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快乐的人

y141226-09

刘佩修 贺先蕙

这是一个没有穷人、近乎完美的国家,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大同世界”竟在这雪地国度里实现……

丹麦人富裕,人均国民所得3.46万美元,全球排名第七。

英国莱斯特大学教授怀特2006年7月发布的《世界快乐地图》报告(World Map of Happiness),丹麦在全球178个国家中,列名快乐国家的榜首。

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丹麦地处北欧,气候严寒,即使国土最南端,也在中国黑龙江省以北。每年1月,日照仅仅五六个小时,人们每天必须在零度以下摸黑出门,摸黑回家。

纵使天气恶劣,丹麦父母却无惧暴露孩子于户外。有一个很特殊的街景经常可见,明明很冷,父母却把内载婴儿的娃娃车,丢在路旁,自己跑进店里购物或喝咖啡。他们不怕小孩冻着,刻意锻炼他们的体魄。这画面传递出这个国家的社会状态:他们不怕小孩被偷、被绑票,因为社会的互信很高,福利佳,人们不必争夺资源。

 

学费全免 12岁以下没有成绩单

在这个国度,弱势群体与富人同样受尊重。

根据2006年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丹麦贫富差距为世界第二低,仅次于阿塞拜疆。在发达国家是全球最低。

丹麦基本上没有穷人,因为每个丹麦人,都在同样的起跑点上。这体现在丹麦的社会福利与教育两方面。

丹麦学校不选模范生,12岁以下没有成绩单,老师与家长鼓励孩子发展天赋,不鼓励比较。

公立学校从小学到大学学费全免,不但如此,读书还可以领钱。18岁以上学生可领生活津贴,金额多少视学生是否居住家里而定。

“终身学习”在这个国家不是口号。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丹麦平均每人借书率为世界第二高,而丹麦每百人宽频使用率是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中的第一。

可以终身学习,是因为没有学费的障碍。在丹麦,即使读私立学校,政府也补助75%的经费。因此,在丹麦进私立学校不是象征贵族,而是去学习特殊才能如艺术、体育。

如果一位行动不便的老人想学上网,可向政府申请上门教学;如果想装计算机,政府不但予以补助,更会盯着计算机公司上门安装,直到老人能使用为止。

 

职业不分贵贱 副总理农校出身

这里,职业不分贵贱,没人后悔入错行。

当黑夜将近20小时的冬季来临,那也是丹麦人的学习季节来临了。

丹麦是有名的“club国家”,尤其入冬后,人们充分利用黑暗时刻参加各类学习俱乐部。在仿佛童话故事般的新港,一整排宝蓝、鹅黄、橘红、浅绿色的老木屋前,我们遇到了丹麦最大报《日尔兰邮报》的编辑欧亚尼。

欧亚尼聊起,他报名了飞行学校。冬日时分,同学先要学习100个小时约三至四个月的飞行理论,到了春夏则遨游蓝天。飞行在丹麦是非常广泛的活动,普通上班族,假日摇身一变成为飞行员,学习者从17岁到60岁都有。

丹麦副总理为农校出身,部长中不乏高中毕业者,但通过终身学习,他们同样可以治国。

当农夫也好,当工匠也妥,这就是丹麦的价值体系。走访皇家哥本哈根瓷器(Royal Copenhagen)工厂,110位工匠及24位与职业学校合作的学徒,拿着彩笔,聚精会神地涂上釉彩。这里每件器皿釉彩,都由一位工匠独立完成,完成后在器皿底座上签字。该公司画师平均工龄24年。

皇家哥本哈根瓷器艺术指导索伦·尼尔森说:“很多来这里的人厌倦读书,但他们有很棒的艺术天分,这是最重要的。”

因为职业平等,孩子也有机会了解各行各业,使得这里因为“入错行”而不快乐的人大大减少。

 

收入多半交税 政府非常廉洁

不过,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丹麦是典型的“三高国家”——高收入、高福利、高税收,所得税率高达50%~70%。这些税收被大举应用在社会福利与教育上。

根据OECD统计,丹麦的社会福利占政府支出29%,是OECD国家中的第二高;公共部门教育支出近GDP的7%,为OECD国家中的第一高。

为何丹麦人民愿意缴高额税款?为何高所得者,不想办法逃税避税?

哥本哈根机场执行长尼尔斯听到我们的问题后哈哈大笑,他说:“缴税是一种社会责任。我也算是一个很有钱的人,但我愿意缴税,因为我不想在路上看到穷人。”

这里,有钱人乐意缴税,帮助能力差的人。

议员彦斯说自己每赚100元,有60元要缴税,但他说:“这不是财富问题,是立场问题。有能力的人,就应该帮助能力较差的人。”这是我们在丹麦采访时,普遍听到的声音,几乎没听到有人抱怨高税率。

这是一个吃大锅饭而又有竞争力的富裕国。丹麦拥有全世界最大的风力发电叶片公司、船运公司;它的生物医药、工艺与设计,闻名全球;其草地与草种等农牧产品,市场占有率世界第一。

丹麦人非常无法容忍政府官员贪腐或享有特权。举例而言,2005年5月,丹麦爆发低阶移民官收受中国留学生贿赂的丑闻,其中一件贿赂金额约7.5万元人民币,竟被称为“丹麦30年来最大宗的贿赂案”。

 

皇室预算公开 女王自己上超市

就连丹麦皇室,也必须遵守法律并维持俭朴生活。皇宫为灰褐色哥特式建筑,外观朴素,4栋建筑分别为现任女王玛格丽特二世与王夫、王储、二王子以及宾客的住所。民众与车辆可自由穿梭在4栋楼中间,象征平等与亲民。小王子寝宫楼下就是文物馆与纪念品展示区,人来人往。

周末,女王经常只带两位随从,静悄悄走进教堂内祈祷。一位见过她走入教堂的丹麦民众说:“看见她只带两个人出现在面前,我吓了一跳,那真是神奇极了!”女王甚至自己上超市买东西。

丹麦人民喜欢说:“养我们的皇室好便宜喔!”根据丹、英两国政府2005年统计,丹麦皇室支出是英国皇室的四分之一。爱上网的丹麦人,随时可以上网查阅丹麦皇室主要成员的预算,包括女王、王夫、王子、王妃,明细一清二楚。

“对丹麦人而言,最有权力的人和最没有权力的人距离很小,这是一个非常平等的社会。”著名音响制造公司B&O首席执行官苏腾邦说。

 

老板绝不能叫秘书倒水

离开丹麦前两天,我们遇见哥本哈根今年第一场瑞雪。韦思特(Vestas)首席执行官迪特烈·英格(Ditlev Engel)在风雪中快步走回办公室,自己拎着皮包与大衣,自己开门,自己倒水,一位部属在一旁,任由老板服务我们。要不是换名片,根本分不出来谁是领导。我们一路采访,从未见员工帮领导倒水,所有领导都是自己动手。

丹麦最大烟草公司皇家烟草市场发展总监汉斯·豪斯克夫告诉我们:“在丹麦,老板绝不可能叫秘书倒水,如果他这样做,秘书大概会把水倒在他的脸上!”

因为身份平等、机会平等,社会安全又透明,所以丹麦人都能安心做自己。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9a560101016dsd.html