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看不见的地方

0125-1

梁阁亭

新加坡著名女作家尤今曾回忆起这样一件让自己惭愧的事。儿子从美国留学归来,应聘一家跨国银行理财专员职位。没过几天,儿子收到伦敦总部电话,约定了日期和具体时间,要和他进行一轮电话会谈。约定通话的那天上午,尤今看到儿子很早就起来,郑重其事地穿上了西装,还打了领带,站在电话旁边等待着对方的电话。

尤今和儿子开玩笑:“这次只是电话会谈而已,对方又瞅不见你,干嘛还穿戴得如此正式,犯得着这么大张旗鼓吗?”儿子严肃地答道:“对方虽然看不到,但人家是从办公场所给我拨电话,他衣冠楚楚,我在家穿正装,是对他应该有的尊重。再说,我如果现在穿背心短裤,等会说出来的话可能会随意而不够慎重,这是对方能‘看见’的。” ……最后,尤今的儿子毫无争议地争取到这个有很好前途的职位。

东汉时,荆州刺史杨震听说王密德才兼备就征召他,举荐他为“茂才”。经过升迁,杨震做了东莱太守。当他去东莱上任的时候,路过昌邑,原来由杨震所推荐为茂才的王密现任昌邑县的县令。为了感谢杨震的知遇之恩,王密深夜一人前来拜见,带着十斤黄金赠送给杨震。杨震说:“老朋友我了解你是怎么样的人,你不了解老朋友我,为什么呢?”王密说:“您是我的伯乐,没有您的举荐,就没有我的今天。这会已是深夜,不会有看见和知道的人,您就放心收下吧。”杨震一脸正色:“天知,地知,我知,你知。怎么能说没人看见、没有人知道呢?你走吧。”王密羞愧地快速离去。杨震后来调动为涿州太守,品性公正廉洁,不接受私下的拜见。子孙常常只食用蔬食,出行步行,以前的长辈有人想要让他为子孙开办产业,杨震不肯,说:“使后世的人称他们为清白官吏的子孙,把这个节操留给他们,不是很宝贵的财富吗?”

清代学者王夫之是中国朴素唯物主义思想的集大成者,与黄宗羲、顾炎武并称为明末清初的三大思想家。王夫之晚年居南岳衡山下的石船山,著书立说,故世称其为“船山先生”。有一天,一位朋友来拜访, 王夫之十分高兴,连呼“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倾其所有,置办饭菜,相对而坐,把酒对酌,大有酣畅淋漓之感。天色将晚,朋友告辞,王夫之依依不舍,本想多送一段路,然而自己年事已高,又体弱多病,只能起身恭送朋友三步,郑重说:“君自保重,我心送你三十里。”朋友拱手而别,走了十五里,忽然想起雨伞忘在了王夫之家里,又急忙往回赶,等他转回到家门口,看见王夫之还毕恭毕敬地站在原地,心里默念着时间,“心送”朋友走完三十里。在王夫之的心中,自己的言出行诺即使朋友不见,但天地可见、神灵可见。

尊重、廉洁与信诺,常常不在昭昭明处,而在看不见的时候、看不见的地方。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4202ef0102e3sz.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