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姑奶奶的往事

0107-4

Linda

在很多老人的记忆中,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场大饥荒,都是沉重的一幕。那时我的太爷爷没饭吃了,去投奔他女儿——我大姑奶奶。我太爷爷四个子女,因为杀牛杀羊的,杀业太重,三个孩子都走得早,大饥荒时,只剩下这个女儿。那时大姑奶奶家里也极为艰难。她男人外出逃荒,村里人认为他是给人民公社大食堂的大好形势抹黑。所以她就被村里看管起来,把守着家门,不让外出,以此逼着我大姑爷爷回来。

大姑奶奶平时帮村里人接生,很多人家都受过她的恩惠,所以人缘挺好。虽然被村里派人看管起来,但是看管她的人只是睁只眼闭只眼,让跟她关系好的人,送她些吃的东西。姑奶奶用个破瓦盆将这些东西煮一煮,一家子勉强维生。

即便境况如此不堪,太爷爷在女儿家,总比一个人在家好,毕竟还有口吃的。大姑奶奶带着两个女儿,一家三口本来都难以维生,加上父亲,又添了一张嘴,更是艰难。时间长了,大姑奶奶越来越觉得没办法管父亲了。她犹豫再三,终于对自己的父亲说:“爹,你走吧,回家去吧,我们实在养不了你了。”在这种时期,这直接等于让父亲回家饿死。不知太爷爷听到这话后,是怎么的伤心与绝望?不管怎么样,女儿不愿意养了,他只得回家。走到离家不远的地方,就瘫倒在路边沟渠里,还是附近的亲戚发现了,帮忙抬回家的。不久,太爷爷就饿死了。

灾荒结束了,外出逃荒的姑爷爷在北京找到工作,成了工人。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吃商品粮的人地位是很高的,所以姑奶奶家的生活迅速成为我们亲戚中最好的。两个女儿生活条件也挺好,女婿在外面跑船的。八十年代初,他们就用上了女婿从美国带回来的洗衣机。我父亲结婚时,穿着借来的衣服,婚后洗干净,赶紧还回去。而姑奶奶带着明晃晃的怀表,穿着质地很考究的衣服,参加了父亲的婚礼,非常扎眼。我母亲对此印象非常深刻,几十年过去了,还清楚记得姑奶奶当时的阔气。

大姑奶奶条件虽然好,钱财上却特别小气,可以说是天性凉薄,对待亲人也是如此。我爹说,他十来岁时,一次外出到离家三十多里的地方讨饭的时候,路上遇到了这个姑奶奶,她当时用毛驴拉着一车的东西,有用的,有吃的。她碰到这亲侄子在外地要饭,拉着一驴车的东西,都没有给我爹一口吃的。

我们当地有个习俗,老人过世时,后人要将老人生前用的被子一角剪下,表示接福——也就是把老人的福接过来。这福一般是该儿媳妇接的。那年我奶奶去世时,该我妈接福,结果我大姑奶奶自作主张地把被子角剪走了。当时我家穷,为这事,我妈念叨了多少年,说家里的福都让这位大姑奶奶接走了。这事虽然是迷信,但由此可以看出大姑奶奶心性的自私。

后面我这位大姑奶奶晚景很不好。她只有两个女儿,本着养儿防老的想法,抱养了自己的外孙子,对他十分疼爱。长大后,让他接替了大姑爷爷的工作。但好景不长,在给外孙娶妻后,大姑奶奶因琐事与外孙媳妇闹了矛盾,祖孙关系就彻底完了。外孙两口子直接说不给他们养老了,并且说到做到,谁劝也不行。姑奶奶病倒后,行动不便,只有同样年迈的大姑爷爷照顾着,两个女儿也只是偶尔上门送点吃的。

一次我妈妈去看望大姑奶奶,发现她家里的菜包子已经馊了。姑奶奶从土炕上拖来一团衣服,沉甸甸的,让我妈妈洗洗。洗的时候才发现,衣服里好多屎粑粑,都已经风干了。妈妈一面洗,一面心酸得只想掉眼泪。

妈妈回家后,把这些情况告诉了父亲。气愤之下,父亲找了他的两个表姐——也就是大姑奶奶的两个女儿。可是两个表姐都表示自己很无辜、也很无奈。一个说自己管不了儿子。一个说没继承半点家产,不该自己赡养的。至于那个外孙子,因为媳妇的事,态度强硬地拒绝了我爹的要求。

最后没办法了,我爹把大姑奶奶接过来了。当时我家房子小,为此我爹花十万元钱(90年代),特意新买了一套房,装上暖气,把我大姑奶奶老两口接到新房子里,还出钱请了我的堂姐来照看老两口。现在想想我爹真是个好人,当年要饭时碰到大姑奶奶都不给一口吃的,后来却完全不计前嫌。有这样的心性,他能白手成家,在城里赚下一番家业,不是没来由的。

住在城里时,老两口不时地对我堂姐念叨,她们当年非常疼爱大侄子——我堂姐的父亲。可是堂姐好像并没听明白他们含蓄的表达。说是照顾,堂姐嫌脏怕累的,敷衍了事。大姑奶奶常在我们面前表示对我堂姐的不满,我爹后来只好又请了一个阿姨来照顾老两口的起居。

因为照顾大姑奶奶的事,她的两个女儿认为我爹多管闲事。这样做,等于故意出她们的丑,所以跟我爹翻了脸,再不来往了。那个外孙子更是到处散布谣言,说我爹是看上了他姥爷的财产了,说他姥爷私藏了很多钱财。扬言等他姥爷死了,再跟我爹打官司算账。周围的人也担心,劝我爹不要管这事儿了。我娘胆小怕事,听了这些风声,也跟着起哄,说老两口的身后事儿办不好,好心未必得好报。说的人多了,弄的我爹也没了主意。最后顶不住这些压力,只好又请车把老两口送回家。

回去后,老两口继续住在露天的破屋子里。因为得罪了两个女儿与外孙,她们这回是直接没人管了。不知是饿的,还是生病,熬了17天,老两口就几乎同时过世了。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8578440102v2sl.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