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乳碑

y141227-01

吴克敬

70岁花白的头发摇得像风中的草。她说:几十年了!乡下闹饥荒,一个乞讨的孕妇,一路讨到北山上来,在一个酷热难耐的夏天晚上,孕妇生产了,产下了一个瘦小的女婴,自己因为失血太多,抛下嘤嘤啼哭的女婴,撒手而去。女婴哭得快没有气了,来了一只老狼。老狼的身前身后,环绕着几只活蹦乱跳的狼崽。老狼热烘烘的嘴巴拱着啼哭的女婴,把它乳汁鼓胀的奶头,喂进了女婴的小嘴里。女婴当即吮吸起来,吃瘪了一只乳头,又逮住另一只乳头吮吸起来。女婴平生吃的第一口奶竟然是老狼的奶。老狼在女婴吮饱乳汁睡过去后,把女婴叼在嘴里,放进了隐蔽在山洼的狼窝里。

白发老妇说得一脸的泪水,使俗人克敬不禁猜疑:她可是那个吃了狼奶的女婴?克敬都快要问出口了,还是忍一忍,听老妇把那个悲凄的故事讲下去。

女婴吃着狼乳长大了。她自己也像那些一起长大的狼兄弟姐妹一样,四肢着地行走,脚掌手掌上是一层厚厚的老茧,她不会说话,也听不懂人话,发出的声音,也只有狼一样的嚎叫。可在她完全适应了狼一样的生活时,被山里一个采药人发现了,强行把她带离了狼的世界,她成了采药人的养女。后来她还嫁了人,生了孩子,她的养父去世,使她特别的忧伤和孤独,她想起了喂她乳汁的狼母亲,她走到当年与狼一起生活的山洼里。用她熟悉的狼嚎声召唤狼兄狼弟。没过多久,她的几个狼兄弟姐妹,从四处飞奔而来,围着她又叫又啸,伸出舌头舔她的手她的脚,她也爬了下去,像一只狼一样,和狼兄弟姐妹亲热在一起。她用眼神询问每一个狼兄弟狼姐妹,想知道狼母亲身体可好。狼兄弟狼姐妹都看懂了她的询问,团团伙伙地簇拥着她,回到了山洼的狼窝里,她看见了卧在一堆茅草上的狼母亲,病得奄奄一息,她的气息刺激了双眼紧闭的狼母亲,努力地睁开一道缝,这时她的泪水,像决堤的小河,流到了狼母亲的身上。她还像先前偎依在狼母亲的身上,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了狼母亲……她紧紧盯着狼母亲,狼母亲在她的拥抱中闭上眼睛,渐渐地停止了呼吸,渐渐地冰冷僵硬。

她把狼母亲抱出了狼窝,和她的狼兄弟狼姐妹就近刨了一个坑,把狼母亲掩埋了。她还在狼母亲坟堆旁边的黄土崖上,用一块锋利的石块,刻了一只成年母狼的肥臀和肥臀下的一对狼乳,母狼的肥臀大大的,母狼的乳房大大的,大大的狼乳甚至大过了母狼的肥臀。

诚如西府一句民间谚语:虎毒不食子,恶狼不伤亲。刻在黄土崖上的狼乳在俗人克敬的回忆中,从原来的模样不清蓦然变得清晰起来……俗人克敬张开嘴巴,很想如狼嚎一样大吼一声,这一声吼是要问一问我们人,我们自诩神圣的人啊,可否有那只母狼的善良心性?

 

文章来源:http://blog.163.com/yilinbeijing@126/blog/static/16797350020076241400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