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藏授记的密意与缘起——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演讲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University of Colorado,Boulder)演讲

〖 2013年4月23日晚上〗

主持人:

此次演讲,是与亚洲研究中心共同举办的,主要负责人为叶教授,非常感谢您!

今晚的主题,是藏传佛教的伏藏法。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索达吉堪布,并由卓玛嘉担任翻译。

索达吉堪布是在全世界具有影响力的大德,他是晋美彭措法王的心子之一。晋美彭措法王,是位于康区的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创建者。该寺是藏地最大的寺院之一,有上万名出家人,其中包括了很多共同依止晋美彭措法王和索达吉堪布、并在那里求学的汉族弟子。堪布不但有许许多多的汉族弟子,他的弟子还遍及全世界。堪布用中文撰著了大量的佛法著作,这非常令人振奋,也是藏传佛教展现出一个全新阶段的重要标志。

三十多年前,藏传佛教开始传入西方。如今,藏传佛教也传遍了中国,这的确是大快人心的历史迈进。索达吉堪布无疑是这一进程中首当其冲的代表人物。能邀请到堪布访问科罗拉多,是我们的无上荣幸!

20年前的1993年,堪布曾随晋美彭措法王到访科州。今天,堪布作为一位伟大的上师再次来到这里。今晚有机会聆听堪布的演讲,一定会让我们激动万分。不多说了,让我们一起欢迎堪布!

y150104-01

首先向在座各位道一声:扎西德勒!

今天校方要求演讲的,是藏传佛教的伏藏法。一般来说,想在一个小时里把伏藏法说清楚,是很难的。即使讲者自认为说清楚了,听者也不一定能很好地理解。但是,伏藏法非常重视缘起。为了一种缘起而共同学习有关伏藏的内容,我从心底深处感到欣喜。

在藏传佛教中,伏藏法不但举足轻重而且甚深广大。20年前我随从法王晋美彭措来美国时,发现这里有很多学者在翻译、学习、研究伏藏,特别是多智钦仁波切有关伏藏法的典籍,不禁感到无比随喜。伏藏法特别相应于这个时代,如今的人们也喜欢新鲜事物,莲师留下这些相应于新时代的伏藏法,具有无比加持力,对当今社会尤其重要。

y150104-02

现在,很多地方、很多民族中的人,大多数整日都在为赚钱、竞争而起早贪黑,很少有人希求心灵的富足。至于伏藏法中的甚深智慧,更是无人问津。我认为,你们能对伏藏法如此感兴趣,非常难能可贵,这是提升思想、寻求真理的最佳途径之一。

当然,没有研究过伏藏法的人,对此会难以理解。因为在佛法里面,伏藏法的见修行深奥难测,可以说相当专业。如果你对佛法,特别是密法都没有领受、证悟,又岂能一窥伏藏法之堂奥?

伏藏是怎么回事

一般来说,大部分的伏藏,是宁玛派始祖莲花生大士为后世所化眷属存留并隐藏起来的。关于伏藏,在显宗的《方广大庄严经》、《大涅槃经》、《集一切福德三昧经》等中也有提及,藏传佛教典籍中的更是数不胜数。例如,格鲁派中宗喀巴大师的传记与二世达赖根敦嘉措的传记,萨迦派中八思巴尊者的传记,噶举派中玛尔巴译师、噶玛•让炯多杰等大德的传记,还有噶当派的很多论著中,都讲了很多开取伏藏法的历史。

像藏王松赞干布留给藏族后代的教言——《柱间史》,就伏藏在大昭寺的柱子里。后弘期的阿底峡尊者依靠授记,开取了这部伏藏。对此,克珠杰等很多智者都有所论及。

声名遐迩的《大宝伏藏》,是由蒋贡康楚仁波切等人汇集的,其中不仅囊括了108位大伏藏师取出的伏藏,同时还介绍了多如草原上的蘑菇一般的伏藏师们的很多简短伏藏。这一切,不但包含着深远的意义,而且也都是莲师的纪念碑。

