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那些不要命的吃法

0110-4

绘茹

一、吃的那点事儿

在中国很多东西都不是人吃的。从前有句话,叫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勇敢的人,实际上,现在还敢吃肉的人,那真是勇敢得不要命的人。

很简单的常识,在以前的农村,一头猪按原始的吃粮食的方法饲养大,要经过九个月到一年的时间,所以农村往往是过年宰一头猪管很长时间,并不是每天都有肉吃的。但是,生活水平提高了,十几亿人每天都要吃到肉,如何解决呢?发明了各种饲料,让猪快长,两三个月就能长到两百多斤上架了。养猪的人自己往往是不敢吃猪肉的,即使吃,也是自己单独按老方法养一口长周期的,是他很高尚,把好吃的卖给别人吃,不好的留给自己吗?而且如今并不只是我们国家这样,国外也如此,是全球性的问题。

这些饲料里有什么想想也知道。有国外的学者统计了,说目前往家畜身上使用的各种药物,包括激素和抗生素,有两千七百多种。这些最终是进了人自己的肚子里。

激素主要是指雌性性激素,它能刺激牲畜快长、快成熟。而人摄取过多的雌性激素,对于女性来说,首先会造成性早熟,生命是有周期的,性早熟就代表早衰,代表早日死亡。正常例假一般在14岁来临,可现在11、12岁的小学生来例假已经是很正常的了。其次,过量的雌性激素,会导致女性内分泌紊乱,这将造成大量的妇科疾病和肿瘤性疾病,比如,乳腺癌。对于男性来说,情况倒不一样,影响主要是在于“男性女性化”,其他内分泌导致的各种怪病一样会得。这是为什么很多在城市里长大、生活条件更好的小男生往往比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显得更秀气,少点阳刚和棱角的原因。这都是很容易发现的事实了。紊乱的内分泌导致的健康疾病使中年男性猝死的可能性增大很多,现在我们的肿瘤发病率已经非常高了,与肉食相关的大肠癌的发病率就在直线上升。有英国的专家考察后曾说,中国恶性肿瘤发病率还在潜伏期没爆发出来,十年后才是高峰期。

那时候,“白发人送黑发人”,也并不是不可能的“梦想”了。

之所以要在饲料里使用大量的抗生素,是因为大量的激素破坏了牲口的免疫系统,很容易病倒,而不得不加入大量抗生素,这会缩短牲口的寿命,但反正也很快上架了。抗生素进入人体也是同样的作用。久而久之,生病时小量的抗生素都起不了作用,人的身体会越来越虚弱。

肉食熟食更不用说了,比如嫩肉粉的使用,能让老牛肉入口即化,那是多么强大的腐蚀能力,这吃下去对肠胃也是一样的腐蚀效果啊。再比如,加入亚硝酸盐会使肉的色泽红亮,本质的作用是使食品不腐烂,为了保质期长一点,小贩们是不会舍不得使用的。

人们之所以会选择肉食,往往是期待健康。可是,面对已经存在的问题,却选择像把头插入沙子的鸵鸟般,忽视这些可怕隐患的存在。对着“毒品”们依旧眉飞色舞,当成宝贝带回家“犒劳”家人。这时候苛责食品安全体系是无用的,这是逐利的社会价值观的产物,责任并不完全在某个官员,某个小贩,或者,还是广大消费者共同自愿选择的结果。如果愿意为自己,为身边的家人健康负责,让自己的中年晚年不在手术台上度过那么凄惨,让我们选择清醒地看清楚,我们吃下的是什么东西:

先打个简单的比方,哪怕是我们的亲人,平时也嫌其脏臭,被他体液唾液粘过的碗筷,也要细细消毒,若生了病流脓化血,那更是恶心,生怕传染。假如此人是吃各种激素长大,2、3岁长到了200斤,恐怕人们更似怪物般唯恐避之不及。

那为何同样的方式生产出来的牲口,还不知有病无病腐烂与否,人们却对着它的脓肉体液又吸又吮,仿若是美味般呢!

有人会说,素食蔬菜也有农药和转基因的问题。这是肯定的,并不存在一种完全没有问题的食品,只是相比之下的选择而已。蔬菜毕竟便宜,化肥农药下多了没必要,且下多了还会下死。蔬菜上的农药残留还会随着时间而逐渐减少消失。我们对应的只需尽量选择根茎类,少选择菜叶类,多选择粗粮,少选择细粮,多选择老品种,少选择美观的转基因就可以了,相比肉类,解决办法更多更简单。

实际上,即使是土方法养的肉类,是不是就没问题或者吃得越多越好呢?

