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的妈妈

0108-1

梅寒

大年初二清晨,小小的山村还笼罩在一片静谧中。她起床,踩着薄而清冽的晨光向村外走。那一年,她刚刚中专毕业,还在家里等待安排工作。

那个小小的土地庙就在村口,她每天早晨散步都要经过的地方,那天却有了不同,多了一个小小的纸箱,纸箱里还传来婴儿微弱的哭声。她就是在那里与那个可怜的小东西相遇的。

一个被人遗弃的小女婴躺在土地庙前那个小纸箱里,身上裹着的那一层薄薄的小被已经被踢开,小小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清晨的寒冷空气中,像一根红中带紫的大萝卜,一起一伏的小肚子上,一根脐带儿清晰可见。

她敞开纸箱看到那一切时傻眼了,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她要冻死了。

她不能让她死,便脱下身上的棉衣,包起小女婴往家里跑。这把她原本静谧的日子一下子打乱了。

当母亲看到自己17岁的女儿抱着一个快冻僵的小婴儿站在自己面前时,母亲的第一反应是吃惊,然后是惊慌:“你赶紧把她送走。”母亲原本也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可她太知道在他们那个家,抱回那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将意味着什么。村子小,一个17岁的女孩子突然抱回一个孩子,村里人会怎么看?17岁的少女自己还是一个孩子,她又如何能承担得起那份沉甸甸的责任?他们那个家也承担不起那样的重任:世代耕种为生,两个孩子读书,家里原本就清贫不堪。

对于母亲的担心,她却是不能理解:妈妈,你说的,好歹她也是一条小生命,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吧。她执意把那个小人儿留了下来,哪怕父亲在她的身后气得暴跳如雷,哪怕母亲一边帮她侍弄那个小人儿一边又哭又骂。

倒不是没有犹豫过,她抱着孩子去过派出所,放下孩子转身的时候,身后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一下子揪紧了她的心。她甚至连跟里面的工作人员打个招呼也没有,就抱着孩子转身走了。也曾有人劝她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去,她坚决不同意。她去过那里,那一双双孤独胆怯的眼睛让她永远不能忘记。她不能把那个小人儿送到那里去。

我们遇着了就是缘分,让我来做你的妈妈吧,做一辈子。这是她对襁褓中那个不谙世事的小人儿的郑重承诺。那时候,孩子已经长到3个月大。3个月大的小人儿,已经能够睁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对着她咿咿呀呀。

17岁的她,从那时开始正经八百地做起了妈妈。

母亲说得没错,养一个小人儿真是不易,光吃这一项就让她不堪重负。她得想办法去给那个小人儿挣回奶粉钱,就到一家小小的收费站应聘做了一名临时工,每个月900块钱,倒要拿出800多块来买奶粉。新衣服、化妆品全都免了,朋友的聚会电话她一次次找理由推掉:去玩,总是要花钱的。后来,随着孩子食量一天天增大,就连每月单位食堂的150块饭钱她也常常交不上了。她就跟朋友同事借,一次、两次……自己有工资了还老借啊,朋友同事明知故问。她倒不在乎,面对别人意味深长的询问,她总是大大方方地回:我的工资,有啊,都给我女儿买奶粉了。

孩子的吃饭问题、照顾问题跟后来她要面对的那些苦恼相比,实在不算什么。每月900多块钱的工资,自己省着点儿花也够孩子的奶粉钱。母亲尽管对她的举动表示伤心排斥,在最初的那一年里几乎天天都要骂她,但也还是帮她照顾那个小人儿:喂她、给她换洗尿布……母亲其实就是一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

让她无法承受的是来自外界的那些飞短流长。她走出去,身后是一片刀子一样的目光。17岁的女孩子,在外面读完中专,抱回一个私生子。这是人们觉得最靠谱的一种解释,而这种解释也最让人津津乐道。更有好事者甚至把这种版本上升到法律的高度,将她告到政府相关部门,让他们来彻查。无奈之下,她只得抱着孩子去做亲子鉴定。她感谢科学,为她平息了所有的流言蜚语。

但有些东西却不是科学手段能帮助到她的。女孩子的名声清誉就像一张纤尘不染的白绢,经不得任何一点污染。母亲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在女儿身上发生了。19岁,一个女孩子最好的青春年华,该是享受爱情的时候了。她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却也清丽可爱。有年轻的小伙子开始频频向她发送爱的电波,也有她喜欢的人,彼此相约走下去,最后却都不了了之。没有一个男孩子肯接受她已经做妈妈的现实,不管那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她最伤心的一次经历,应该是那一次。头天夜里孩子哭闹到半夜,家里没有奶粉了,饿得。第二天她早早起床,坐公交车到县城去给孩子买奶粉。那一次,身上除了留下一块钱的公交车钱,她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孩子买了奶粉。重重的两大箱,搬上公交车回家。头一夜熬夜,太困了,晕乎乎地在车上睡了过去。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己离要下车的地方已经很远,车子过了站,出来足足有3公里。而她的身边除了那两箱奶粉,已经身无分文。好在身上有电话,她摸起电话给那个正在热烈追求她的男孩打过去:我坐过了站,你能来接我么?好啊,在哪,我马上去。男孩子很热情,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就坐过站了?不能再坐车回来么?身上没钱了,全给孩子买奶粉了啊。她说的是实话。男孩子“哦”了一声,再无下文。

那天,她抱着两箱奶粉往回走,一次搬不动两箱,就像蚂蚁搬家那样,一箱一箱地倒腾。3公里的路,她来来回回折腾了很久,一边折腾一边默默地流眼泪。那是她第一次为自己流泪,然而却有一个更清晰的声音在心底响起:孩子,就算妈妈这一辈子不要爱情,也决不抛弃你……

17岁,90后,未婚未恋,敢担当的妈妈,这些在世人眼里怎么也无法融汇到一起的词汇,被这个倔强的姑娘用爱串到了一起。她的故事被发现、被传扬,她被推到了闪亮的镁光灯下,也因此收获了自己人生中意想不到的温暖。她成了单位的正式职工,被当地政府免费送到广播电视大学去读书,圆了自己的大学梦。那个可爱的小人儿已经成了他们家庭里不可缺少的小成员,给她的家人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一份温暖的开始,是她送给这个世界的;一份温暖的延续,是这个世界送给她的。我们的世界,需要这样双向的、能彼此回应的温暖。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b56280102e40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