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实验数据探讨六道轮回的存在

y150118-14

王守益

摘自《物理与佛学》

要讨论轮回及灵魂的存在问题,我们必须先对存在问题提出适当的说明,然后再引进相关的现代实验数据作为考量基础。至于是否与科学相容,我们将仔细检讨科学的含义。对于人生观与道德观,在了解这些理念之后,我们也将会有新的考量。

一、佛家六道轮回及其存在问题

(一)、佛家的六道:十法界包括四圣与六凡。四圣是指阿罗汉、辟支佛、菩萨和佛的四种圣贤果位。六凡即是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与地狱等六种存在。四圣与六凡或六道的主要不同点,是四圣具有超越轮回的境界;相反地,六凡却无法不参与轮回转世,这就是一般常言的六道轮回。

至于为什么要轮回,那是因为这些众生有“业”未净,“业”包括欲望、愿望等等,而这些业会驱使他们在六道中不断地轮回转世,这就是“循业受报”。

(二)、广义的轮回:人们在生活时也有广义的轮回。一个人每天从早到晚,意念常流转不停。每个念头从发生到息灭,即有一个生死,称为“变易生死”。到下一个意念又生出时,从意念变易而言,这就是意念的生死轮回。一个人从出生到命终不知道有多少个变易生死的轮回流转,其数之多或许可用三大阿僧祇劫来形容;但到了命终时,他意念的变易生死就形成了他生命的分段生死,也就离开了人道而轮转到其它道。

从这个观点看,命终时的轮回只是意念变易生死轮回的延伸而已。另一点要说明的是,“六道”源出于婆罗门教的教义,只是大约的分法,如果细分,也可以分得更细。例如《楞严经》分成七道或七趣,即增加一个仙趣。

二、瓦巴博士的回复过去生命法——轮回转世真实性的确定

(一)、过去生命复原法:心理学专家瓦巴博士(Helen Wambach),曾利用“过去生命复原法”(Past life regression),对千名以上自愿被测者做过“潜意识试验”(请参看Life After Death,Jim Hogshire,Globe Communication Corp.1991)。被测者平均约可叙述过去五世的生命。时间跨度自纪元前2000年至纪元后1945年。

其中的典型案例,即如某位女士,她报告说曾当过十六世纪的威尼斯人,十八世纪则是诺曼底地方的仆人,有一世是死于天花的小孩,也曾生为一位死于1916年的挪威籍水手。

(二)、过去生命的叙述:瓦巴博士曾整理过数千例关于过去生命的叙述,发现只有十一页证词与历史不符。这样的信息精确度真令人震惊,令人相信他们真曾去过那些地方。他们述及几千年以来的饮食,所穿的衣服,讲话所用的字词,日常见闻等等,都具有令人惊讶的高度精确性。

(三)、过去生命的性别:瓦巴博士发现关于过去生命的报告中约有49%是以女性身份经历的,余下51%则是男性。这正合于统计学上的随机分布。她也发现在报告中,纪元400年的生活报告数为纪元1600年时之半,1600年时的生活报告数又是1850年时之半,这正符合世界人口增加的比例。此外,从这些数字中,我们可以看出轮回应涉及六道;若只是“人道”轮回则有人数不应增加的问题。

(四)、过去生命的案例:有很多很多个别证词确是令人惊讶无比,现举数例如下:

1、享利·福特(Henry Ford),是著名汽车大王,他认为:

(1)、轮回转世是一种无可逃避的结果,也是“为什么我们在这里”的目的与意义。

(2)、宗教对他没有提供什么帮助,甚至于他极有成就的工作也不能令他满意。如果不能将这一世经验应用到下一世,工作也是徒劳无益的。

(3)、转世使他可以实施长程计划,他的理念可以无限制延伸到以后若干世,他已不是时钟指针的俘虏了。

(4)、“天才是经验”,天才不是天赋或才气,而是若干世经验成果的累积,有些灵魂较为成熟,所以他们知道甚多,看起来天赋很高。

2、乔治·巴顿(George Patton),他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极为著名的巴顿将军。他有一则故事如下:巴顿相信他曾参与西泽大军作战,并远去北非。当约2000年之后,他与纳粹坦克部队在这些沙漠地区作战之时,他仍能够具有那个地区的惊人知识。

在一次停战短暂时期中,一位法国军官带巴顿将军去察看盟军与德军最近的作战情形。他们的吉普车原应在灰沙路上转弯的时候,巴顿却命令司机驱向另一个方向。法国人说那不是走向战场的路,而巴顿说那是战场,只不是你说的战场。最后在广大无垠的沙漠中,巴顿准确无误地到达古代战场的所在地。法国人问巴顿何以预知此地呢?巴顿答复他以前曾与罗马大军到过这里。

