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多诚实?

(美)西蒙·海姆里克

翻译:庞启帆

0110-1

一个温暖的星期六下午,在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的巴勒莫公园内,38岁的管理员麦克罗•艾利斯正在例行巡查。这时他看到一张长椅上有一部手机,而长椅上空无一人。“肯定是某个粗心的人遗落了他的手机。”说着,他走过去拿起手机。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艾利斯按下接听键。“是的,你的手机遗落在了巴勒莫公园。”他问手机另一头的女人,“你在哪?”

手机的主人告诉他,她在离巴勒莫公园五条街远的一个地方。艾利斯马上赶到她说的地方,把她遗失的手机归还她。

在世界的另一边,伦敦市索霍区的中央广场,另一部手机也被它的主人遗落在查理二世的雕像旁。在离查理二世雕像的不远处,一名身穿黑色夹克的30多岁的男子正在用面包喂鸽子。等一队日本游客走过之后,他马上抓起手机,然后谨慎地看了一眼周围,就迅速离开广场,走上了拥挤的牛津大街。他没有拨打手机电话簿上的任何号码。从此手机的主人再也没有见过这部手机。

在匈牙利的首都布达佩斯,一名靠领养老金生活的老人伊尔迪克•朱华斯兹在购物中心的入口发现了另一部正在闹铃的手机。他捡起手机,跟失主通话,然后坐在一张长椅上耐心等候,直到失主来把它领回。“我归还我捡到的每一样东西。”伊尔迪克•朱华斯兹说,“有一次,我捡到了一张社会保障卡,我花了一周时间来寻找那张卡的主人,最终我找到了他,把卡归还他。”

这几个镜头中遗失手机的粗心人都不是公众市民,而是美国《读者文摘》进行的一个实验。

《读者文摘》分派记者到32个国家,在这些国家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的繁忙的公共场所故意“遗失”总共960部中等价格的手机(每个城市派出30部手机),以此来测试人们的诚实度。

在每一个国家,他们隐蔽在一个地方观察了30部手机的遭遇,然后拨打这些手机,看是否每一个人都接听电话,捡到手机后是否按照他们已经输进手机的预设号码打电话给他们,还是把手机归为已有。他们故意“遗失”的每一部手机都是带SIM卡的崭新的手机,如果发现者把手机归为已有,他们允许那部手机归他使用。

最后,他们根据收回手机的数量排列每个城市的诚信度。虽然这不是一个科学研究,但是可以映射出一个普通人的行为,当他们面对一笔意外之财时,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是想法设法归还它,还是自己保留它?

测试的结果,《读者文摘》一共收回了654部手机,占总数的68%。其中,在斯洛文尼亚的卢布尔雅那市收回的手机最多,达到了29部,因而卢布尔雅那市被称为世界上最诚实的城市。紧随其后的是加拿大的多伦多(28部)、韩国的汉城(27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26部)、印度的孟买(24部)、美国的纽约(24部)。就连垫底的马来西亚的吉隆坡也收回了13部。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数字。“尽管诸多媒体告诉我们,全世界人民的诚信度正在下滑。”美国加州大学心理学家保罗•艾克曼说,“但通过这个测试我们了解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人们需要信任和被信任。”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9ba96e0101ibu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