思想影响的世界观极有帮助,对西方新的环保理念和环境心理学的发展,也能作出重要贡献。正如爱因斯坦所说,“如果有任何能够应付现代科学需求的宗教,那必定是佛教。”

与上述西方文明基本假设不同,佛教能从以下几个方面宣讲环境保护的理念:万物相互依存以及互为缘起的甚深道理。

人类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人与身处的环境之间没有明显的差异,因为万物都是无常,并受制于同样的自然法则。按照佛教教义,万物的相互关联建基于因果法则。虽然各元素并非整体的组成部分,但它们的确是彼此关联和互为缘起。万物无常和因果法则应当是了解人类与自然界关系的重要基础,让人类能以谦卑和深思熟虑的态度看待自然。佛教教义在万物相互依存和互为缘起等方面有丰富的教证。在本文中,笔者将主要从人类道德和自然的关联性这方面进行阐述。

虽然变化是万物固有的本质,但佛教认为,自然进程受到人类道德的影响。巴利大藏经中的一些教言指出,早期佛教认为人类道德和自然环境之间存有密切关系。这一观点在及后的注疏中,被综合为五种自然法则(panca niyamadhamma)。根据这一理论,宇宙有五种自然规律运行,即物理、生物、心理、道德和因果规律。这意味着,任何地方的自然环境都影响着当地生态组合的生长和发展,例如动物和植物。

这些环境因素反过来又影响与之关联的人类思维模式。思维模式决定道德标准,反之亦然。人类的道德不仅影响着人们的心理素质,而且还能影响地区的生物和物理环境。因此,五大规律表明,人类与自然界是以一种互为作用的因果关系所联系,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相互效应。由自然界和人类组成的世界,其或生或灭都取决于道德力量。如果社会充斥着不道德行为,人与自然界就会败坏;如果道德主导社会行为,大自然和人类的生活质量就会得到改善。因此,贪婪、嗔恨和愚痴会对内在心灵和外界环境构成污染;宽容、慈悲和智慧则会净化心灵及环境。这就是佛陀宣说三界唯心(cittena niyatiloko)的原因。因此,根据早期佛教思想,人类与自然相互依存。

这些关于人类和自然界之间互为作用的观点,彷佛与某些现代科学观念甚为接近。例如,西方生态学和人类生态学的研究已经观察到自然界各种元素如何相互关联,人类对自然界的入侵又如何对时间和空间构成影响。

佛教的观点是:幸福源自寡欲知足,而非扩大欲望,并通过修习出离心和禅定以达到觉悟的目的。根据佛教的教义,人类必须学会满足其实际需求,而非放纵地去满足自己的欲望。地球资源有限,而人类的贪欲无穷。现代人类无节制的贪求享乐及无休止的财富追逐,已把自然资源近乎消耗殆尽。

佛教不断提倡追求不贪、不嗔和不痴的人类美德。贪婪会引发痛苦和疾病。佛教认为知足是一种值得称赞的美德。生活简朴、知足少欲的人则被视为优秀的楷模而备受推崇。吝啬和浪费则同被佛教诟病为堕落的一端。今天我们对大自然的过度开发当然是被佛教强烈谴责的行为。

 

欣赏自然之美

佛教徒欣赏自然之美,因为大自然被那些大成就者视为具有价值的珍宝。佛陀和他的弟子们把自然之美视为快乐和满足的泉源。佛陀以各种方式强调亲近自然的重要性,并指出心性的提升如何能让人更好地欣赏大自然。可以说,滥用自然资源彷佛展示了人类的精神素质低劣。

佛教提倡“不伤害”和无缘慈爱一切众生。众所周知的居士“五戒”(panca sila),是戒律的最低要求,也是每一位居士应当持守的戒律。它的第一条戒律就是不伤害众生。佛教还把慈悲定义为无条件和平等地“爱护”一切生命。

如《应行慈爱经》[Karaniyametta Sutta (Sutta-nipata) ]中云:

“愿一切有情幸福、安稳!自有其乐!

凡所有的有情生类,

动摇的或不动的,毫无遗漏,

长的或大的,

中的、短的、细的或粗的,

凡是见到的或没见到的,

住在远方或近处的,

已生的或寻求出生的,

愿一切有情自有其乐!”

对因果与轮回的认识,让佛教徒对动物怀有一种悲悯之情。根据这一信仰,人类亦有可能转生至畜生道中,我们自己的亲人也有可能转生为动物。因此,我们应该以慈悲和悲悯之心对待动物,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佛教的“功德”观也促使人类以温和非暴力的态度对待众生。善待动物是功德之源,而功德能够改善人在轮回中的命运,从而获得最终的涅槃。佛教徒对百年巨树也秉持恭敬的态度。在巴利语中,这些百年巨树被称为vanaspati,意为“森林之主”。 一些大树,如铁树、娑罗树和无花果树,被认为是古佛时代的菩提树,因而加强了佛教徒对这些大树的恭敬之情。

 

培养出离心

佛教指出无私的爱和以贪著占有为目的之爱的差异。培养出离心就是要鼓励人们对大自然界抱有无私的感谢,而非去考虑它的利益和利用价值。我们还可以将贪爱和无私之爱,描述为贪欲和需求之间的分别。很明显,大规模的生产不单加剧了今天的环境问题,还导致地球资源枯竭,这些就是贪婪的表现。

佛教主张人类和自然和谐共处。尽管上文提到自然法则和无常观,但佛教还是认为,人类在自然界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佛教徒不认为人类应当主宰自然呢?这是因为佛教推崇以谦卑的态度对待自然,并主张人类与自然慈悲共处。

一方面,认识到人类在自然界中的独特性,另一方面,又以灵性发展和善待自然为理念,二者相结合,有助实现人类与自然界的和谐关系。这意味着人们摆脱固有思维模式的可能——人类要么屈服于大自然,要么征服大自然。这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关系,应当被视为“第三种选择”——既非屈服,亦非征服的一种折衷。在探索如何以合作的态度对待自然时,佛教哲学是一项重要的灵感来源。

如前所述,佛教哲学对于西方环境哲学和心理学发展极具价值。“今天我们所面对的环境危机极需有效的帮助,而世界上约5亿的佛教徒,可以在环境保护方面发挥重要和积极的作用。”(南茜·纳什,摘自桑德尔书中,1987年,第74页)

从哲学的角度来看,佛教徒的做法非常优越,正如莉莉·德席尔瓦所说,“佛教告诫我们,以蜜蜂采集花粉的方式去利用大自然,既不破坏它的美,也不消耗其香味。就像蜜蜂采集花粉酿造蜂蜜一样,人类也应该能够在寻找幸福的同时,也不会对大自然环境造成损害。”(桑德尔,1987年,第28页)

 

文章来源:

http://www.buddhanet.net/mag_eco.htm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拉姆

一校:yueyue

二校:释然、央金措、Baron Lee、圆莉

终审:铭浠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