唾面自干的娄师德

y141228-09

娄师德(630~699),中国唐代高宗、武则天时大臣,郑州原武(今河南原阳)人。年纪轻轻就考中进士,授江都县尉,升迁为监察御史。高宗上元初,朝廷召募“猛士”御吐蕃,师德以文臣应募,从军西讨,屡有战功。武周天授初,升任左金吾将军、检校丰州都督,知营田事。师德主管北方营田10余年,指挥士卒屯垦,积谷数百万斛。边军粮足,既无转输之劳,又省和籴(政府向百姓收购粮食)之费,获得武则天的嘉奖。不久,武则天认为营田关系到边镇军粮供应,非常重要,又任师德为河源、积石(今青海贵德西)等军及河、兰、鄯、廓等州(今甘肃兰州以西、青海湟源以东地区)检校营田大使。唐代西北和北边军事屯田之盛,以师德主管时为最。随后内迁秋官(刑部)尚书,转左肃政台(即御史台)御史大夫。

娄师德出将入相,总边任30余年,以谨慎忍让闻名。他身长八尺,方口博脣,为人宽厚,深沉有度量,即使冒犯他也不计较。
《新唐书.娄师德传》记载:
有一次娄师德与李昭德一同入朝,娄师德因身体肥胖而行动缓慢,李昭德久等他也不来,便怒骂他:“等你个乡巴佬还这么久!”
娄师德却笑着说:“我不是乡巴佬,谁还是乡巴佬呢?”
娄师德的弟弟当了刺史,将去上任。
娄师德说:“我如今官至宰相,你又做了一州之长,真是皇恩浩荡了,若有人嫉恨,你将怎么使自己远离祸患呢?”
他弟弟跪下说:“自今以后即使有人唾我的面,我自己就擦干净了,不让为兄您担忧!”

娄师德听后,神情忧虑地说:“你说的正是我忧虑的地方,别人唾你的面,是对你发怒,你自己就用手擦了,是违背那个人心意的,只能让他更加愤怒!”
弟弟问:“那怎么办呢?”

娄师德说:“唾你面,你不要去擦,让唾沫自己干了,你要微笑着以高兴的样子表示接受。”

身为堂堂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竟教导自己的亲弟弟,别人唾了脸,你不要擦,还要笑着承受。然而,正是因为娄师德有一颗宽宏大量的心,使他能够善终。“久以为相,独能以功名终,人以是重之。”

曾子评价颜回“犯而不校”,说明颜回表现出一种宽阔的胸怀和忍让精神。这也是许多宗教家所提倡的。例如基督教说:“你要爱你的仇敌!”连敌人都要爱,可见境界是非常高了。还说:“别人打了你的左脸,你就应该把右脸也送上去。”这样的忍辱精神确实也是一般人所不能做到的。遗憾的是一般宗教的忍让博爱仍旧是有限制的,即他们可以容忍自己的敌人,但是不能容忍异教徒。儒家提倡“仁民爱物”,不但要爱人,还要以人普及到一切众生,连最弱小的动物都受到最公平的待遇,还会计较别人侵犯我的过错吗?所以颜子“犯而不校”是仁心的突出表现,以趣圣人之境了。

“犯而不校”的“校”有人翻译为“报复”,就是说别人侵犯了我,我不“报复”,这个说法不是说没有道理。以颜子的境界来说,应该是人家侵犯我而我却从不计较,连计较都没有了,那还谈得上报复吗?所以若译为“报复”则降低了颜子的境界,贬低了颜子。正如“唾面自干”的故事,娄师德的弟弟说:“别人向我脸上吐痰,我把它擦干就行了。”可娄师德说他这样做还是心态不平静,应该自己都不要动手去擦,让它自己干了,才算真本事。颜子就是有这种的真本事,别人若唾面,他就会让他自干,一点也不计较,怎么还谈得上报复呢。

娄师德也是一个将军,多次带兵抵抗外侮,屡立战功。这又怎么解释呢?
还是要从发心来分析,唾面自干,是从个人修养来说的,是别人对自己的侵犯,所以就要忍让。如果敌人侵略祖国,就会给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抵抗外侮是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不是为个人,所以当边关军情紧急时,娄师德以一个文官的身份站出来,带兵打战,表现他大无畏精神,这种爱国主义精神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如岳飞为什么自古以来受到人们的敬仰,那是因为他有精忠报国的爱国主义精神,我们看看他的满江红词:“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岳飞对敌人的恨,正体现了对民族的爱。因为正义的反抗,是为了保卫国家的和平。曾国藩的做法“以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弘一大师在抗战时期提出“念佛不忘救国,救国不忘念佛”,都是大乘佛教的菩提心的表现。

 

文章来源: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9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