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判一只狼无罪

0122-3

刘云利

墨西哥南部瓦哈卡州伊斯特兰小镇被一望无际的森林环绕,小镇上生活着5000多名土著印第安人。茂密的森林为他们提供了食物、能源、药材、住所和收入,他们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美好生活。

可是,这一切的宁静在2000年被搅乱了。

一个冬夜,一只饥饿的狼偷袭了村庄,吃掉了一个孩子。孩子的父母抱着仅剩下的一只鞋失声痛哭。村民们痛恨地说:“这只狼真是忘恩负义,我们一直把它们当朋友,它们却来祸害我们,这次一定要捉住这只可恨的狼,然后将它碎尸万段。”

一个三十多人的捕狼队组成了,他们在村庄的各个入口都设置了陷阱。三天后,那只罪恶的狼再次出现在村口,这次它没那么幸运了。

捕狼队打算马上处死这只狼,但其中的一位长者说:“且慢,虽然它只是一只狼,但小镇有规定,杀死动物也要经过批准的。”原来,小镇上有一个动物保护委员会,不允许村民随意捕杀动物。因为同仇敌忾的原因,程序走得很顺,很快便裁决处死这只狼,为孩子报仇雪恨。孩子的父母听后,感激得热泪盈眶。

行刑那天,村民围得水泄不通。即将动手之际,一个叫潘帕斯的年轻人突然从人群中挤出来,嘴里喊着:“先不要动手,狼吃孩子的事肯定有隐情,请给我五天时间调查,调查不出来再下手也不迟。”

潘帕斯的这一举动在外人看来很没良心,但他护狼的决心很坚决,委员会只好暂停行刑。

这个潘帕斯虽然也是土著居民,但曾在城市生活过一段时间,对外界事物了解比较多。当听说狼吃孩子的消息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估计森林生态遭到了破坏。

没错,经过调查,潘帕斯发现在距离伊斯特兰小镇五公里的地方,这片茂密的森林正遭受严重的砍伐。50多名伐木工人每天轮番上阵,一车车的木材被运往城市,他们的身后却是一片光秃秃的荒芜,新树苗并没有被及时种植。而当地政府为了收取赋税,竟然默许了他们的非法行为。

这样,狼的食物链就被破坏了,饥饿的狼不得不出来扰民,甚至到小镇上吃人。潘帕斯意识到,与其说是狼吃了孩子,还不如说是政府的纵容吃了孩子。他愤怒地找到政府官员交涉,但官员根本不把这个冒失的年轻人放在眼里,以各种理由搪塞潘帕斯。

如是三番,眼看着五天时间要过去了,交涉没有任何结果。潘帕斯急了,召集了五名村民把狼抬到了政府办公室,并悲痛地说:“就是这只罪恶的狼吃了孩子,一旦继续放纵伐木,会有更多的悲剧上演,如果你们不害怕,我只好把这只狼在你们这里当场释放!”潘帕斯的气势凌人。

官员们听后脸色大变,当即决定邀请潘帕斯留下来商议对策。潘帕斯的建议是,伊斯特兰小镇周边的森林由村民自行管理,并说出了详细的具体方案。

潘帕斯扩建了管理队伍,组编成一个390人的组委会,并以投票的方式决定保护和利用森林的政策,同时建立了6家公司,分别进行木材运输、家具制造、苗木培植和旅游餐饮等行业,提供就业岗位上千个,这样许多村民不用到城市务工也能有较好的收入。

五年后,潘帕斯成了当地的名人,他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森林每年给小镇带来60万美元的收入,其中30%用于植树和防止森林火灾,30%用于企业的自身发展,其他部分是工人的工资,我们过着原生态的现代生活。

几年后,墨西哥把森林还给土著居民的做法,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高度赞扬,墨西哥便把这一模式推广到全国,现在有超过60%的森林由当地居民委员会负责经营和管理。

后来,潘帕斯建议委员会:请判一只狼无罪,得到批准。伊斯特兰小镇把这只狼好好地豢养起来,他们说,这只狼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值得纪念。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0bdf30100vho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