吃肉的主要问题在于:

第一、我们其实并没有我们所认为的那样需要肉食,反而肉食会给我们带来太多的问题。很多怪病,都是肉食带来的。

第二、从营养和能量吸收的角度来看,所有的事物,都要分解成单糖才能被人体吸收。因此肉食需要消耗更多的能量来分解,增加了人体的负担。如果加上肉食有毒素的话,可以说得到的与失去的相比,基本上是负数。如果大家面临考试的话,不吃肉明显比吃肉大脑更清醒。

第三、另外就是肉类食品的加工和储运过程中,非常容易带来二次污染和附加问题。比如说:肉食的烹调要比蔬菜的烹调复杂得多,在这个过程中会加入很多额外的毒素,并产生致癌物质。而蔬菜的加工就相对安全得多,当然,尽可能简单的烹调最好。

第四、植物的问题当然不能完全排除,但是相对比肉制品要少很多,而且容易控制和避免。比如,多吃根茎类的菜,少吃叶菜;多吃粗粮,少吃精粮,这样就很容易解决问题。另外同样是有毒,但是肉类一般来说要比植物的毒性大很多。同时,在消化道中,植物类容易处理和排除,但是肉类处理时间很长,更容易让机体中毒。

 

二、餐叉上的地球

从环境保护来讲,我们消耗了过多的自然资源来满足自身的口腹之欲。有数据统计:一个杀鸡场一日所耗费的水是一亿加仑,足够两万五千人日用。鸡肉加工厂则把千万磅的脂肪、尸体、加味品和内脏倾入排水系统和河川中。

生产一磅的马铃薯只需二十四加仑的水,而生产一磅的牛肉竟要五千加仑的水。我们还有多少干净的水源留给我们的下一代?

全世界每半年消失的森林面积比丹麦还大,八分之七的森林被摧残,都是为了种植牧草。两亿英亩的富饶森林现在已沦为草地。肉类食品所需的土地、能源与水,要比谷类食品高十倍到一百倍。由于畜牧,美国的表土每年流失五十亿吨。今天,原先三尺厚的表土,已经只剩六寸。

一百公斤的植物食品,仅能使素食动物生长十公斤的肉;而十公斤素食动物的肉使肉食动物生长一公斤。在仍有食不果腹严重缺乏粮食的地区,由农业的观点来看,一块能使十五个素食者饱食而健康的土地,仅能喂饱一个以肉为主食而不健康的人,其他十四个人就要挨饿了。

中国人往往期待子孙后代富强幸福,却又用自己的餐叉,抢夺子孙后代及他人的资源,这岂不是自相矛盾。

 

三、素食的功德

佛法中有许多关于素食护生的教言,并视为最根本的戒律之一。佛经中讲,素食放生具有很大的功德,并不会导致身体虚弱多病。恰恰相反,吃肉杀生,伤害其他生命,是疾病祸患之因;而素食,爱护其他生命,才是健康长寿的缘由。否则,寿命最长的当是皇帝了。认为素食会导致营养不良也不符合事实,食肉而营养失衡的大有人在,而先不谈长寿的素食修行者,现代也有不少素食的世界奥运冠军和杰出人物。比如,爱因斯坦,萧伯纳,泰戈尔,等等。中国的更不计其数。可见,若不带偏见,此结论应当存疑。大自然中有各种植物美食,美味珍馐,岂必须血肉方可滋补。

就如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般,佛法讲因果二字。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无缘无故。假若给其他生命带来恐惧和灾难,却期望以此来增加自己的福寿,这世界便真颠倒不明了。杀生而食其肉,妄想得健康,无异于缘木求鱼,花钱买祸。印光大师曾开示:“吃肉乃结杀业,将来以身命偿。”互相偿债,苦不堪言。世间最凄惨的事情莫过于屠杀生命,为了吃他的肉,把他的头斩了,血喷在地上,拔开毛,剖开肚,习惯性地麻木地忽略它凄惨的叫声。但是凡是养过动物的人都知道它们不仅有情感,知觉,甚至还很聪明,忠诚,并不仅仅是一堆肉而已。

关于素食的功德佛经中也有许多开示,《婆沙论》云:“若一日一夜持不杀生戒,当于来世中,决不遇刀兵灾。”若坚持素食而放生,自然会具有无量福德,遇难呈祥,所求遂意。当然对于自认为科学的“唯物者”而言,或许会认为以上言论是无稽之谈,但若真的亲身实践过,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疑问。科学只能证明发现的物质存在,并不能证明未发现的就是不存在。假若不了解、不调查、不研究,就贸然认为没道理,恐怕不符合“科学的精神”罢!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bcbb8c410102uzmz.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