特别是在雪域高原的伏藏师中,有很多了不起的成就者,伏藏法也是数不胜数。以前有位智者说过,所有汇编起来的伏藏法内容,比汉地的《乾隆大藏经》还要多。

若想研究伏藏法,首先要有一定的修证,同时对教证理证,也具有能理解、通达的智慧。特别是要得到传承上师的灌顶,自身守护誓言等等。在众多因缘具足的前提下,伏藏法的内容才能够明了于心。否则仅凭肤浅的研究,很难彻底了解伏藏法。但无论如何,因为伏藏法与其他知识不同,甚深难测,且具有无比的加持力,一旦与它结上因缘,也会具有殊胜的功德。

敦珠法王在《藏密佛教史》第六品,清楚地叙述了近传伏藏史,并讲了很多伏藏师的传记。不知这本书目前是否已经翻译成英文。刘锐之曾将其译成中文,但文字略显难懂,后来我用了大概五年的时间再次翻译,并已付梓成册。

如何取伏藏

简单而言,伏藏主要分为地伏藏和意伏藏两种。地伏藏隐藏在山脉、湖泊、房子、柱子等处,并由后来的伏藏师们开取出来。意伏藏主要是莲花生大士等前辈大德以发愿力封印起来的法,伏藏在证悟心性的光明中。所以,成为伏藏师所要求的条件非常严格。你们有些人如果想成为传法上师,并不是很难,但如果想成为伏藏师,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因为伏藏师必须证悟心性。

我遇见过一些自称伏藏师的人,手里拿着长长的金刚橛,头上盘着发髻,声称只要将金刚橛插在岩石上,就能取出伏藏。但这是不可能的。

y150104-03

以往所有密续都告诉我们,意伏藏、净现法、觉受法是不同的。意伏藏需要证悟心性以及发愿力的封印;净现法只需要具足其中证悟心性一个条件;而觉受法则是在内心的意识流中显现的内容,就像写文章的灵感一样。现今有些学生和老师自以为是伏藏师,但他们很多自以为是的伏藏,可能只是觉受法。

意伏藏的隐藏方式,主要是在证悟心性之后,于心性光明中以空行文字封印并深藏于心性的海底之中。如果不深深地潜藏在心性中,而是隐藏在浅层的意识里,就会因轮回投生而发生变化,下一世就不记得了。

意伏藏的前提是要证悟心性。证悟,是意伏藏的因缘。如果没有证悟心的本性,就没有意伏藏的因缘。法王晋美彭措就是伏藏师,他的前世伏藏大师列绕朗巴,是十三世达赖喇嘛的上师。法王这一世也取过许多伏藏,我曾跟随他去过很多地方。他留下了很多伏藏著作,你们中的有些人也正在研究。看了这些典籍,就会明白怎样才是真正具相的伏藏师。

1990年法王去印度、不丹等国访问时,曾去过位于不丹的莲师闭关处——虎穴,并从中取出了忿怒莲师的修法。上师当时说:本来虎穴有九函莲师的修法,但如果全部取出,会对不丹的国运不利,所以只能象征性取了一尊莲师像以及忿怒莲师修法的简略仪轨。

诸如此类从岩石中取伏藏的事例,在很多伏藏师的传记里都有记载。特别是在第一世敦珠法王描述自己大概从三岁直至六十二岁之间的自传中(我已将此翻译成汉文),关于从岩石里取伏藏的神奇经历不胜枚举。

而有些伏藏,则是从湖里取出来的。1994年,法王在青海年宝玉则神山旁的湖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盒子,里面装着《金刚萨埵修法仪轨》。我在写法王的传记时也讲过,这些经历并不是凭空捏造的。在相关的视频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完整过程。

在取伏藏的过程中,会发生很多神奇的景象。伏藏大师班玛朗巴有一次在取一个殊胜的伏藏时,手持油灯跳到湖里。等取出《龙萨酿波》等伏藏后,油灯仍然在燃烧,令人叹为观止。

在康巴地区,有一个小湖泊,是德钦朗巴取伏藏的地方。当年他从这里取伏藏时,龙神护法的半身露出湖面,恭敬地将伏藏品呈献给他。关于这些内容,至今都留有文字记录。在阅读伏藏师的传记和伏藏法时,一定会感慨万千:世上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奥秘!