3、有一位加拿大人,未曾学过古代语言。当他因被催眠而回复过去生命之时,却能说出流利的古挪威话,那是第八到十世纪间掠夺欧洲西海岸的北欧海盗所使用的语言。这位加拿大人在催眠之下,详细地说出约1000年前他作为一伙海盗中一员的生活种种,冰岛及古语言专家都感到震惊不已,因为听到他们以为已经绝传的古代语言被一个人说得这样流利。

同样是这位加拿大人,他清晰写出的手稿被鉴定为“萨珊巴列维语(南巴列维语)”,是纪元651年波斯帝国使用的古代语言,也使很多学者震惊。多伦多的慧顿博士(Joel Whitton)说:“对我而言,这是我所见到的关于转世证据最具说服力的案例。”

(五)、小结:瓦巴博士一个人已经作了如上所述一千多个的案例,这些案例的高度精确性已足以肯定转世说的真实性。

三、录音机录取灵界声音法(EVP)——灵魂存在性的确定

(一)、奇妙的声音:1959年瑞士的福瑞德(Friedrich Jurgenson)在森林中录取鸟类声音的时候,发现录到了人类的声音,而且其中之一是他已故母亲的声音。她说:“福瑞德,你正被监视着。”之后他又录到各种语言,如瑞士语、德语及拉丁语等【请参看谢尔门(Harold Sherman)所著的《死者仍活着》“The Dead Are Alive”p.4,(Fauscett Gold Medal,New York,1981)】。

(二)、八千余种灵界的声音:1965年间,卢底弗博士(Konstantin Raudive),曾和福瑞德一起作了很多录音。卢底弗博士是一位德国籍的心理学家,也是很多哲学书的作者。卢博士又到他德国住家附近作了极为大量的录音作品。由于有很多科学家及工程师的帮助,他们分析约八千余种灵界的声音,编集成一本划时代的书——《突破》(Breakthrough)。此书后来激发了很多熟悉电子技术的研究人员从事这种研究,而且都得到类似有意义的结果。

(三)、灵异的录音:这些研究人员中有一位博纳尔(G Gilbert Bonner),是英国人。他曾作过数千次录音,其中很多都是长达30分钟的对话。在有些对话中,对方的年龄、性别甚至于人格特征都可以被很清楚地鉴定出来,证明他们确实是曾在地球上活过的人。他们表示能看见人类,有时还显示一些未来将发生的事。

(四)、奇异的回答:在美国方面最先作此研究的是拉摩洛克斯(Lamoreaux)两兄弟,即约瑟夫(Joseph)与麦克(Mike),都是华盛顿州人。他们也进行了几千次录音,收集到很多讯息。他们的一位朋友瑞米(JRemich)因意外事件过世。他们能与他通讯。有一次他们问瑞米他那里有没有生活规范,如像“十诫”这一类的规律。瑞米的回答是:“有的”,接著录下来的音是:“有六条规律”:

第一条是要生活得像你是每一个人的一部份一样。

第二条是要帮助每一个人。

第三条是不要让每一个人觉得孤独。

第四条是要爱每一个人。

第五条是要原谅每一个人。

第六条是要生活得像你是和每一个人在一起,而每一个人又是和上帝在一起。

(五)、超感知觉基金会:有一个“超感知觉基金会”(Extra Sensory Perception,简称ESP),威尔奇(William Welch)曾写过《超感知觉手册》。他进行过很多次灵界语音的录音,是《与死者交谈》(Talk with the dead, Pinnacle Publishing) 一书的作者,也是好莱坞著名的电影剧本作家。威尔奇曾说他收录过二万多件灵界声音而且和他们交谈。他表示如果照他的简单方法去做,也许时间会久一点,但一定可以达到通话的成效。

(六)、小结:由上述五点知道,世界各国已有很多人都利用录音机在作灵界声音的录音,而且已经录到数以万计的灵界声音。这些事实应可充分肯定灵界人物(灵魂)的存在性。

四、轮回观念与科学理念的相容性

轮回观念与科学理念的相容性,要说明这种相容性必须先对科学的含义进行相当深入的界定。科学的含义可以从它的本义与泛义来陈述。

(一)、科学的本义

科学可以说是以“可以复制(reproducible)的实验”为基础的学问。从这个基础可以得出一个必要的条件,就是科学所谈的量,特别是自然科学所谈的量(如某物理量),必然是有一个直接或间接的“操作型”(operational)的定义。又因有了操作型定义,这个“量”就可被量度,也就是有单位、数量以及量度时所产生的误差范围。所以简单地说科学的本义必须是“可操作”的。如果是不具有“可操作性”的,无论多么严谨,也不应该叫科学。下举一数学例子来作说明。

