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佛教与经济增长终点

Buddhism and the End of Economic Growth

作者:约翰·斯坦利,大卫·罗伊

John Stanley and David Loy

 y150121-01

作者介绍:

约翰·斯坦利(John Stanley)博士,佛教徒,也是一位科学家,他维护着一个佛教生态学网站,和大卫·罗伊合作编辑了《佛教徒对于突发事件的反应》(2009)一书。

大卫·罗伊(David Loy),身兼教授、作家、佛教禅宗老师,佛教生态学委员会成员多种身份。他的作品丰富多样,文章和书籍曾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其文章经常出现在《三轮》杂志以及其他学术期刊上。

 

我们正在目睹一场由汇聚的危机形成的完美风暴,它们一起表现为人类发展史上的分水岭。我们也参与并见证了经济发展由几十年来的增长到紧缩的转折。

——理查德·海因伯格

真正的发展应与人类的需求以及自然界变化的规律保持一致。人类只是世界的一部分,而非其主人。正如佛教所阐述的,万物相互依存,这也是世界各地人们的传统中普遍认同的。

——舒拉克·西瓦拉克沙

自然条件的限制将很快迫使经济增长停滞,这一事实愈发明显。虽然已深入研究此观点四十多年,但在很大程度上主流媒体对此尚不认同。多数国家领导人或公司总裁们仍旧坚持认为经济是人类社会的真实命脉,而经济增长是衡量社会发展的唯一有效手段。在这点上, 政府高层与公司管理高层几乎毫无差异:两者都一心想着促进经济无限增长,因为他们都相信亚当·斯密所谓的市场这只“隐形的手”会魔术般地超越物质及生物学极限。

正如丹·海姆伯格在1997年担任美国国会众议员期间总结的:“我们国家真正的政府是经济,其受制于大型集团公司,使国家按照他们的命令行事。如何培育一个安全的环境,从而使集团公司以及他们的投资人繁荣昌盛是两党的最高目标。”追溯到1932年,休伊·朗有趣地如此描述:“他们一边有一帮共和党侍者服侍,另一边则是民主党做侍者,但不论是由哪边的侍者上菜,法定食物都是在一个叫华尔街的后厨房烹制出炉的。”

然而,比这只隐形之手更强大的某种力量正在颠覆我们的经济设想。经济增长持续陷入停滞状态。过去两年来的所谓经济“复苏”只是银行和华尔街的复苏,而不是其他方面,经济大局已经止步不前。官方将其归咎于大量积累的金融负债。但实际上阻碍增长的还有其他长期性的困难,并且更难以处理,尤其是资源耗竭的冲击。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只要每桶原油价格超过80美元就会出现经济衰退。越来越多的环境灾难来源于石油开采及核能利用。大规模全球变暖的冲击已经在俄罗斯、巴基斯坦、中国、非洲、澳大利亚以及德克萨斯州出现,其后果包括农作物的大量减产,并继而推高了世界粮食价格。

正如理查德·海因伯格所指出的,这些都是集中爆发的危机。这些危机迫使我们人类文明重新思考对于经济与其他生物圈之间关系的理解方式。迟早,我们不得不采用一个健全有力的“稳态”经济,谨慎地平衡地球资源与能量收支。虽然你不能从主流媒体上猜到,但我们目前对于经济增长的困扰已经是“死囚漫步”了。

泰国的佛教领袖舒拉克·西瓦拉克沙,也是泰国反军政府运动领袖及国际入世佛教协会创始人,他相信世界的未来发展必须考虑事物的互相关联性,以及驻存于人类心中的精神观。全球化也呼吁国家之间的互相依赖,但这种经济联系起作用的方式非常不同:在亚洲,消费主义带来了自由市场的原教旨主义、环境恶化、佛教文化及价值观的破坏。同样的内部衰败也发生在那些过度发达的国家及欠发达国家。人们被各种宣传所引诱:赚得更多,获得更多,从而创造出一个贪婪与不满足的无尽循环。正如美国谚语所说:谁死前拥有最多玩具谁就是赢家。

根据佛教教义,经济发展大可不必如此。佛教徒应该强烈呼吁社会超越这种以国内生产总值(GDP)为衡量标准的模式,因为其仅是粗略的综合支出总和。佛教王国不丹运用了国民幸福指数这种不同的方法来衡量社会发展程度。这种方法从九个方面统计社会生活:时间管理、生活水平、良好的政府管理、心理健康程度、社区活力、文化、健康、教育和生态。由英国新经济基金会设计的快乐星球指数(HPI)在全球范围内比较各个国家在生活满意度、预期寿命以及生态足迹方面的差异。那些展示“成功经济发展”的国家在可持续幸福层面来说是最糟糕的。英国大约处于中间位置,位列第74位;美国则在第114位;而哥斯达黎加得分最高。

如今,佛教徒对过于迷信经济增长的批判性思考和挑战显得尤为重要。许多佛教领袖,如越南一行禅师、泰国舒拉克·西瓦拉克沙对此已强调多年。而现在,经济紧缩已经来临。如果人类要在这个世纪生存并繁荣,我们必须尽快学会接受且极力推进节制的理念。佛教教义强调,这并不意味着要降低生活质量。相反,这种创造性的“降档减速”会帮助我们转而关注什么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

如果在这个全球性的综合危机爆发中,我们希望加强对于万物普遍联系的认知,并提升真正的精神满意度,就必须强调稳态经济,并转变生活方式。为了自己以及他人的福祉,若照此实行,从几十年经济增长转折到几十年经济紧缩的困难,可被降至最低。

 

文章来源: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john-stanley/buddhism-and-economic-growth_b_954457.html?ncid=edlinkusaolp00000008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修春景

一校:扎西尼措、圆梦

二校:圆言

终审:圆徐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