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泥人过河

0117-2

乔叶

苦难就是河水,我们都是泥人。那么,天堂在哪里?

某一天,上帝宣旨说:如果哪个泥人能够走过他指定的河流,他就会赐给这个泥人一颗永不消逝的金子般的心。这道旨意下达之后,泥人们久久都没有回应。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一个小泥人站了出来,说他想过河。

“泥人怎么可能过河呢?你不要做梦了。”

“你知道肉体一点儿一点儿失去时的感觉吗?”

“你将会成为鱼虾的美味,连一跟头发都不会留下……”

然而,这个小泥人决意要过河。他不想一辈子只做这么个小泥人。他想拥有自己的天堂。但是,他也知道,要到天堂,心得先过地狱。而他的地狱,就是他将要去经历的河流。

小泥人来到了河边,犹豫了片刻,他的双脚踏入了水中。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顿时覆盖了他。他感觉到自己的双脚在飞速地融化着,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远离自己的身体。

“快回去吧,不然你会毁灭的!”河水咆哮着说。

小泥人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着往前挪动,一步,一步。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他的选择使他连后悔的资格都不具备了。如果倒退上岸,他就是一个残缺的小泥人;在水中迟疑,只能够加快自己的毁灭。而上帝给他的承诺,则比死亡还要遥远。

小泥人孤独而倔强地走着。这条河真宽啊,仿佛耗尽一生也走不到尽头似的。

小泥人向河对面望去,看见了那里锦缎一样的鲜花和碧绿无垠的草地,还有轻盈飞翔的小鸟。上帝一定坐在树下喝茶吧。也许那就是天堂的生活。可是他付出一切也几乎没有什么可能抵达。那里没有人知道他——知道他这个小泥人和他那个梦一样的理想。上帝没有赐给他出生在天堂当花草的机会,也没有赐给他一双当小鸟的翅膀。但是这能怨上帝吗?上帝是允许他去做小泥人的,是他自己放弃了安稳的生活。小泥人的泪水流下来,冲掉了他脸上的一块皮肤。小泥人赶紧抬起脸,把其余的泪水统统压回了眼睛里。泪水顺着喉咙一直流下来,滴在小泥人的心上。小泥人第一次发现,原来流泪也可以有这样一种方式——对他来说,也许这是目前唯一可能的方式。

小泥人以一种几乎不可能的方式向前挪动着,一厘米,一厘米,又一厘米……鱼虾贪婪地啄着他的身体,松软的泥沙使他每一瞬间都摇摇欲坠,有无数次,他都被波浪呛得几乎窒息。小泥人真想躺下来休息一会儿啊。可他知道,一旦躺下他就会永远安眠,连痛苦的机会都会失去。他只能忍受,忍受,再忍受。奇妙的是,每当小泥人觉得自己就要死去的时候总有什么东西使他能够坚持到下一刻。

不知道过了多久——简直就到了让小泥人绝望的时候,小泥人突然发现,自己居然终于上岸了。他如释重负,欣喜若狂,正想往草坪上走,又怕自己褴褛的衣衫玷污了天堂的洁净。他低下头,开始打量自己,却惊奇地发现,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除了一颗金灿灿的心,而他的眼睛,正长在他的心上。他什么都明白了:天堂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幸运的事情。花草的种子首先要穿越沉重黑暗的泥土才得以在阳光下发芽微笑;小鸟要跌打,失去了无数根羽毛才能够锤炼出凌空的翅膀;就连上帝,也不过是曾经在地狱中走了最长的路,挣扎得最艰难的那个人。而作为一个小小的泥人,他只有以一种奇迹般的勇气和毅力才能够让生命的激流荡清灵魂的浊物,然后,照到自己本来就有的那颗金子般的心。

其实,每一个泥人都有这样一颗心,就像我们每个人都能获得自己的天堂。关键是你想不想去获得,敢不敢去获得,会不会去获得,最后,怎样去认识和理解这种获得。

文章来源:http://zhongkao.juren.com/news/201301/367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