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观“脸书” ——梁文道谈Facebook上的讨论情绪

0103-4

李玉樱

摘自第333期《明觉》

有没有想过,一个活在450年前的莎士比亚时代的农民,一生接收的讯息竟是我们现在一天收到的资讯量?你又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在一个没手机没脸书的八十年代,一般人用于沟通的时间竟只有半小时?著名传媒人梁文道最近在讲座中与年轻人分享“佛法与批判思考。佛法与批判思考原来有很多相通之处,怎样把这种精神融入到你脸书上的生活?这个讲座或能给阁下一点启示。

梁文道对比了古今人和人之间的沟通:“古时说‘家书抵万金’是至理名言,那时代若要把信由西域送抵西安:“我到西域了,你在那边安好?”从寄出到对方收到,然后回信“我很好。”这就要需时七、八个月,即使对方在过程中身故也不会得知。”自从有了电话、手机、电邮和脸书等科技发明之后,让沟通更方便。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们的生活反客为主地被工具主导了?

从来我们发明一种工具,主要是为了满足需要,像我们发明手机是因为有沟通需要。以理论上来说当沟通需要被满足了,该需求就会被降低,但从现实上来说,就不是那么简单的。梁文道指出:“以前在公事以外的时间讲电话一般大约是半小时,你现在每天用多少时间和人沟通?”想想我们每天都要回电邮,在脸书上给意见、赞好,在沟通上花费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半小时。这代表了什么?梁文道一针见血道出:“这意味着工具的出现,实际上扩大了而非满足了你的需要,当中很多的沟通和联络是被刻意制造出来去填满工具的。”

今天的分享变廉价了?

他举例,前阵子有位内地朋友即时分享自己到西贡品尝海鲜的消息到微博,稍后又看到朋友当晚回到酒店时,感到身体不适的更新,朋友们纷纷问候:“隔天我登上微博时,发现他在凌晨时分肚泻了几次,每次都有更新,最后的消息是他去了看医生。”梁文道认为,原始意义下的“分享”都意味着那些是很有价值的东西。他不禁反问:“你肚痛和肚泻的过程,对其他人的意义在哪里?”这个时代,分享被滥用了,变相廉价了。当我们的指头比头脑要迅速的时候,是否应反思我们用手机的主要用途是什么?我应该分享什么?

这样的反思其实已运用了佛教和批判思考的精神。批判思考有一个很有趣的特色,就是当面对重要问题时,要和身处的世界有点距离感和空间。这点和佛教思维有异曲同工之妙:“若以佛法看一支笔,它是由笔盖、笔杆、墨水所组成,再把这些组成部分再分解,透过这种不停后退的思考,到最后会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每个部分其实是互相依存的,根本没有真正的独立存在,这就是佛教所说的‘无我’和‘无自性’。”

讯息背后被牵动的情绪

现时电子媒体,充满很大量的讯息,来不及过滤,就要做出反应和判断。“有时我没时间看完,先LIKE(赞好)了先,那个LIKE 有多LIKE?”梁文道指出,急速做反应,很多时牵带了很多情绪问题,像前阵子中港群众为小孩街头便溺问题产生矛盾,几天后有则碧咸儿子原来也曾在香港街道上小便的新闻在内地网上疯传:“其实那则新闻是假的,但大部份网民都不像传统媒体那样严谨对待每则消息的来源和真伪,先传了再说。”这些讯息背后带着情绪,传遍了互联网,并挑起了很多情绪的议论。

佛教的八关斋戒当中有‘不观歌舞’,因为歌舞能挑动情绪,三毒贪嗔痴等情绪便会接着生起。学佛的人很留意自己的情绪,如何在脸书的一片争议之中保住情绪,不被挑动和刺激?梁文道早关了脸书、没有微博帐号,每天只谈三小时的电话,实行“不观facebook”﹗但他坦言一般人难以实行:“我们今天身处的世界,让我们以‘不观歌舞’方式的隔断产生很大困难。”梁文道认为,我们要学习如何不带情绪地阅读和思考,当发现某个讯息让你产生情绪,便要去检视这种自己和情绪之间的关系。“很多正在生气的人并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当你察觉到自己在生气的状态之中,你才能把自己和情绪隔断。”

换位思考 转移嗔忿

除了以批判思维检视脸书上的讯息,佛教也有一种饶富趣味的技巧去看对方的观点,那就是换位思考──想象你完全变成对方,在当中会比较容易转移嗔忿的情绪。很多喜欢作批判思考的人,也会有种倾向,喜欢辩论是有趣的。怎样才算是有趣?“就是觉得原来对手都好‘劲’﹗有时候对方一些很有见地的看法,严重挑战了我本来的看法。这样的辩论才有挑战性。”梁文道笑言,他很喜欢在网上看批评自己的文章。他会代入对方的角度,怎么别人会这样想?如果对方提出的论点不够锋利,更可以从对方的角度来完善对方的论证,让对手更厉害﹗“这才真正有辩论和对话的趣味﹗”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