还有的伏藏,是从虚空中取的。1986年,我亲眼见过法王在木雅的古屋神山开取虚空伏藏的全过程。当时我们一起去转绕神山,上师身上原本没有任何东西,但在念了很多经以后,手捧着的一条哈达上,突然出现一尊释迦牟尼佛像。在场的还有龙多活佛等人,都亲眼看到了。对此,我一般不会轻信,因为学了因明,总喜欢怀疑。但这次是我亲眼所见,所以不得不信。

y150104-04

我这样讲法王的经历,有些人可能会认为我是在奉承、夸大自己的上师,但事实绝对不是这样。佛教有一句话:“妄语参杂欺诳语,赞叹上师切勿用。”用欺诳之语奉承自己的上师,不但不是赞美,而且是诋毁。但真实的事迹无论在哪里,都经得起考证与推敲。

有些人认为:“从虚空中取伏藏是不合理的,虚空里怎么会有什么东西?”

虽然虚空取伏藏,的确与世人的常识不符,但从量子力学的角度讲,任何物质经过一步一步细分,最后都可以分到毫无质碍。伏藏中依靠缘起的力量,可以从虚空中产生诸法,这与量子力学的观点十分吻合。

还有一些伏藏师会派别人去取伏藏。法王的传记里就讲过,1988年在桑耶青普时,法王得到了一个伏藏的宝箧。之后,法王严厉地对堪布秋巴下达指令:“今天你必须找到一个和它一模一样的宝箧,找不到就别回来!”堪布秋巴拿着宝箧告退之后,来到附近的一个山洞里,果然有个人把同样的宝箧交给了他。在这两个宝箧里,有作明佛母的一个仪轨。法王著作里的作明佛母仪轨,就是从那两个宝箧中的空行文字翻译过来的。可见,在因缘成熟时,即使伏藏师派别人去取伏藏,被派遣的人也会找到相应伏藏。

有些意伏藏,则是通过回忆前世开取的。比如,以前曾在莲师座下得过法,后来旧地重游时,就能忆起当时得到的法。1990年,法王在尼泊尔的阿斯热洞回忆起自己前世曾是尼泊尔的大臣则纳莫扎,以此因缘,开取了一个金刚橛的伏藏修法。虽然此修法不像列绕朗巴的金刚橛修法那么广,却有着巨大的加持力。法王曾给印藏很多上师赐予了这个《金刚橛简修法》的灌顶和传承。

伏藏法的不共之处

伏藏法与其他法相比,有其自身不共的特点:首先具有无比的加持力,而且中间没有经过很多代的间隔,所以传承很近。同时,甚深的伏藏教言,能使正法常驻不灭。之所以如今佛法在藏地很兴盛,主要也是依靠历代伏藏师的加持,所以,弘扬伏藏法大有必要且意义深广。

长期以来,你们有些人一直在研究和学习伏藏法,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当然,如果可能的话,再配合一些实修,就更是锦上添花了。具相伏藏师开取的伏藏法门非常重要,我不仅深信,而且也认为它是全世界所有文化中深妙至极且极具特色的法门。

当然,伏藏师有真有假。如何鉴别呢?有些智者说:首先要观察伏藏法是否符合教证理证,其次要观察伏藏师是否亲见本尊。有些上师还会观察在修持该伏藏法以后,是否对个人和社会有利。如果一切都吉祥圆满,则开取伏藏者就是具相的伏藏师;如果在修持该伏藏法以后,反而障碍了自身的修行,那就不是真正的伏藏法。类似的判断方法还有很多,此处不一一例举。

