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延子孙,不睡觉精进佛七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鉴因法师

板桥市之蔡居士,原未学佛,业障深重,当兵行军时,脚肌腱受伤碎裂,医师说:“动手术有一半机会复元,否则没有希望。”因此先手术一脚,一年后再治另一脚,因手术后并未完全复原,常年拐杖不离身,酸痛更是常发作,晚上欲睡时,均要由太太以铁槌打脚,才会感到舒服而入睡。

蔡居士以买卖玻璃为业,开车送货时,因他脚无力,太太要在旁边帮忙踩剎车。

某次,听说煮云法师举办精进佛七,他虽不甚明了佛七之规矩、意义,仍问旁人是否可以参加,那人不知道他的脚大有问题,答说:当然可以,他因此报名参加。

煮云法师在佛七开始前均先讲明规矩:

一、禁语。

二、九支香外要每天拜佛千拜。可利用每支香间隔之二十分钟或减少睡眠时间。

他一听,心想:糟糕!在家里最多三拜,站只能维持八分钟,坐也只能坐十三分钟,怎么办?又不好临阵逃脱。

第一天忍受痛苦,拜了十三拜(有人拜三千、四千拜)。

隔天早斋时,煮云法师看到蔡居士自填的报告表,揶揄的说:有人年纪轻轻的只拜十三拜,饭却吃好几碗。他在台下羞愧得无地自容,眼泪直流,心想是否该卷包袱回家。结果心一横,不认输,心想拜死也要拜,就跪在佛前,在心里(因禁语)将其痛苦向佛菩萨诉说,请求庇佑,否则只好拜死在佛前了,结果当天拜三百多拜,增加了不少信心。

晚上回寮房欲休息时,看到有些人在整理行李,准备打道回府,他心有些动摇,最后仍坚持熬下去,到第四天已能拜超过千次,已经忘了自己是拿拐杖来的,两脚虽肿胀得几乎无法走路,且伤痕累累,却能拜佛。

唱赞佛偈时,阿弥陀佛现在他眼前,身高大无比、面相非常慈悲,唱到“绀目澄清似大海”时,眼睛非常慈祥,无法形容,蔡居士感动得直流眼泪。

阿弥陀佛并示现其脚残之由来,有如看电影一般。

原来其曾祖父,有一次视探刚被穿鼻不久之小牛时,被牛重踹在胸口,三天后不治死亡,由于他是倍受尊敬之长老,家族恨该牛,将牛绑在榕树上,并吊高使其四脚离地,然后一片一片的生割牛身上的肉,割下的肉就丢到牛后面,任其臭掉,没有人去捡来吃,牛慢慢被凌虐、折磨死。不久之后,该牛藉一位哑吧之口说:我活活被凌虐死,很不甘心,我是牛王,我有能力报仇,我要报仇,我要他们三代妻离子散。

果然,祖父结婚后,生一子(蔡居士之父)三岁时,祖父、祖母即告离婚,三年后续弦,后母百般虐待,诸如:吃饭时不准上餐桌与其他家人吃,要坐在地上吃;而农田耕种之事由其负责;与同父异母弟待遇完全不同。稍长后无法忍受,就跑到母亲娘家住。

后母见农田无人耕种,要他回家,他提出两个条件:第一,吃饭时一起在餐桌吃。第二,要帮他完婚。后母同意,不久就结婚,而后生蔡居士。蔡居士三岁时,父母离婚,三年后其父续弦,后母又百般虐待蔡居士,甚至喂以毒药后,将其装在大脸盆上,然后放在溪上任其漂流,被邻人看见,送往外婆家,其外婆学佛之同修刚好来到,看到小孩脸黑黑,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墙边,也不哭,就说:这小孩中毒很深,我求大悲咒水给他喝。灌完大悲咒水后,小孩大哭,外婆想要哄他,该莲友劝她:让他用力哭够,毒才排得出来。

最后排出大量黑便,脸色由黑渐转红。

蔡居士长大后恋爱结婚,悲剧又重演,小孩三岁时他和太太又离婚,三年后又续弦。

得知家族悲剧由来后,蔡居士生起忏悔、勇猛精进心,往后几天的夜里,整夜不睡觉,一直拜佛,佛七结束后,将拐杖丢在寺里,回到家时,其妻甚为惊讶!乃告以事情始末,并劝其勿虐待前妻所生之小孩。

 

文章来源:http://www.amitofo3.net/ji/books/fkjf1.html#a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