例如数学上可以提出一定理:“将一定长之物,日取其半,则万世而不绝焉”。在数学上此定理应为正确无误,因为无论我们取多久,总有它最后剩下的二分之一存在,即万世而不绝焉。

但是,如从物理科学来看,这个定理或叙述则是不合乎“可操作性”要求的,因为“取其半”不可能“操作”出来,不管怎样取,总会有一个误差范围。纵使用极薄的刀子作为切割工具,也无法将该物绝对一半之处的原子切割为相等二分,因为原子具有“物质波”的特性,而且因此受到测不准原理的影响。

假如有误差范围,那不必取万世就必然会取尽了。由此看来,即使是严密如数学的某些陈述(或定理),如该陈述不具备“可操作性”,即不能与实验相合,该陈述也就不应被视为是科学。

(二)、科学的泛义

上面是就科学的本义来作的考虑。实际上我们也见到有人用“数学科学”(Mathematical Science)的表达形式。所以在一般用语中,科学的含义是非常广泛而不拘的,这应属于泛义科学的范围。我们所熟知的社会科学,如经济学、政治学等,常常都有成套的理论架构及种种具可操作性的定义或指标,借着这些定义或指标,而与观察所得结果相比较,以不断对其理论进行修正与改进。

这种研究固然没有自然科学所作的量度那么精密,量(指标)与量(指标)之间的关系(relations)不但没有自然定律(physical laws)那么确定,而且在本质上常是属于统计性的。但这些学问却是具有“操作性”的实验研究(即可与观察所得相比较),所以称为社会科学以有别于精确性高与复制性高的自然科学。

(三)、轮回观念与科学理念的相容性

这里所谈的轮回观念,为叙述简便起见,已包含第二之“轮回转世”,以及第三中之“灵魂存在”。要检讨轮回观念与科学是否相容,我们先看看它们是否有冲突性。如A、B两者相互冲突,则A成立,应表示B不成立;反之亦然,如B成立,则A不成立。现在科学与轮回现象两者都存在着(见上述),因此两者应该是互不冲突的。这互不冲突的原因,可能是在极为广大的人生经验领域中,它们存在的区域各自不同。

如前所述,科学是以可操作的实验作为其研究手段和范畴。但如果谈到灵魂学,我想至少目前不可能找出一个可以操作(包含量度)的灵魂定义。所以,由于两者的存在范畴不同,不能用其中之一来否定另一的存在,故应该可以各自独立存在。人生经验的领域之广大,诸如文学、艺术、哲学、宗教等都是与科学的研究范畴不同,而各自独立地存在着。

上面说明轮回观念与科学理念之间没有相互冲突性,其实两者之间还有相通相容之处。由第三部分我们知道,利用录音机已可录取数以万计的灵界声音,当然我们也知道录音机是一种以科学(物理学)为基础发展出来的科技产品,藉由这种科技的渠道我们才能肯定灵魂的存在,也可以说灵魂的存在是通过科学的渠道而彰显的。所以可说它们是相通相容的。

五、轮回生死的全程考量与道德观

基于上述第二、三的事实,我们很自然地会感到需要有全程性的关于轮回生死的轮回观。我们现可了知,每个人或每个生物从无始以来,都经过了无限多次的轮回转世,甚至于经历过身为猫狗等动物的轮回过程。更重要的是,我们还不知道自己下一世要变成什么?下一世能够掌握吗?又怎样掌握呢?答案应在于一个“业”字。我们在前面第一部分的(一)中曾谈到轮回转世的机制是“循业受报”,只要我们现在这一世不造恶业,只作善业或消业,下世应该会更好,这是轮回概念下的道德观。

消业是修行人的一项重要工作,我们在前面曾谈到十法界。其实十法界可用“清净心”作指标来描述。根据佛学理念,境界愈高就愈清净,业愈少,轮回之苦也愈小。现将其分为四等境界列举于下:

最高清净,也是到达不二境界的清净,不轮回。

往生境界,如凡圣同居土境界,不易轮回,但也不易成佛。

天道境界,行十善可升天,但不能避免轮回。

饿鬼、地狱、畜生三恶道,是由贪嗔痴三毒所引起,轮回频繁,受苦极重。

六、结论

(一)、由第二与第三,我们可以充分认知轮回转世与灵魂存在的真实性。

(二)、在第四中,我们已说明轮回观念与科学的兼容性。

(三)、由本文主旨衍生出的道德观可以简述如下:“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为掌握下一世之指导原则。当然如果进一步达到明心见性,那不但超越轮回之苦,更可进入不生不灭的最高境界。

文章来源:http://www.longquanzs.org/cywh/zjykh/5287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