对研究伏藏者的一些建议

在藏传佛教中,不管研究伏藏法还是其他法,都需要认真、严谨的态度。这次我在美国的一些学校,发现很多老师和学生都在研究藏传佛教,这非常好。但美中不足的是,大部分人没有深入佛法教义,不能理解佛教密意,把很多公案只是当成神话传说来看。

我认为,在研究伏藏法之前,首先要钻研佛教教义,并在此过程中,互相提问辩论,长期深入辨析,不断研讨,这是很有必要的。

藏地寺院中,有很多这样的辩经场。对你们来讲,这种学习方式非常重要。但如果在通过辩论消除疑惑进入修行阶段以后,就不能再怀疑一切,驳斥一切,继续搞很多分别念,那样就无法深入修习了。

此外,佛法还需要在心相续上经常串习。我平时总说,单凭研究不能完全通达法义,单纯的修行也可能只是盲修瞎练,只有研究与修持二者相结合,佛法的教义才能契合自心,才有可能更好地弘扬佛法,广泛地利益众生。

y150104-05

所以,无论是甚深的伏藏法门,还是藏传佛教的其他教法,都应先学习,再实修,也即闻、思、修相结合,这是最完美的。

附: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问答

〖 2013年4月23日晚上〗

(一) 问:可否请堪布简单介绍一下喇荣的情形?

答:喇荣五明佛学院所在之地,曾是第一世敦珠法王的道场。1980年,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在这里创立了佛学院。虽然经历过一些违缘,但大家还是克服了重重障碍,建立了稳定的僧团,包括喇嘛、觉姆、汉僧,以及居士林四部分。所有四众弟子平时一直在精进地闻思修持显密教法。在藏地,喇荣应该算是相当大的佛教圣地了。

(二) 问:总体看来,所有佛法都非常相似。请问,伏藏法与其他佛法之间有什么不同?

答:一般来讲,伏藏法具有相应于时代的加持力。虽然所有的佛法教义,都是为了断除痛苦,比如四谛、二谛,但伏藏法的加持和力量,却适应于每个时代。在不同的时间,有对不同伏藏师的授记。每个伏藏师也都依靠自己的愿力和缘起,在某个特定的时机和地点开取伏藏。

y150104-06

(三) 问:会有假伏藏师自己发明或制造一些伏藏吗?或者说他会不会真的发现了什么?如果真的发现了什么,那又是从哪里来的?

答:假伏藏师是找不到真伏藏的,所以有时候不得不造假。比如事先把佛像偷偷藏在山洞里,然后于众目睽睽之下假装取出来……无论如何,假伏藏师不可能取出真伏藏,取出假的,他们或许很在行。

(四) 问:现在随便走进一家书店,就能找到许多不同的伏藏教法。从保密的角度来讲,一个普通的修行者是否可以阅读这些教法,还是事先必须获得某种特殊开许,例如灌顶或传承?

答:有些伏藏法的传承如果已经隐没,世上根本没有它的传承,则只要在具相上师前得过某些大灌顶,也可以自行阅读,有些咒语也可以念诵。

但若要把某个伏藏法传给别人,或者用它给别人灌顶、传窍诀,那自己必须接受过该法的灌顶,并拥有不间断的讲闻传承为主的其他条件。藏传佛教非常重视灌顶和传承,若没有灌顶和完整的传承,是没有资格给他人传法的。

(五) 问:从某种意义上讲,伏藏师都可以理解为莲师的化身吗?这是他们能开启伏藏的原因吗?

答:有些伏藏师是莲师的化身,有些是在莲师座下证悟了心性的成就者,还有些伏藏师没有见过莲师,但在认识了心的本性以后,按照授记开取了伏藏。

有些伏藏法,是莲师没来藏地之前就存在的。比如,龙猛菩萨从龙宫请来的《般若八万颂》就是伏藏法,世亲论师和陈那论师也留下很多被后世广为传播的伏藏法。关于这一点,有确凿的文字记载。除此之外,惹那朗巴的《宁玛密续集》中还说,佛陀所宣讲的《贤愚经》,里面也有一些内容来自于伏藏。

y1501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